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与汉族民俗的密切关系

普洱茶与汉族民俗的密切关系
  普洱茶产区思茅地区和西双版纳州,地域广阔,民族杂居,民俗丰富多彩,日常生活中常说的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茶居其中。千百年来,思普区民间形成的民俗多种多样,在生养婚娶、饮食起居、往来应答、岁时节令、占卜禁忌、丧葬祭祀、信仰崇拜等民俗中,都要用茶来表达其意,婚姻民俗中有说亲茶、纳八字(合婚生庚)茶、订亲茶、过礼茶、瞧日子茶、敬客茶、闹喜茶、拜会茶、回门茶、拜年茶、婚礼茶等,普洱茶与民俗有着密切的关系。
 
  思普区的汉族,自元明清以来,自内地迁徒来的,来源于征战、屯田、宦游、经商、行医、举业教书、贬谪流放、躲债逃难、戍守边关、卖艺谋生、因公因事、支边建设等。在普洱、思茅、墨江、景谷、镇沅、景东、江城、澜沧、西盟、孟连、西双版纳州均有汉族居住。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思茅地区有汉族86.9万人,占全区总人口的39.28%,西双版纳州有汉族20.2万人,占全州总人口的25.31%。汉族在婚礼、葬仪、信仰等方面基本保持着儒学风范,在生活习俗上则有相当的适应性,与各兄弟民族兼收并蓄,在节日活动方面,即保持着春节、元宵、端阳、中元、中秋等传统节日,也与兄弟民族一起过火把节、泼水节,在这些节日中,均要用茶。
 
  正月元旦,以香烛茶酒斋品供天地祀井灶家神祖先。思茅老人封锦恒、何宏志先生儿时随父参加过“茶祖会”,据他们回忆,思茅有茶祖会,缘于清乾隆三十五年(1770)建城起始,各省茶商陆续迁居思茅经营茶业,建有八省会馆,每年孔明诞辰日(农历七月二十三),茶祖会聚集于川主庙(四川会馆),由茶庄老板轮流担任会长,一人主持,茶叶经销商和揉茶师傅二人担任提调,茶商、制茶师傅、茶工等参加,约一、二百人,集会祭祀茶祖孔明诸葛亮,用一猪一羊供品,三牲供茶斋祀礼,请洞经会会友奏乐,与会者三跪九叩祀祭膜拜,恭读祭文,会期操办宴席,招待四方宾客和各茶商号之大小师傅,白天祀礼,晚上演戏,欢庆三天,慨不收费,所用开支均由每年各茶商按每担茶抽取0.2个银元的会资作开支,一年产茶几万担,会资收入几千银元,往往办完茶祖会还尚有结余。思茅茶祖会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
 
  在婚姻方面,既保持明媒正娶的传统,也兼收兄弟民族吃“火龙酒”、“背新娘”、跳民族舞蹈娱乐等形式,婚姻活动中,也少不了茶。在信仰方面,既信儒、佛、道教、献家神、灶神,也与居住地的兄弟民族共同进行“祭龙”、“祭神”、“送火神”等崇拜,在这些信仰祭祀活动中,也要用茶。在丧葬方面,既按汉族葬俗,也掺有临近兄弟民族的各种禁忌,在丧葬活动中,也离不开茶。墨江汉族在定婚时,除给嫁聘仪礼金和槟榔外,须有茶二圆。婚期前一日,男家备香案抬盒各一架,中陈果品挂面若干斤,茶叶二圆,食盐二筒,礼柬婚柬各一扣,由劝媒或齿德俱尊二人,随同礼物躬往女家,称之为烧香过礼,此时女家将各物查收,另取陪嫁给女婿的衣帽及茶具等物放于抬盒中,再将女八字开于婚柬后往烧香者对女家天地祖宗行礼,才算礼毕。举行婚礼时,男家延请福寿两者对天地祖宗行礼开堂,新郎新娘对长辈、三亲及父母要一一叩拜,敬喜茶、喜酒、红橄榄,新娘跟着新郎喊:“××!请茶!××请酒!××请槟榔!”受拜者取出金首饰或银币等作答谢,这称之为“拜堂”,“拜堂”礼中,敬茶首当第一。婚礼次日晚,新郎新娘要在洞房内向各来宾敬用红糖煮出来的茶水,称为糖茶,来宾饮时,每作种种贺语、笑语、幽默语,要新郎新娘做完规定语言和动作后才喝糖茶,以博得一片欢笑声,这种习俗称之为“闹糖茶”,闹糖茶可直闹到深夜。丧礼中亦用茶水祭奠死者,送葬时,至亲者还要备茶食及祭帐送祭。
 
  茶在人的生活中,已成为不能须臾离开的必需品,可以说全国同俗,无论是农村、城镇、城乡寻常百姓,都程度不同地饮茶。汉族文人饮茶,主要不是为止渴、醒酒,而是通过品茗,从中寻觅美感,寄托思想感情与对人生真谛的体验。汉族以茶待客是通常的礼俗,以茶代酒的茶宴、茶席、茶会则是汉族的又一种新宴请形式,有的以茶代礼、以茶送行、以茶励志、以茶代奖,茶在人们的日常活动中,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