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东:将“万里茶道研究系列丛书”作为一项重大工程推进

2021年7月8日,来自北京、河北、内蒙古、山西、河南、湖北、湖南和江西八省(直辖市、自治区)的40余位万里茶道领域专家、学者和媒体记者,参加了由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和中华文化交流与合作促进会联合主办的首届“万里茶道申遗”学术研讨会。北师大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公众号近期陆续推送研讨会上专家发言整理。

张维东

中国商业史学会副会长、万里茶道专业委员会主任

尊敬的王院长、张秘书长、殷院长以及各位万里茶道上的同仁,今天很感谢北师大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和中华文化交流与合作促进会给我们提供这个机会,会议开的很及时。

万里茶道作为中国通往蒙古草原和俄罗斯,以及辐射到中亚和欧洲的一条国际贸易商道,有着重要的历史价值和当代价值;特别是在共建“一带一路”,顺应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社会信息化的大背景下,深入研究探讨“万里茶道”的历史文化及其价值,推动“万里茶道”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完全符合“一带一路”倡议精神,符合国际社会,特别是中、俄、蒙三国的根本利益。以茶为媒、茶和天下,对于增进万里茶道沿线节点城市的友谊,促进文化与经济等方面的交流合作,彰显人类社会共同理想和美好追求,也具有重要的意义。这个意义不仅体现在历史价值上,更主要的是现实意义。今天在北师大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的号召下,群贤毕至,共同研究如何推动万里茶道申遗以及复兴万里茶道文明,我们期盼已久。

首先,把我的一些情况和这些年来从事万里茶道考察研究的一些想法和大家交流一下。

我本人今年66岁,退休于晋中市文旅局(旅游局),原职务是调研员。我从2006年开始走万里茶道。那个时候,《乔家大院》电视剧播出,福建武夷山邀请我们过去,形成了4个合作成果:在下梅村竖一块“晋商万里茶道起点”石碑、武夷山市下梅村与祁县乔家堡村结为友好村、武夷山的茶庄开到乔家大院,这三个都实现了;最后一个没有实现,武夷山提供200亩茶园,祁县找个乔家继承人,当时没找到。此后,我接着多次到江西、湖南、湖北、河南、山西、安徽、河北、内蒙古、蒙古国、俄罗斯寻访。到现在为止,我已4次到俄罗斯,3次到蒙古。国内的节点城市去过多次,像福建武夷山有70次以上了,最少的也不下三次。2014年我带摄制组与俄罗斯“伟大的茶叶之路研究会”一起,从圣彼得堡自驾一直走到了海参崴,横跨欧亚大陆,把俄罗斯境内的“茶叶之路”全部走了一遍。蒙古国,现在只剩下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因为疫情没去成。十六年时间,我在万里茶道上行走了10多万公里。

我把自己了解的关于万里茶道学术研究和申遗的情况介绍一下,与大家分享。

万里茶道的研究最早是以山西和内蒙的一批老专家学者为主,多从晋商及票号和旅蒙商的角度发表了一些文章和专著。比如,已故的内蒙古社科院卢明辉研究员,从20世纪60年代的时候已经开始对旅蒙商系统地做研究。曾经担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山西省社科院副院长的张正明研究员和山西财大原校长孔祥毅,二位是晋商研究的领军人物。还有刘建生、高春平、燕红忠、张雅兰、刘成虎等等一批专家,都有一些水平较高的研究成果。但是直到到现在,我也没有考证出来是谁最早提出来“万里茶路”这个概念。“茶叶之路”、“陆上茶叶之路”、“草原茶叶之路”这些概念,多少年来研究的这些人都使用过,但是“万里茶路”是后面出现的,我还没有找到出处。再一个就是,那个时候国内系统研究介绍茶叶贸易的专著也不多。复旦大学陈椽教授编著的《茶叶通史》、《中国茶叶对外贸易史》,我们中国商业史学会的老会长、中国社科院吴慧研究员,他主编的《中国商业通史》我通读过,里面分朝代把茶叶贸易都列进去了,叙述比较准确。南开大学米镇波教授、黑龙江社科院郭蕴深研究员等学者就中俄贸易发表和翻译过文章和专著。美国学者艾梅霞著的《茶叶之路》一书影响力较大。2006年3月电视连续剧《乔家大院》在央视一套热播,其中有五集反映晋商到武夷山贩茶的内容,万里茶道的关注度和考察,研究热度就逐渐升温。

2013年3月24日,习近平主席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表演讲,将“万里茶道”和“中俄油气管道”并称为两国的“世纪动脉”。2013年9月,由河南省文物局、南阳市人民政府主办,在河南社旗县召开“中国万里茶路文化遗产保护利用研讨会”,国内8省市均有研究者出席,会议形成了《赊店共识》,吹响了万里茶路申遗的进军号。在这次会议上,与会者一致表示,为和习近平主席关于“万里茶道”的表述一致,“万里茶路”的表述尽量不再使用,避免造成分歧和误解。

此后几年,中华文化促进会与蒙古、俄罗斯相关机构合作,成立了“万里茶道协作体”,并且与沿线节点城市政府合作,相继在内蒙古二连浩特市、福建武夷山市、江西铅山县、山西平遥县、湖南安化县召开了“中蒙俄万里茶道市长峰会及城市合作高峰论坛”,邀请了中俄蒙三国节点城市政府领导和专家学者参加。沿线一些城市陆续组织开展“重走万里茶道”活动、召开不同规模的研讨会、交流会、中俄蒙三国旅游部门成立了“万里茶道旅游联盟”。2019年3月国家文物局发函,正式同意将“万里茶道”列入《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遗产点45处。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一个新起点。2020年12月,湖北省牵头成立了“万里茶道联合申遗联盟”,并且制定了《三年行动计划》,万里茶道申遗也迈入了规范化操作、稳步推进的轨道。

但是,万里茶道研究和申遗推动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存在一些问题,我认为比较突出的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研究队伍比较分散,缺乏合作交流。没有国家级的研究机构和著名专家学者作为领头羊,也没有列入国家级重点课题持续推进,研究成果不够系统,质量参差不齐。

二是学术研究和申遗推动工作发展不平衡,“温差”比较大。比如申遗点,内蒙古的多伦是漠南草原一个具有历史文化价值和商品集散功能的重要节点,但是没有纳入名录中去。有的地方虽然纳入进去,但是重视程度一般。

三是我们现在的学术研究和申遗推进工作中不同程度存在地方主义倾向,过分强调自己地方的地位及价值,抢第一、摆唯一,具有片面性。

四是我们缺乏与俄罗斯、蒙古研究机构及其专家学者之间的对接与交流。万里茶道申遗同样要同蒙古、俄罗斯合作。

关于北师大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准备牵头成立的研究机构的建议,我认为“万里茶道学术研究共同体”比较好。

机构成立后的主要任务,或者说头一件大事,建议把“万里茶道研究系列丛书”抓起来,这就是我们对申遗可做的贡献,也是对弘扬万里茶道、复兴万里茶道文化文明的贡献。

关于丛书,我们可以从经济、文化、民俗、遗产、军事、宗教等方面都可以做。可以出书,也可以出画册。比如说万里茶道上的茶产业;万里茶道上的茶叶贸易;万里茶道上的茶文化;万里茶道上的碑刻;万里茶道上的收藏品;万里茶道上的诗词歌谣;万里茶道上的民间故事和传说;万里茶道上的一些商埠码头;万里茶道上的重要商帮;万里茶道上的著名商人;万里茶道上商人的经营谋略;万里茶道上的民族融合;万里茶道上的美食;万里茶道上的旅游手册;万里茶道与草原丝绸之路;万里茶道与“一带一路”;万里茶道文献典籍汇编;万里茶道辞典等。经过筛选,纳入工作计划,下一步就有目标了,这是一个最大的工程,需要我们持续推进。

最后一点,以“开放、包容、务实”的精神,扎扎实实做好研究工作,积极争取国家和地方政府支持,做好成果转化工作。

我就讲这些,谢谢。

来源:北师大共发院北京师范大学全球共同发展研究院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