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叶发源地的生态危机

  几年以后,谁还能喝到正宗的古茶树普洱茶?
普洱茶叶发源地的生态危机
  这一纸文件并没有阻止古茶树被砍伐的命运。随着普洱茶价格的大幅上涨,越来越多的普洱人正在变身为茶农。茶农增加,并不是种茶人增加了,而是山上采摘野生古茶的人增加了。人的活动频繁了,自然的厄运就开始了。
 
  “下关甲级沱最高价卖到了每公斤400元,”陈虎一脸的忧郁。已经卖到了“天价”的普洱茶价并没有给这位普洱茶专家带来兴奋。
 
  陈虎,云南省普洱茶叶协会办公室主任,2001年走出云南农业大学茶学系的大门,直接投身到了他所热爱的茶领域——普洱市普洱县茶科所。但是,当他真正接触这个领域时才发现,有茶树“活化石”之称的普洱茶古茶树已经走到了一场生态危机的风口浪尖。
 
  “普洱茶这两年卖了好价钱,但是却给茶源地带来了毁灭性的生态危机。”9月5日晚,正在陪几位茶友喝茶的陈虎,对记者不停地感叹。
 
  古茶树的孟连劫数
普洱茶叶发源地的生态危机
  孟连成了陈虎最痛苦的记忆。“为了采摘茶叶,孟连的古茶树被大量砍伐。有关人员初步估计,古茶树被破坏的面积达上万亩。”陈虎说。
 
  孟连古茶树主要分布在孟连县勐马镇的腊福大黑山。据悉,该山最高海拔2603米,现存原始森林58万平方公里,是普洱市境内中缅边境线上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原始森林。其中有8万多亩的面积上分布着古茶树。
 
  但是,孟连上万亩古茶树已经遭遇采茶人“毒手”。据当地一位从事普洱茶原料批发的吴姓茶商透露,春节前后来很多人都到大黑山采摘茶叶卖。“采摘古茶树叶的人几乎都在山上住,一天可以采摘好几公斤,在山上住一个星期,收入可观着呢。”
 
  陈虎向记者证实说,古茶树被破坏,主要原因是古茶炒得热,价格一路飙升。“茶民把茶叶摘下来后,只要随便杀青,每公斤就可以卖到90元至110元,比其他茶叶价格高多了。”
 
  在大黑山密密麻麻的原始森林里,现在随处是被砍伐的古茶树,茶叶已经被采摘过,只留下了光秃秃的枝干。一些直径5厘米至50厘米、高2米多的古茶树,则被拦腰砍倒;一些高4米至5米的大古茶树,因为树干粗,采摘古茶的人就爬到树上,把枝桠砍断后,再从这些砍下的树枝上采摘古茶叶子,现在就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干。
 
  “这些古茶树被砍伐得太可惜了,有的将永远死亡。”普洱茶原料批发商吴先生告诉记者,小一些的古茶树从根部砍断,意味着该树死亡了;高大的古茶树被砍了树枝,有的在第二年可能会活过来,而有的则在受伤后死亡。据介绍,被砍伐毁坏的古茶树面积超过了1万亩。
 
  “树龄在100年以上的茶树,才叫古茶树。”陈虎说,孟连被砍伐的古茶树,树龄都在数百年到千年,因此砍伐都是毁灭性的。
 
  他对记者分析个中缘由时强调,普洱茶最著名的产地并不在孟连,因此孟连当地对茶叶生产从来都不怎么重视,正因为地方政府从来不重视,所以在普洱茶这两年开始热销的时候才出现了茶农大量砍伐古茶树的现象。
 
  事实上,砍伐古茶树摘取嫩叶,孟连并非个案。陈虎2004年在普洱县做调查《普洱县古茶树(园)分布现状及评价》时,就已经发现“不少商贩和个人在高额利益的驱使下,或盗伐盗挖,或倒卖古茶树叶、枝、杆、根,严重地威胁着古茶树(园)的生存”。
 
  多年来,陈虎一直在为古茶树的保护而奔走疾呼,但效果甚微。“关键是这里都没有这个保护意识,在当地老百姓心里古茶树就是一棵野树,他们不知道这些古茶树是活化石,不知道古茶树存在的价值,不知道古茶树的珍贵,没有这个意识。”
 
  也正因为如此,砍伐古茶树的故事仍然每天都在普洱不同的地方重复上演着。“明着不敢砍,就偷偷砍。现在根本就阻止不了古茶树被砍伐的命运,1公斤古茶树叶可以卖到1000元,这个价格实在是太诱人了。”陈虎黯然失色。
 
  虚设的古茶树监管机构
 
  “前些年,茶叶根本不值钱,1公斤鲜叶,10块钱都卖不到。我们两口子忙一年,收入也不到两千块钱。”39岁的茶农李建华说,那时候,村里号召大家种茶树,大家的积极性并不高。
 
  “现在不一样了,茶叶价格高,光是承包茶园、上交鲜叶,我家一年的收入就能有好几万元。”谈起现在的生活来李建华一脸幸福。李建华只是普洱市的一名普通茶农。随着普洱茶价格的大幅上涨,越来越多的普洱人正在变身为茶农。统计显示,在普洱市内,不仅茶庄遍布,而且全市257万人口中,茶农就有110万人。
 
  普洱茶原料批发商吴先生对记者说,茶农增加,并不是种茶人增加了,而是去山上采摘野生古茶的人增加了。
 
  吴先生也向记者证实,现在什么都讲究“野生”,普洱茶也不例外,野生茶、古树茶、茶王等,价格肯定高。“古茶树被砍伐,就是因为古茶被炒得太热了。”
 
  云南省普洱茶叶协会陈虎也说,大量古茶树被砍伐,第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古茶叶原料太紧缺、收购价很高,茶农就会为了眼前的一丝经济利益而不惜砍倒百年古茶树摘取嫩叶。
 
  “尽管各个地方都号称有多少万亩古茶树,但事实上,这是说在这么一块面积上分布着古茶树,并不意味着有这么多亩古茶树。因此,古茶树的资源也是非常有限的,所以在高收购价的利益诱惑下,茶农就会不惜砍树‘杀鸡取卵’。”陈虎说,他们统计发现,在所有被砍伐的古茶树中,为了摘取嫩叶而被砍伐的比例超过了60%。
 
  “第二个原因,就是分布在云南的百年古树上都有野蜂常年居住,当地老百姓有砍树取蜂蛹吃的习俗。为了取蜂蛹,很多古茶树也没有逃脱被砍之灾。另外,就是地方毁林开荒,这也造成了一部分古茶树被砍伐毁坏。”
 
  然而,在云南省普洱茶叶协会另一位管理层干部看来,古茶树遭受被砍伐的灭顶之灾,关键在于政府。“现在各个地方虽然都成立了茶叶办公室,但是却没有专门的人员,大部分都是兼职或是一个虚设机构,”该管理层干部对记者举例说,如果外面来人了,茶叶办的工作人员就会陪客人到茶园走走,到有古茶树的地方看看,而客人一走,茶叶办也就没事了。
 
  “茶叶办现在就是负责一个古茶树的统计,知道那里有古茶树,有多少,如果有古茶树被砍了,可以到那个地方看看。”该干部说,茶叶办最大的职责应是对古茶树的监管,但现在根本就没有人来专门监管、保护、经营古茶树,更谈不上对古茶树进行防治病虫害工作了。
 
  古茶树命途难卜
 
  “古茶树应该保护,不得随意破坏。”陈虎表示,云南省的野生茶树群落、野生茶树以及古茶园、古茶树不仅是茶树原产地、茶树驯化和规模化种植发源地的“活化石”,也是未来茶业发展的重要种质资源库,是极为珍贵、独特的生物资源和茶文化景观资源。
 
  一个必须提到的事实是,为了保护古茶树,云南省政府早就下发了专门文件《云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强古茶树资源保护管理的通知》。该文件明确,要加强对古茶树群落、古茶园以及野生茶树资源的调查与监测,对百年以上和胸径在50厘米以上的古茶树,以及百年以上、具有一定规模的连片古茶树群落进行详细调查、核实、认定和登记,并建立档案。
 
  然而,这一纸文件并没有阻止古茶树被砍伐的命运。“文件只是流于形式,谁来监管?谁来执法?违法怎么处理?都没有落到实处。”陈虎说。
 
  实际上,陈虎早在他的《普洱县古茶树(园)分布现状及评价》中就提出,普洱茶古茶树“缺乏有效的保护措施,没有专门的保护职能机构”。陈虎说,这主要表现在——一是从全省乃至全国来看,各级政府尚未把古茶树的保护纳入工作议程,也没有设立专门的保护古茶树机构,没有保护和利用的具体意见;二是缺乏有关“征集、发现、举报、保护古茶树”的鼓励政策;三是缺乏古茶树保护专项资金;四是缺乏相应的条例法规依据,或者是执法不严。
 
  尽管《加强古茶树资源保护管理的通知》官方文件已出台,但是在陈虎看来,“距离古茶树被真正保护,路还非常长。”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