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繁等待也幸福:98繁是下关98年出厂的繁体8653茶品

  98繁等待也幸福:98繁是下关98年出厂的繁体8653茶品
  文/澄澄堂主

  寻寻觅觅,反反复复之后,忽然发觉爱上普洱茶其实是迷恋它的变化。

  寻觅是一种幸福,寻觅那山那水那人,这种过程足可以让你回味许久。但普洱茶,不仅仅是寻觅,就是连等待的过程也如品饮一款古树茶:甘生心底。

  “98繁”就是这样的一片茶。

  “98繁”,即下关茶厂1998年出厂的繁体8653(8653是下关茶厂的常规产品)。2009年我和朋友赴云南大理时淘得20多件98年出厂的8653,因棉纸包装上印着中茶繁体字,故称“98繁”。从下关茶厂资深工程师口中确认,我淘得的这批“98繁”为下关厂最后一批笋壳筒包、竹篓外装的产品,为某茶商定制品,这一批“尾单”自出厂后一直保存于大理的一个藏家手里。
        \

  寻得这批茶,本身就是一种缘分。当我们在推杯换盏间细细地询问下关茶厂的某位领导,哪里还有好茶时,他忽然报出了一个名字,说那儿还值得淘一淘。于是一伙人再也没心思在饭局上多费时间,直奔而去。对于爱茶的人而言,好茶就是最大的诱惑。而就在那儿,发现了这批98繁。没有丝毫的犹豫,下单。辗转再三,终于,这一批茶到了四季分明的杭州。

  圈内有句话,一看到就觉得很可爱,即“超级无敌纯干仓”。借用此话,这一款98繁就该用“超级无敌太干仓”这个称号了。此茶放在素有“下关风”之称的大理下关11年,太渴了,刚到之时似乎只有存放杭州三五年茶之口感,甚至让人怀疑:这是98年的?但会喝的人明白,这茶太难得了,用料之精到、茶气之刚猛、地位之独特、保存环境之完好,可遇不可求。虽然其汤色、苦涩度难以符合一般人所认知的十年陈化的时间尺度,但从清洌的口感中隐隐透出的茶韵却在告诉我们它的真实年纪。难怪台湾一茶商偶喝此茶,立即开口要求出让。呵呵,舍不得啊。因为一年前就放言,此茶放在“杭州恒庐仓”不出两年,会再次给人惊喜。

  一年多后,几乎是遗忘了它,也很少在茶友面前提及它,只有在极少数的场合才会想到,细细地品喝,希望能留下它陈化的轨迹。其间也有茶友陆陆续续地通过各种方式得到了它,也渐渐成为一个两个圈子的口头禅,“回家喝98繁”似乎成为一种淡定自在的注释。每当看到这样的言语,心中一喜,好茶自有人识。

  但说实在话,对于98繁的印记,更多的还一直停留原先的口感和体感。因为当时的惊喜过于强烈,之后的数次品喝还没有一次超越,直到一年半后,2010年8月的某一个晚上。

  98繁到达杭州的时间是2009年3月,当时的存期约一年半。但就在那晚,猛然发觉其口感之变化仿佛跨越了两个陈化期,一下子达到了其应有的年龄。苦涩度降低到了你完全可以品喝的程度,而且苦涩转化之快也同样让人接受(当然无需讳言,既便我心存欢喜,它仍然是一款手法精到的拼配茶),一年前还需细细体会的茶韵己经完全厚实地在你的口腔中打开,茶汤滑润,花蜜香、樟香交替迭现,茶气仍然十足地冲抵你的腹腔,可以说一款近乎完美的中生代茶品俨然地完成了它该有的品质。一年多时间四季分明温湿交替的自然陈放,完全激发其十年的低调体内积累,厚积薄发亦不过如此矣。

  这一晚的惊喜就这样储存在了记忆中。

  但98繁依然回复平静,回到它依然平静的陈化时间中。

  2011年1月19日晚。杭州等来了她今年的第四场雪。屋外飘飘洒洒的飞雪,屋内一盆悠悠然然的炭火。围炉煮茶的温暖,又让我想起了98繁。

  雪落的声音需要倾听,炭火的噼叭却在耳边。有了这样一种氛围的烘托,茶也变得声色动人。开茶,饼面似乎有了一些光泽;入水,汤色浓郁得有了质感。这似乎是半年前所没有的。茶友流水告诉我,这种稠的质感,又带着绸般的细滑。感觉时间仿佛停了,倒溯着回去。

  剩下来该做什么?一便是喝;二就是继续给予时间。记录下它沿着自然陈化的轨迹。记录下一款茶的成长。来自《普洱》杂志2011年四期!

责编:小吉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