勐库普洱茶茶韵

  茶在远古,就是一种天人合一的绝妙体现。传说神农氏烧溪水解渴,几片树叶飘进锅里,水味于是变得苦中回甘,神农氏喝了感到精力充沛,心旷神怡。
 
  这棵树就是茶树,神农喝到的是世界上第一口茶水。
 
  走进云南省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勐库镇,既是为了寻访大叶种茶悠久的茶文化,也是为了探究这个因茶而生、因茶而昌盛的沧桑古镇农耕文化中悠远而美丽的篇章。
勐库普洱茶茶韵
 
  勐库的地形为两山夹一河一坝。两山为邦马山与马鞍山,一河指南勐河,一坝指勐库坝。南勐河经流两山之间,当地人以南勐河为界,将河东的马鞍山称为东半山,将河西的邦马山称为西半山。在这块被称为“茶祖居住的地方”的沃土上,8000多户拉祜族、傣族、布朗族、佤族、彝族、汉族人家世代以种茶为生。依偎着云蒸雾绕、瑰丽绝伦的莽莽林海和崇山峻岭,生命和生机盎然的古茶园共同弹奏着和谐的乐章。
 
  山里是山,山外还是山。重重叠叠的邦马山如诗如梦,云海覆盖的群山中,镶嵌着一个个星罗棋布的少数民族村寨和茶园。邦马山主峰——勐库大雪山生长着上万亩野生古茶树,这里是世界茶树发源地的核心区域。茶山内古老的茶树与参天的原始森林交错丛生,融为一体。云海深处的茶农,保护着古茶树,沿袭着千年传统采摘和加工的手工艺制茶,祖祖辈辈与大山、与古茶树共生共荣。
 
  来到公弄大寨,完全置身于一个奇妙的自然奇境。大山与村落、古茶与房舍、森林与人类融为一体。房前屋后、寨里寨外,处处有树、处处有茶,人与树为邻、人与茶为伴,相依相随同度岁月风雨。布朗族古称濮人,他们是最早进入邦马山原始森林采集狩猎的族群,也是在这里发现了野生茶树,早先开始采集、食用野生茶,并将其引为家种。
 
  走进勐库古老的茶山,到处是布满苔衣的古茶树和其他树木,形成一个古老而奇特的植物园。原始森林与古茶林一样的古老,一样的苍劲。公弄村1950年以前就是勐库颇有名气的产茶大寨,中国茶科所和云南省茶科所曾经将公弄定为勐库大叶种茶的培育基地,云南省10多个县及省外许多茶区都有从公弄引去的茶种、茶苗。
 
  勐库大雪山万亩古茶树群落,是目前国内外发现的海拔最高、密度最大、分布最广、原始植被保存最为完整的野生古茶树群落,是珍贵的自然遗产和生物多样性的活基因库。每一棵苍天的古木,每一棵古老的茶树,无不渗透着大山的血液,先人栽种了茶,古茶滋养了人。生活在这里的布朗族、傣族、拉祜族、佤族世世代代都依托着茶山繁衍生息。各民族制茶、饮茶的习惯和方法各具特色。当地人以茶待客、迎亲、送礼,以茶祭祖、奉神、驱邪。时光交替、岁月轮转,孕育了烧茶、烤茶、擂茶、糟茶、竹筒茶等底蕴深厚的茶文化。
勐库普洱茶茶韵
 
  冰岛古茶园位于勐库大雪山中下部的公弄村和冰岛村,是云南大叶种茶的发祥地之一。1984年,勐库大叶种茶被审定为国家级良种,位排云南大叶种茶榜首。中国茶界专家认定:“勐库大叶种茶是云南大叶种茶的正宗”。在勐勐土司统治勐库的400多年里,这里的茶因受到土司的重视和关照而声名远播,为后来勐库茶享誉中外起了极大的奠基和推动作用。
 
  如今,冰岛已经成为国家的茶叶良种培育基地、引种基地。随着冰岛茶的声名鹊起,市场鱼龙混杂,价格水涨船高。近几年,河南、广东、香港的不少茶商为了能买到真正的冰岛茶,年年都亲赴冰岛村收茶。韩国人对冰岛茶追捧入迷,每年春茶刚发芽,就进村驻守,当茶农采茶时便站在树下等着收鲜叶。
 
  冰岛村百年以上的古茶树有1500多棵,最老的一棵树约有1500年树龄。家家户户都有古茶树,路旁、山上、田间、房前屋后,古茶树随处可见。古茶树上都挂着牌子,全被外来茶商租了去。
 
  历史上,勐库茶通过茶马古道,源源不断地从马背上运出大山,畅销滇西南各个茶市。古远的茶马道虽已沉寂,而现代化交通手段带来的茶叶贸易却更加繁荣昌盛。
 
  如今,勐库茶园面积有近8万亩,89%的村民是茶农。“建起新别墅,买进高档车,供出大学生,茶叶带来好日子”,勐库人如是说。走在勐库,茶叶加工厂、茶叶商号林立,一片又一片的茶叶在茶农手里愉快翻飞,一块又一块的勐库茶饼,彰显出茶农富裕的厚度,更丈量出茶农奔小康的新高度。
 
  漫步古茶园,闻香古茶树,仿佛回到了过去,看见了布朗先人在种茶、采茶、做茶。当年茶人走了,留下的茶树伴随着山风野雨,在新茶人的手中,续写着大叶种茶的历史……
责编:红666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