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元昌:经岁月 方见茶本色

岁月,是先贤眼中滚滚流逝的长水;是亘古更替不息的星空与朝阳;是愁怀心绪,红了樱桃,绿了芭蕉;是千古繁华帝王梦,一江春水向东流……时间总是在我们的一呼一吸间悄悄溜走,而我们所深爱的茶在时间面前总有百般寂寥,那年年新茶的清香与温柔,是春天的象征,可惜更是短暂的代名词。但是,有一种茶在云南,却成了时间的朋友,这就是普洱茶的独门秘籍,是茶树与人、与山川大河,共同创造的铭记时间的载体。

云南的茶,来自岁月的沉淀

彩云南是高原的褶皱,山峦上何时就有了采茶人、种茶人的身影已难准确考证。少数民族先民们发现了这神奇的树叶,用茶为药,为食,为饮,保健康,慰身心,千百年来,茶树生长在那里,不离不弃,每每春来绽放新芽。


人,一代代出生和老去,茶树、茶园却日渐兴盛。福元昌老茶号再兴时的茶人从未得见其创始者,却在那一片望不到边际的森林里,迎头与千百年生生不息的古茶树撞了个满怀,这是满怀深厚饱满的茶香。


一百年、二百年、五百年、上千年……古茶树的岁月,是将自身生命延展、更替,与日月四季相谐生、共繁荣。所以,才得以积累下日月精华,随着每一次早春的萌芽,吐露岁月的清芬。所幸,古茶树不会寂寞,福元昌茶人深深珍惜岁月给古茶树赋予的精华,深深敬畏孕育云南古茶树的山川、河流,风的抚摸、日光的温暖,甚至一只小昆虫的作为。福元昌古树茶出现伊始,就是对岁月的一次封存,以恭敬清心智,传承和复原古法制茶工艺,尽最大可能保留茶叶中的活性物质,不仅因为古树茶菁的珍贵稀有,更为开启一段全新的岁月藏味之旅。

走过岁月的茶的生命

如果说茶有觉知,普洱茶的生命或许可以这样概括:新鲜的茶菁离开枝头,经历火与石的洗礼,完成了蜕变的第一个环节,仿佛就是从稚子走到青年的我们。而这位青年将从此踏上一条自我磨砺、逐步升华的艰苦道路,黑暗和安静中需要漫长等待,水分的散失与进入,温度的起伏变化,微生物朝生暮死,茶叶其实始终在进行着剧烈却无声的变化,这就是普洱茶在仓储时的经历。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入而立,趋不惑,时间在走,普洱茶在变,从活跃躁动的青年走向成熟稳健的中年,正是与岁月同行,于此就可以展开一段关于时光的想象。此时,人与茶相对而立着,人品其味,在这份味道里,记取了森林的无边宽广,记取了四季更迭的起伏,记取了漫长岁月的年轮,更记取了一个茶人的境界。


福元昌创始,以茶为业,21世纪的继任者更将对普洱茶的一片深情全然投入,只为与更多人分享,它是柴米油盐的平实,是诗酒花棋的雅致,最重要的是它承载着的独一无二的岁月韵味。

所以,福元昌直接以“岁月”为名,将多年珍藏的古树茶呈现于世人面前。茶之来源,限定于普洱茶的经典村寨、核心产区,只为还原名山名寨茶的本真之味;跨越时间,将二十年珍藏的岁月韵味倾情奉献,以一饼茶为“越陈越香”正名。

福元昌岁月系列

历史名寨核心茶区

产地仓储岁月酝味

福元昌,普洱茶百年历史老字号

品牌初创:元昌号

清光绪元年,崔氏创立“元昌号”于倚邦大街,当时的倚邦,乃古六大茶山的政治中心、行政主管地、贡茶主办地。

清朝末年,盛极一时的倚邦,却因一场大火,化成一片废墟。易武代替倚邦成为了普洱茶的集散地和政治文化中心。那时的易武“入山作茶者十万人”,老茶庄鳞次栉比,马蹄声声、往来商贾不绝于市,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

光辉岁月:余福生福元昌

民国年间,余福生接手元昌号,将茶号设在易武大街,并更名为“福元昌”。余福生勤奋诚信,选料考究,制作的茶品优良,赢得极高的声誉,“福元昌号”茶庄,荣列当年四大名茶庄之一,其百年福元昌圆茶,更享有“普洱茶王”的美誉。是现今所存号级茶类拍品中最高纪录的保持者。

1939年,抗战爆发后,茶路中断,制茶先辈范和钧奉命来到佛海(今勐海县)建佛海茶厂(勐海茶厂前身),开启云茶的实业救国之路。普洱茶加工、交易中心也开始从古六大茶山转至勐海地区。

复兴之光:福元昌古树

2012年,福元昌在古茶树资源丰富的勐海正式复号,建勐海县福元昌茶厂。以“余福生福元昌”为商号,立志于传承福元昌老茶庄的制茶技艺、匠心精神与文化精髓。立足普洱茶原产地——西双版纳,精选来自高山密林里老茶园的有机大茶树,以传统技艺,制“福元昌古树”,传承经典老味道,还原一饼地道而富有灵性的福元昌圆茶。福元昌历久弥新,茶品在现代发展中更注重安全健康,更通过了国际有机认证。发展至今,福元昌仍是普洱茶行业中极具口碑的老茶庄品牌。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