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树茶,喝什么?

  古树茶,喝什么?

  外因内因决定古树茶迷人气质

  古树纯料为何拥有迷人的原香、山韵、生气呢?古树纯料与台地纯料、古树纯料与拼配料为何在香、韵、气上存在如此大的不同?

  最根本的还在于——内因(茶树的种类基因)与外因(生长的土壤、天候、生态)相互作用而形成的——茶质,因而成为独特的口感与体感。

  虽然都是普洱茶,但从植物学分类来讲,云南的古茶树仍然有七个种和变种:普洱茶种、茶种、大理茶种、苦茶种、勐腊茶种、多萼茶种、滇缅茶种。

  像为许多茶友熟知的半坡新寨的800年树龄南糯山大茶树和300年树龄的刮风寨大茶树属于普洱茶种,树龄1700年的巴达大茶树属于大理茶种,树龄300年的曼糯大茶树属于苦茶种,而落水洞的500年大茶树又属于勐腊种。

  而被茶友们经常提及的台地茶,主要都属于云南省茶叶研究所在1951年后培育出的云抗10号、14号、29号,云选9号,长叶白毫等大叶茶种无性系良种。无论是古茶树和后期推广的台地茶,虽然都是属于大叶种,但由于内核基因的不同,它的外在表现肯定不同。这就是内因。

  而外因——茶树所需的土壤、小气候,更重要的是它所依存的生态环境的不同,更决定了它的外化表象的千姿百态,正是普洱茶这种天性的“多变”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爱上它。

  土壤不同:茶园土壤包括了砖红壤、红壤、赤红壤、黄壤、紫色土及砂壤。不同古茶园的土壤PH值、有机质的积累等不同;但古茶园的有机质含量明显高于密植茶园。

  小气候不同:云南大川大山连绵,古茶园散落于山川之间,各自形成了不同的小气候。

  生态环境不同:台地茶主要采摘于目前面积达20万公顷的密植条栽茶园,当初由于单纯考虑“连片高产”,根本没有基于生态需要,搭建一个“和谐的林茶草生态系统”,完全依靠农药化肥、中耕修剪来维持其生长环境。而古茶园内,林茶草共存、昆虫菌种相依,构成了一个相对封闭、完整、健康的生态链。

  古茶树深根于沃土、吸纳天地精华、得健康生态链之庇护,与台地茶相比,无论是茶香、茶韵还是茶气,品饮价值都高出一筹;而不同的古树纯料,由于茶种、土壤、小气候、小生态环境不同,又形成了各自独特的口感和体感特征。

  原香、山韵、生气构成识别标志

  原香是古树纯料的地域识别符号。

  内因、外因决定了属于这一山头的古树纯料独特、唯一、纯净的香质。

  在我并不丰富的品饮体验中,大茶区的古树纯料完全可以用香型来定格。易武茶特有的蜜香悠长典雅;布朗之香则是深沉而厚重;我又常常把景迈香称作“妖香”,并非有贬义,而是景迈之香异于一般且常常飘忽不定;而与易武一山之隔、常常被充作易武茶的江城料之香则是带着一种腻甜。

  山韵是古树纯料的个性识别符号。

  内外因特别是古茶园和谐健康的生态环境、古茶树发达的根系,决定了古树纯料特殊的山韵。

  这种山韵是密植茶树即台地茶无法赋予我们的。当我们品饮曼松——纯正的倚邦小叶种、刮风寨——保存最为原始之一的易武古茶园的古树纯料时,既使是刚刚出品才一个月的新茶,虽然水气未退,但它那种汤感的稠厚、似冰糖般的甘爽、滑过喉咙的润泽,就连汤色都是那种浓得化不开的油润,就直接传递出来自远山最为自然、生态和厚重的气息和韵味。古树茶,给口腔带来的绝非是人们印象中的苦涩艰凝。山韵是古树纯料有别于台地茶的重要特征之一。

  生气,是古树纯料的生命识别符号。

  茶气,即有形的茶通过无形的气作用到人体相关部位而引起的人体知觉的变化。而古树纯料由于其内因和外因均有别于台地茶,尤其是古树茶由于吸纳天地精华而蕴含比台地茶更为丰富的微量元素。这些微量元素随茶汤进入人体,让品茗者产生强烈体感。茶汤由口入胃,生气随奇经八脉抵天门、地门、气门、汗门,而使饮者产生打嗝、排气、微汗等明显的人体感受。

  从我的品饮体验而言,古茶树的树龄愈高,它对于口感的刺激度愈低,对于体感的刺激度则愈高。如果说,香和韵,还仅仅还停留在口腔来喝茶;那么,气就是用身体来喝茶了。生气是古树纯料有别于台地茶的另一个重要特征。

  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并非依此否定拼配茶,大厂一些著名的拼配茶同样会让人产生悦愉感,但拼配茶喝的其实是技术,无法让人接收来自大山的具有独特个性色彩的信息;其次,我们认为,并非所有古树茶都适合制成单一的纯料,当一种古树纯料的特点成为品饮口感中的最大弱项时(比如老曼娥的苦底),其他优项反而被边缘化。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