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茶道申遗”引发思考 中国茶人如何应对

“韩国茶道申遗”成为业界热门话题,众多网友纷纷表示“实在看不下去了,茶道是我们的!”追根溯源,日韩的不少传统文化都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并且在他们那里得到了世世代代的传承和保护,而作为缘地的我们却没有做到很好地守护和尊重。对此现象,您怎么看?
 
  本期嘉宾
 
  舒曼:《吃茶去》杂志总编
 
  程龙伟:知名茶人,紫砂文化学者,茶事活动策划人
 
  黄胤然:《境?界》杂志主编,首位文字监理师
 
  毕晓军:茶行业实效营销模式定制专家,8年研究和服务茶行业
 
  陈骋:福建省耕读书院副院长
 
  日韩传统文化的演绎有其优势
 
  舒曼:申遗的标准,不仅仅在于考量“发源地”,更在于“现存项目的保护程度”。韩国之所以能把“端午祭”成功申遗,就是因为他们对于这个仪式的保护程度远远超过中国。
 
  以此标准,“日本茶道”和“韩国茶礼”作为“申遗”项目无疑是完备的。仅其在世界的知名度不说,日、韩两国的茶道组织就有上千个,从影响力角度来看,韩国的影响无疑比中国要大,日本更是如此。
 
  黄胤然:想起多年前韩国以祭祀为核心的“江陵端午祭”申遗成功,当时因信息不对称,和很多国人一样,以为韩国是“文化小偷”,联合国相关审核官员是“文化文盲”。但后来看到一个韩国端午祭的新闻片,只有短短五秒钟的实况,已足够让我彻底改变以往的想法。他们的仪式感、隆重感、系统感非常强。作为湖南人我们过端午节也就是划个龙舟吃个粽子闹腾一下完事,礼义仪轨荡然无存。
 
  传统文化究其“根源”更为重要
 
  舒曼:“日本茶道”的背景是从中国传入过去的禅宗,其核心就是“禅”,他们把中国黄梅五祖山松涛庵的“和、敬、清、寂”茶道宗旨作为日本茶道“四规”精神;韩国茶礼融入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清、敬、和、乐”四个字和中国“以茶礼仁”思想。
 
  无论是“日本茶道”中的“和、敬、清、寂”还是“韩国茶礼”中的“清、敬、和、乐”思想,其根源均出自中国。
 
  黄胤然:其实华夏文化的精神和灵魂以某种形式在他国落地,也是值得我们庆幸的事。在唐朝我们是文化顺差,就有了遣唐使;现在是文化逆差,为什么就不能有“遣日使”、“遣韩使”?从更广阔的时空格局来看,茶道花道香道,文化不靠血缘来占有和继承,神魂没有了,徒霸其名就能华盖天下了?
 
  中国对传统文化缺乏保护意识
 
  陈骋:我们似乎很习惯于并擅长于,愤慨日韩的古城保存至今的唐风汉韵,愤慨日本的暗自精致,愤慨韩国的高调申遗,却往往忘了反省或脸红于我们自己的文化溃败、文化失陷。中华文化里的优质基因,在人类文明长河的推进中被击打得七零八落,撑不起一个民族的坚韧脊梁。
 
  我们的汉唐文化西播东渐,在海外种下文明之花,至今时见花团锦簇,叫人艳羡。我们的泱泱文物乃至珍品国宝,或被抢被盗,或被偷被卖,散落于世界各地的博物馆或民间藏家手中,往往得到珍视善待和专业保护,从而有幸躲过了种种运动与革命的破坏。百年千年后,陆续成为全人类共同的文化遗产,倒是颇值得庆幸。
 
  程龙伟:这些年来我们对传统文化遗产的保护是很不利的。这种对本民族文化的遗弃或者说背离,这一百年以来都在持续进行着,从上世纪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是对旧文化、传统文化精神的一种抛弃,一直到解放后,加上文化大革命的破坏,使传统文化出现了巨大的断层,改革开放以后,大家一味去发展经济,以功利化、世俗化的取向来对待传统文化。
 
  “韩国茶道申遗”是一个警醒
 
  毕晓军:现在要反思的是,我们为什么没有申遗。即便今天我们抢先把茶道申遗了,后续没有重视也毫无意义。如果现在开始能够引起世人重视,形成良好的竞争,这对中国茶道的传播有很大的好处。
 
  此次韩国茶道申遗,我们老祖宗的东西没保护好要被别人抢走了,反过来是对中国茶产业的一次警醒。我觉得中国茶界应该从现在开始反思,如何把传统文化发扬光大?如何让年轻承接中国的茶道、中国的茶文化?这对我们茶界是非常紧迫的一个话题。
 
  程龙伟:这一百年以来,中国人没有很好地保护以前留下来的传统文化精髓,当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大家开始意识到传统文化里的这种精神和追求,能让我们在世俗纷争、高速度快节奏的生活中学会精神和心灵的皈依。对中国来说应该要有更多有识之士能够认识到我们传统文化精神的可贵,学会保护它们。
 
  陈骋:当我们的国力民心日渐强大,我们的文明进程重返正轨,我们的文化自觉逐渐强化,我们的民族气质、民众素质不断提升,那时候,自然会有更多珍贵文物回流,因为我们有能力保护并承传,乃至发扬光大。到了那一天,我们就不会再经常热衷于议论日韩抢我们的风头了,呜呼善哉!
 
  传统文化根系仍在,重振未为晚
 
  程龙伟:我们的文化形态是自然、逍遥、平实,把各种“道”的东西融合在日常生活当中,尽管近一百年以来屡次遭到破坏甚至是停产,但是传统文化的根系依然非常发达,只要有适当的环境条件,传统文化的复兴是非常快的。比如说古琴,在解放初时,能够弹琴的老艺人不过一百来个,到了这几年古琴文化氛围很快就复苏起来。
 
  舒曼:我认为,“茶道”的根在中国,虽日本专美于先,但对“申遗”而言,完全不受影响。问题是我们有没有魄力和勇气把本该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茶道”夺回来。这就需要我们茶界有一个共识,在此无须赘言。
 
  文化强者贵在争气和奋斗,我们要受辱而不馁,卧薪尝胆,发愤图强,最终使我们自己的文化包括“茶道”和“茶艺”也“牛”起来。从另外一个角度讲,必须通过科学发展观,大力增加对中国茶道或茶艺遗产的全方位保护工作,类似像别国“注册”中国文化的遗憾局面才能从根本上得到改观。
 
  小编短评
 
  韩国茶道申遗,确实要引发深思。小编看过韩国人演绎的茶艺、茶席,他们穿着统一的民族服饰,端正肃穆,一招一式很有规范,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们在展示过程中所表现出的敬畏和尊重之态。而中国的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如果只是表面生搬硬套,把各种文化植入茶道、茶艺表演,不仅显得杂乱无章,更是缺失其精神和内在,所以中国的茶道演绎让人看起来更像在机械地背诵动作,没有日韩茶人的那种“精气神”。
 
  但是日韩茶道源于中国,这是有历史依据的,如果韩国茶道申遗成功,就算中国人标榜“血缘”、“根脉”也会变得苍白无力,试想再过个几十年上百年,如果历史依据被埋没或者改写,国人也百口莫辩。
 
  我们应该要承认日韩对传统文化的保护胜过我们,我们也乐于看到中国茶道各种流派百花齐放,但是我们需要有一个“宗”的东西,一个统一的精神的根系,才能从本质上传承和发扬中国的传统文化。
 
责编:语笑嫣然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