福元昌传世之味: 技传百年持正本,流芳匠心谓清源

又至金秋,本该是秋高气爽出游日,可周遭的生活却又因各地的疫情反复而有些细微的不一样,因此喜欢外出的我不得不选择宅家喝茶,聊以解闷。我身边的朋友们看我得闲冲茶,便隔三差五往我这里跑,照他们的话说,同样的茶,我冲出来的,总是有着不一样的味道。

其实原来的我并不能达到这般境界,我冲茶虽有十数年之久,可能够如此得心应手、别具一格,也就是近两年的功夫。早些年的我习茶,总觉得不过是烧水,泡茶,出汤而已,并没有什么难的,所以什么茶泡出来,都徒有其味,不见其韵。而后来,当我开始接触福元昌的茶,才慢慢有了转变。那时我第一次喝福元昌,便是从班章系列喝起,其实直到出汤那刻,我都不知道泡的究竟是哪一款,但刚喝了一口,那份雄浑强劲,我就知绝非凡品,入口的极苦配上三秒后凶猛的回甘,让我当下就跟福元昌的店主确定是不是班章,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说道:“从没遇到过哪家能把班章做的特点如此鲜明但还能够兼具戏剧感和艺术性”。

我的这个评价绝非恭维,毕竟对于一个秉承百年初心,坚守传统匠造的老茶企来说恭维毫无意义。福元昌多年来坚持的正本清源,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肩负民族茶企发展传承的老品牌的决心。其实云南普洱茶并不好做,毕竟山头繁杂众多,而且大多名气盛于品质,可是福元昌,总是年复一年,默默地的用双脚丈量着一座座茶山的高度,然后用百年不变的传统手工技艺,凝练出一饼饼的娟秀经典,让人一饮便知何为曾经的拍卖茶王。


我身边的朋友喜欢喝我泡的福元昌,我听了之后最为受用也是最为感动的一句评价就是:“真正完美的茶,是茶师和茶的相互成就”,因为我这么多年来学会了用心去读懂茶品,感知它内在的灵魂和底蕴,茶叶也把茶师珍藏于其中的心血和代代相传的托付缓缓呈现在我面前,因此一盏茶汤,总能让人喝到互为知己的感动和彼此相知的珍惜。

这就像是市面上,多得是同名的茶品,都叫班章,都是易武,可是谁才是脚踏实地去深入到茶山中央,与茶树同住了数不清的日日夜夜,再把每片叶子上千百年来流淌过的历史痕迹都读懂并铭记于心的茶人,一口茶汤,便知真假。我们在与茶树、与祖祖辈辈生活在茶山当地茶人的对话中,收获了太多太多的细腻与精彩,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宣传呼告,只愿意马不停蹄的把这些来之不易的精彩和世代坚守的传统放进茶里,然后置于时间的长河中,静待真正把古树茶内涵视若珍宝的人,来亲启这份惊喜。

我后来喝福元昌的茶喝得多了,越来越能感受到何为时光雕刻师的浪漫,一片本就饱含着自然馈赠的精彩茶饼,福元昌却能再为它赋予上十数年的珍藏,待它再次启封时,那份动人的惊艳,几乎让人一喝便会感动泪下。

有句话说得好: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福元昌虽冠为茶王,但却从不居名自傲,福元昌深知,坚守本心,世代相传,把这千百年岁月的积累,以精纯匠心揉进其中,哪怕你从未踏足过茶山,但只要福元昌的茶舒于杯展,你便会知道,何为对茶山春季最美好的想象。

正如福元昌内票上,流传百年的敬告:“本号易武大街开张,福元昌记专办普洱正山地道细嫩尖芽,加工督造历年已久,远近驰名,诚恐假冒,故加此内票以杜蒙混。”茶可同名,但内藏于茶王中的一份气质非凡,灵秀婉转,必是百年流传几代相守的独一情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