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山万水,只为一碗福元昌莽枝茶

暴雨初歇,桂花飘香,这些人穿越千山万水,只为一碗莽枝茶。

7月9日晚,茶业复兴第285期沙龙如期举办,福元昌精心准备了三款茶,开启了一次美好的茶聚,也完成了一场复古与复兴的对话。我们先跟随茶友慎独的描述,穿越回品饮现场,感受品饮的魅力。

1、跟随莽枝茶,穿越回历史现场

首款,2021年莽枝生态茶-小鲜肉型。汤色淡黄;汤香浓密、高扬,汤水细腻、柔软;味鲜、嫩、甜,微苦化得快;微涩,化得稍慢;喉韵至胸部,茶气体现前额外层出汗。

第二款2021年莽枝茶王树茶--穿越历史至现场,从复古(千年的古茶树)中体会“复兴茶文化”,通过茶这个“介质”,人生之中可遇不可求的有缘型。汤色:无色(开始)、后淡黄;汤香:低沉入茶汤中,持久;汤水:细、柔;味:从平淡得无味开始,变得鲜、甜至回味无穷(收尾水好体现淡甜),无苦无涩味,到渗透入满口腔的持久果胶甜和生津;喉韵至肠胃,茶气体现从骨子里面至皮肤表层逐步渗出细汗,打开身体的毛细腔,透出一种“金戈铁马”式的体感,就像是我们刚刚蒸完桑拿,微风吹来的全身舒畅感;就似夏暑中用雪山水洗过澡,感觉身体里的血液也被雪山水净化过,透在骨子里的丝丝清凉,提振喝茶人的“精、气、神”。

第三款2002年易武老生茶是越陈越醇的二十年茅台酒型。汤色:淡红色;汤香:沉入茶汤中的陈香;汤味:滑、顺、醇;无苦无涩味;喉韵至胃部,茶气主要体现:从胃至前胸暧暧的。

资深茶友慎独在莽枝茶王树中喝出了“金戈铁马”的体感,而莽枝这个地方确实也几经战火与动乱,莽枝的古茶园得以保存至今天,实属不易。

2、莽枝:历史上几经战乱,如今为古六山最甜柔

莽枝,位于古六大茶山西边,紧连革登茶山与孔明山,与革登同属西双版纳勐腊县象明乡管辖。在传说中,这里是诸葛亮置铜鉧的地方。

莽枝海拔1400米左右,土壤为红土,古茶园主要分布在秧林、安乐、红土坡。莽枝是一座古老的茶山,千年前已有少数民族在莽枝山居住种茶,元代已有成片的茶园,明朝末年有内地商人进入莽枝山贩茶,清康熙初年,莽枝茶山的牛滚塘已是六大茶山北部重要的茶叶集散地。说到莽枝历史,大家最熟悉的是改土归流、牛滚塘事件。这里几经战乱,从繁华走向衰落,又归于平静,这块土地讲述着六大茶山跌宕起伏的故事,而这里的茶叶以甜柔温暖人心。

为我们准备了这三款好茶的,是普洱茶百年老茶庄福元昌。在茶会现场,福元昌主理人聂素娥女士为大家分享了福元昌与莽枝茶、与古六山的渊源。

3、古茶山是最好的起点,茶王树是最接近经典的途径

聂素娥(福元昌主理人):“福元昌”是一个拥有上百年历史的普洱茶品牌,它不仅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历久弥香的百年号级茶,更是将源自古六山的传统制茶技艺和匠心精神,立成了一座丰碑,留待后人去仰望和传习。它是普洱茶黄金时代里的一座丰碑,时时提醒每一个做茶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福元昌的号级茶,代表着最好最顶级的普洱茶。我们现在要向这些优秀的号级茶看齐,就要从茶王树开始,对老味道的追寻开始。老味道的基因藏于何处?藏于经典产品的源头——古茶山,也只有源头,曾经繁华的贸易之处,群山热闹之处,才最接近老味道。保存下来的古茶树依然倔强生长,向着熟悉的大自然汲取养分,不错过生命的机会,得以传承。

200年前,这里有最好的茶,普洱茶的贡茶历史从这里开始,200年后,再次从这里出发,这是普洱茶最好的时代,有福元昌这样的品牌在做这样的事情。

莽枝茶王树,生长于古茶山茶林混生的原始密林之中,并在距离莽枝老寨三省大庙遗址不到200米的地方。兼具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经济价值、生态价值和物种价值,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打开,都值得关注。此次福元昌所做的春茶保护性开采,旨在通过此次活动,加强对普洱茶厚重历史文化的解读,加强古六大茶山宝贵资源的可持续性发展,以及对古六大茶山维护生物多样性以及生态平衡的关注,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从接手余福生福元昌那一刻起,我们就一直在寻找最纯正的老味道,属于百年老茶庄的老味道,属于定格于拍卖会上那些经典产品的老味道。在追寻老味道的道路上,古茶山是最好的起点,茶王树是最接近经典的途径。

在茶业复兴沙龙,除了有好茶,还需要有妙语。以茶为载体,各行各业嘉宾朋友们各抒己见,十分精彩。

4、沙龙精彩发言回顾

周重林(茶业复兴出品人):经常有人问我,茶业复兴在复兴什么?我的答案是复兴文化。我们这里挂着“看见茶文化”的海报,我想表达的就是茶是真的有茶文化,不是为了卖茶而附会出来的,茶文化是博大精深的。

我们2013年开始做茶业复兴,是希望传统文化通过茶得以回归,希望通过千百年没有发生变化的滋味来滋养今天的生活。当然,面对古茶树我们也面临很多问题,比如我会思考古茶树的定义,古茶树嫁接到小树上,还算不算古茶树?这考验着我们各方面的知识。我认为云南茶产业是认知产业,是文化创意产业,我们现在要靠文化复兴,通过茶找到新的叙事,新的生存法则,通过茶来看这片土地,你会看到这片土地生生不息。

杨凯(作家,茶文化学者):听了重林的发言,想到两个有意思的点,一个是伽利略的思想实验,当时人们认为物体从高处落下,重的先落地。伽利略设计用铁球加鹅毛或者鹅毛加铁球,会得到无解的悖论。同样,刚才重林讲的,古茶树嫁接小树,算什么树?反过来,小树嫁接古茶树,又算什么树?想想就有趣。

第二个是,清代有个叫刘大绅的云南华宁人,他写了一首诗《短歌酬思茅赵生友和惠茶根杖》,这个手杖是用茶树根做的,挖他的时候,惊动了蛟和蛇,送到昆明的时候,白天要躲犀牛,晚上要避大象。这种友情令人感动,"更烦生风茶一瓯,为谢山川久爱养"。这首诗拓展了我们对茶的利用的知识,意象也很奇特,值得一读。

谭同学(云南大学民社院教授):茶是一种古老的植物,曾因与姜、蒜、胡椒等物合煮益于健康,而为世人称道。儒释道在中国大地上融合的过程,与茶尚清雅的过程,有诸多复杂的关联。明月曾经照古人,今人常见古人月,奈何难共古人情。现代日渐快速和弥漫患得患失的计算式生活,容易让人失去的不仅是灵魂,而且往往是身体上难以醒察的伤害,待到重新体悟生命的价值时,奈何人生已经无法再回头。茶,从身体上本身益于健康,自不待言,更重要的还在于,可以让日常生活节律性地稍作歇息。尤其是受时间考验、愈陈愈香的茶类,如普洱,可让人在生命存在状态上,具有难得的、哪怕是每天几个十来分钟的短暂瞬间,体验到古式儒释道融合为底蕴的宁静、纯真和洒脱。所谓复兴当然不乏复古的元素,但显然绝非简单物质、技术形态上的复古,而是文化上某种贯穿古今、直通天人的回归。在这个意义上,复古,复兴,现代生活中保持些许古典和雅致,是我们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可能找回某种人之为人生存状态的幽径之一。既是如此,岁月悠悠,何不每天来几杯呢?

郑宇(云南大学民社院教授):人类学意义上的文化是指一种得到广泛认同的生活方式。茶业高度嵌入中国人的日常生产生活方式,构成中国文化的核心文化丛,但在历史演进中有延续,也有断裂和重构。因此,我所理解的复兴,既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复兴,同时更需要不同学科的深度切入与多维度提升。

思锦(香文化从业者):今天品鉴的三款茶,我想从香的品鉴角度来和大家分别分享一下。前面两款是今年的茶:云茶供养、莽枝茶王树,分别代表小树茶和古树茶,我喝完这两款茶,让我联想到两款香材,第一款就是茶业复兴楼下的桂花香,她的香气来得很迅猛,香甜而浓郁,立马让我们记住了,具有一定的实效性,比较短暂,就像今天的第一款茶香香甜甜的,滋味上单薄一些,但是非常讨人喜欢。

而第二款茶王树就不一样了,从香气的悠长、滋味的深沉,让我联想到贵为众香之首的沉香,二者的共同点就是都经过长时间的生长沉淀,才出来好茶好香,茶王树长那么高那么大就是时间,而好的沉香的形成需要先成材,再受伤与周围自然环境中的菌群发生化合反应,经年累月的积累,才最终成为一片馨香。

第三款茶是2002年的老易武,我想到的是我曾经闻过的一块云南老沉香,易武茶区和老挝交界的地方,同时是我们沉香的重要产区,我喝第一口易武的时候被它的香气温暖到了,蜜香十足略带花香,滋味绵长,就像我当时闻到那块云南老沉香的感觉一样,而那块沉香的产地刚刚好就在这一片区,这里的自然资源丰富,生物多样性,不仅孕育出了好茶,也孕育出了好香,好茶和好香都源自于自然的馈赠,我们喝茶闻香就是取天地之美滋养我们的身体和心灵。

安然(茶友):今天的三款茶安排非常好,让人从多维度感受到了普洱茶的魅力。普洱茶的魅力主要体现在空间维度和时间维度上,空间维度有繁多的山头茶滋味等待探索,时间维度上则有越陈越香的变化。在时间和空间的双重维度下,人和一款普洱茶的相遇就是一种偶然,这种偶然性充满探索着乐趣。

普洱茶的复兴,我认为就是把普洱茶重新拉回和其他嗜好品同一起跑线上竞争。在城市生活中很容易找到咖啡、红酒、威士忌品鉴会,但却很少有普洱茶品鉴会。普洱茶和其他嗜好品一样,是可以从单纯地品饮中获得乐趣的存在,而不仅仅是一种大龄、炫耀式的饮品。

复兴的背后,也代表一套语境的回归。喝酒时我们讨论酱香浓香,指点江山;喝茶时我们谈论的是云南山头、少数民族和雅文化,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喝茶,我们的社会也将多一种角度思考。

田心(至翦服饰创始人,盏读书会发起人):复古这个词在我们服装行业用得比较多。当然,时代的年轮是永不停息的,每个时代都会有新鲜的事物所产生,我们有时会把那些旧有的事物比作“土”,以前的东西不代表随着岁月的流逝和新鲜事物的产生他就失去了价值,相反,随着时间的沉淀,复古的东西,不再只是它本身的价值,而是他成为了我们生活和历史的一部分所带来的文化价值。普洱茶就是一个很复古的东西。今天福元昌的三款茶有新颖的,有复古的。那泡莽枝茶王树用他最新颖的状态诠释了什么叫复古,那一泡零二年的老茶用他的岁月诠释了什么叫复古产生的价值文化(越陈越香)。

玮楠(茶友):今天沙龙上,每款分享的茶都很棒,沙龙载体挺棒,横向纵向的用心选茶,让大家都能相对清晰地感受到不同茶的“气质”。邂逅好茶和邂逅人一般,令人愉悦。再加上能听到周老师和一些老师的分享,身体养分和精神养分都得到了。很赞同周老师观点,当今普洱茶断代的重新链接,链接的不仅是工艺,更应有文化—我们民族的命脉,华夏子孙区别于西方人的基因所在。

5、因茶而聚,身心都得益于云茶滋养

中国美术大师董其昌在其《画禅室随笔》中写道:

「画之道,所谓宇宙在乎手者,眼前无非生机,故其人往往多寿。黄大痴九十而貌如童颜,米友仁八十馀神明不衰,无疾而逝,盖画中烟云供养也。」

意思是人得到画中烟云的供养,使貌如童颜,老而不衰。让人的身心各部分都完整、健康,避免任何精神或肉体的伤害,避免狂热的撼动。今晚的第一款茶云茶供养,便来源于此。

这个夜晚,我们因云茶而聚,因云茶而起,身心都得益于云茶滋养。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