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关茶美】茶之韵

  那时的我,在大理遇见了你,既玲珑剔透,又温润如玉。那时对你的喜爱,单纯的像水,既清澈透明,又一触即破。

  在昏暗的倩影里,我透过眼眸看到朦胧的你,只是一眼,我就深深的爱上了你,你很美,在我眼中,超过其它任何东西,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但是我却不敢多看你一眼。我想把你捧在手心,呵护备至;我想对你细细品味,永远不够。你的微笑,荡漾了我刚强的心。

  像沙石扔进平静的湖面,涤荡出来的波浪,毫无晦涩的无限放大。我要把你藏在心里,这样的感觉轻松自在。在午夜幽长的曲径上,我想端起你,皓月当空,为你写诗,为你唱歌,为你做最想做的事。这样的喜爱,无眠无休,无因无果,无对无错,只有恋恋不忘和不离不弃。你深邃,你古老,你绵延万里,你就是我眼里的情人。


 

  在赏幽清谈之余,沏一壶沱茶,茶香随水雾氤氲而起,溢满整个屋子,沉睡的嗅觉瞬间被唤醒,身体似乎也变得轻盈起来。正如宋朝诗人释宝昙曾有这样地描述:“鼻观舌根留不住,夜深还与梦魂飞。”

  智者云:茶的香气,犹如人的性情,随情绪的改变而变化。在雨后的屋檐下,沏上一壶沱茶,伴着雨声,望向远方,闻着泥土的芬芳,不徐不急,细品慢咽。用鼻孔和舌尖去感知茶的独香,这会是何等的悠闲?

  端起茶杯,细细一口,顺喉而下,闭眼体味。懂茶之人,释茶如人,其时越久,其味越醇。品茶之人,实品人生,其心静之,其地爱之,其景适之。

  故茶之有味,此为上品。古人认为人生有四十乐事,“试茶”便为其中之一,陆游就在诗中写道:“兰亭酒美逢人醉,花屋茶香新满市”。古代诗人,喜欢选择静谧的地方,找一方恬淡的心境,泡上一壶宁心的茶,静静的浅啜。让自己沉醉,去寻找那份淡然的心境。古代音乐家,喜欢在河边,以天地为观,以茶为友,谈一曲古筝,品一杯清茶,把茶味融入旋律,纵想无穷乐趣。古代贫民,喜欢泡一罐浓茶,田间劳作,挥洒汗水,倚田埂而坐,目夕阳晚去,一口豪饮贯穿而入,生津止渴,口味无穷。茶之味,随心之变。

  向来人们对下关沱茶有特殊的爱,不仅因为年份的久远,更是它上善若水的品性。历经113年的演变,它并没有脱去自身的底蕴,穿上科技的外套,而是一如既往在拣压晒之间循环往复,一双粗大的手,揉炼着鲜嫩的茶叶。这是汗水的结晶,这是百年的积累,更是百年来的传承。

  古语云,品茶,修生养性,练气凝神。冲一壶百年老茶,慢慢摇动茶汤,用心感受。舒缓身体,四肢放松,感觉自己置身仙境,无欲无求。伸出舌头细啜一小口,干燥的咽喉瞬间湿润,甘醇的茶味直抵心头,暖意涌入心田。此为品茶之道,更是感茶之道。

 

责编: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