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是如何成为澳洲旅行文化之一的?

在澳洲长达9000英里、连接各大主要城市、全球最长的国家高速公路1号公路沿线,散落在很多休息驿站。其中有一个品牌格外吸引人们的眼球,无论是在周末还是在假期,驱车的人们都会在这里驻足,享用店里那特殊的一杯饮料。这个品牌便是Driver Reviver。它是由澳洲国内社区组织自愿发起成立的,会为长途旅行的人们提供免费的茶和饼干。

公司总经理Allan McCormac表示:“茶对于澳洲自驾游文化十分重要。”

在疫情前,公司在澳洲本土和塔斯马尼亚拥有180处驿站,每年会为超过40万人服务。McCormac先生已经80岁高龄,他估计从1990年成立以来,公司已经制作了超过2600万杯茶。

“澳洲人在长途旅行中去驿站休息的习惯可能要从马车时代说起。直到汽车时代的今天,人们仍会经常在途中的小镇停下稍事休息,去咖啡厅喝一杯茶。”

公司目前服务最多的人群是长假期中以家庭为单位的自驾游客。公司的重要目标是让这些长途旅行的司机和游客“停下来、活过来、活下来”,并在之后的旅途中保持清醒。

“我们不提供带盖子的外卖杯。我们不鼓励人们拿起杯子就走,边开车边喝热饮。我们希望人们能下车,边喝茶边休息,和我们聊聊天,了解一下不同地区的风土人情。”

茶在澳洲本土文化中根深蒂固,在一战和二战期间发扬光大。随后,移民潮为澳洲带来了亚洲独特的珍珠奶茶和抹茶文化。

“回溯1788年,英国殖民者在澳洲开始种植茶叶,作为对中国茶和印度茶的补充。无论是在当时还是在现在,茶都是人们社交生活的一部分。”

在澳洲,茶无处不在,无论是在工薪阶级的家中还是在精美的茶馆里。“早在18世纪,男性是酒馆和咖啡厅的消费主力,茶馆则属于女性。”

当然不仅是公路,在澳洲各大城市的火车站、地铁站,你也能随处看到茶的身影。毋庸置疑,茶已经成为澳洲旅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澳洲茶文化协会创始人David Lyons表示,虽然澳洲气候适合种植茶叶,当地的物流运输和产业结构问题阻碍了茶种植业的发展。他希望在当地市场看到更多本土种植和生产的茶叶。

目前澳洲茶园的数量不少,最大的产区是在昆士兰和西北维多利亚。面积790公顷的Nerada茶园就位于昆士兰。茶园同时还对外开放了一处茶馆,茶园每年的产量在330万磅左右。国内的旅客在旅途中开始更加关注各地的特色茶馆。例如新南威尔士的Berry Tea Shop,近年来的客流量就增加了3倍。这家茶馆对外销售48种不同的茶叶,以及自制蛋糕和司康。

茶馆的经营者Paulina Collier表示:“现在即便是工作日顾客的数量也是爆满。很多从悉尼来的旅客都想在这里休息一下,享受一杯茶和司康。”

但在悉尼近郊经营小茶馆的Freitas表示,澳洲人对待咖啡更加认真,但对待茶却能接受简单的茶包。“对于茶包我们都能接受,他们对茶的期待值并不高。人们总是在讨论如何才能做出更好的咖啡,但对茶付出的努力并不多。茶包是在上世纪70年代进入澳洲市场的,制作起来非常简单。好消息是,现在人们已经逐渐认识到了高品质茶叶的重要性,一些人已经不再满足于一杯简单的用茶包沏泡的茶。”

来源:Riley Wilson TeaCulture茶新说

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