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味冰岛II》 是什么成就了冰岛茶?

  《寻味冰岛:名山古树茶的味与源》正式开启预售,由中国林业出版社出版,精装版,定价98元,预售价72元(包邮)。
 
  说明:具体出版及发货时间不确定,大约在9月下旬,还请您谅解!

 
  是什么成就了冰岛茶?或许,你也可以理解为冰岛茶为什么这么贵?问题不一样,但答案一样。
 
  产量少,真假冰岛与“带头大哥”
 
  喝了很多年冰岛茶的朋友来冰岛老寨喝过茶后,或许会问:怎么跟以前喝的不一样?这个梗,有点像喝了十多年假茅台的人喝到了真茅台一样,味道确实不一样。
  而这,还得从冰岛茶的产量说起。冰岛老寨的核心产区是小广场一带,也可以说小广场周围、小广场下方,这个产区的冰岛茶品质是最顶级的,也是被很多冰岛茶友所推崇的,当然,也是价格最高的;第二个产区是老寨周围,即围绕寨子的古茶树(小广场下方的核心产区除外),数量也不算少;第三个产区是进寨子就能看到的那片大山坡,以小树茶和中树茶为主,也是价格最低的;第四个产区是王子山那一片,古茶树较多,因为去的人极少,所以生态环境也较好。
 
  根据小广场的宣传资料所示,百年以上的古茶树有24232棵,五百年以上的古茶树有4954棵,古树茶产量为7.8吨(干毛茶)。这与张晓兵的说法基本符合,他说古树茶一年的产量在七八吨,有时会增加点,有时会少一点,气候对产量的影响还是比较大;但中小树茶比较多,总的有30吨左右,茶树长到10年后产量就比较稳定了。李国建也认可冰岛老寨古树茶年产量在7—8吨。
 
  对于五百年树龄的古茶树数量,商界的朋友持不同意见的较多,出入比较大,有朋友说在2800棵左右,还有人说更少,低于1000棵,还有朋友说是3300多棵。在我采访、问及“你们家有多少棵古茶树”时,从我接触到的冰岛老寨茶农那里所获悉的情况也差不多,这家拥有八九棵,那家拥有十一二棵,较多的拥有二十棵左右,并没有听闻哪家特别多,都说“(数量)差不多”。这应该是他们所理解的古茶树是五百年树龄的古茶树,而非百年树龄的古茶树,因为外界对冰岛最关心、最期待的还是古茶树,最好奇、最想了解的还是五百年树龄的古茶树。
 
  古茶树数量的稀少,也直接影响到冰岛老寨茶农的收入。在我采访时,大部分茶农关于自己家一年的茶叶收入,都会说在80万左右,这应该是整个村寨的平均值,当然还有更高的。而乙说,老班章每年都超过2亿元的资金流入到村民手里,即使人均来分,每个人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据我们在老班章调查时所知,老班章村很少有低于100万收入的人家,多数在200万—300万,极少数的超过1000万,所以才有很多在勐海做茶的朋友感叹:自己都是在给老班章茶农打工,他们(老班章茶农)才是老板。
  不管对古树茶数量有何争议,有一点是大家取得一致观点的,即市场上流通的冰岛假茶比较多,且假茶数量超过真茶数量。曾有朋友开玩笑说,有些冰岛茶,除了绵纸上“冰岛”那两个字是真的外,其他的都不能相信,这和某些人、某些商家的失信有关,失信到什么程度呢?——你说的话,我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我在勐库、冰岛老寨采访时,就听闻一些相关的信息,有些商家从未上去收购过原料,但每年都制作大量的冰岛茶出售。至于网络上销售的19.9元包邮的冰岛茶,那就更不用说了,可问题是:销售火爆!或许有的顾客不知真假,只是慕名、选择价低者而买;或许有的顾客是明知假茶,依然选择购买,至于消费动机,那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这个因素外,还有一个地理界限的认知问题,准确地说,是冰岛产区范围的认同问题。现在,一般人说起冰岛茶,几乎会默认为冰岛五寨(冰岛老寨、南迫、地界、坝歪、糯伍)的产品,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你认可且唯一认可的冰岛茶是冰岛老寨,那相对冰岛老寨来说,其他四个产区的茶就是假茶;如果认可冰岛五寨的茶是冰岛茶,那不管地界、南迫,还是坝歪、糯伍,其茶叶都是冰岛茶,如此,不管购买到哪一个产区的茶,都属于真正的冰岛茶,假冰岛茶就限于冰岛五寨之外的茶叶。这一点,其实也不难,蓝泉斋在推广普洱茶时,无论是产品包装还是宣传上,都会严格标注并说明原料的产地,并且字体较大、较为明显,想忽略都难,比如境外(果敢)、境内(云南)的茶叶是什么价格、大概的口感等,殷生说:“先说明,避免误会,再送茶样,喝过后能接受就买,不能接受就算,反正不能欺骗消费者。”而云章茶厂也如此,从原料到包装设计都会清晰地呈现出来,地界产区即以冰岛地界宣传,糯伍即以冰岛糯伍宣传,并没有混淆产地,而是实实在在地告诉消费者:这款茶是什么茶、是哪里的茶。
 
  泛冰岛化,可以看作是商业在推动的结果,所以才有冰岛五寨概念的崛起,且获得事实上的被认可。现在,很多消费者都熟知冰岛五寨的概念与产品,及其细分之下各个小微产区的茶叶特质。这一过程,我们可以理解为双赢:商家不用局限于冰岛老寨原料的价格昂贵与产量极低而过于被动,愿意付出成本去推广其他四个产区,为扎根勐库产区、推广勐库其他产区作出了有益而必要的铺垫;作为消费者,也不再局限于冰岛老寨,有了更多的选择空间,更丰富的品饮体验。
  在商业的推动下,泛冰岛化继续前行,于是有了“冰岛一环、二环、三环”的说法,冰岛一环即冰岛老寨,冰岛二环即地界、南迫、坝歪、糯伍,冰岛三环即小户赛、磨烈、大忠山等,甚至还有冰岛四环的说法。对于他们的商业行为,我们没有必要完全排斥,也没有必要完全赞同,保持中立、理性看待即可,一切以产品品质来判断,口感会告诉我们作出什么样的回应与选择。
 
  有一点不得不说的是,任何一个产区,都需要一位“带头大哥”,如此方便市场的认知、产区的推广,并在这个基础上扩大“带头大哥”下面的小弟——其他小微产区的知名度与影响力。这一点,我觉得版纳的易武是做得最好的,百花齐放,每个小微产区都有一定的影响力与拥趸。而勐库作为临沧茶叶的重要产区,也需要冰岛这张王牌,借助名山茶的效应推广其他小微产区,对外与消费者交流时,不用过多解释,推广成本低,因为冰岛自带光环。
 
  预售期间,感兴趣的朋友可向以下茶企咨询:
 
  云章茶厂
 
  昆明大商汇茶城100幢10—11号
 
  勐傣茶厂营销中心
 
  昆明雄达茶城班章路16号
 
  拉佤布傣
 
  昆明康乐茶城36栋8号
 
  霸茶
 
  昆明雄达茶城思茅路26号
 
  云南茗片
 
  昆明雄达茶城思茅路24号
 
  世昌兴
 
  昆明雄达茶城班章路9号
 
  南茗佳人
 
  昆明康乐茶城57栋20号
 
  茶窝网(网上商城)
 
  51普洱网(网上商城)
  作者简介
 
  杨春(竹里馆馆主),云南江川人,西北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自由撰稿人,专注云南地方史15年,出版著作多部,现在研究方向为茶叶、非遗、传统建筑等云南特色文化,专注口述史、地方文化发展史,著《造物记:云南古茶园的秘密》(主创)等。
 
  李兴泽,云南双江人,云章茶厂第二代茶人,出生于勐库大叶种茶的发源地——勐库,在茶香的熏陶中成长,以茶为礼,以茶为志业。
责编:墨墨001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