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她美得让人心动

        普洱茶,她美得让人心动。普洱茶,她美得让人心动

  首先,她“粗枝大叶,野蛮生长”的生态之美是最为基础的认识。那自然生态的幽境是她守望了百年、千年的故乡。在千山万壑延绵无尽的热带、亚热带森林里,她与万千动植物共荣共生。飞鸟是播种天使,蜘蛛是保护大神。强壮时收拢筋骨,绽放花叶,衰老时博大包容,百物寄生,遵循“万类霜天竞自由”的铁律。

  无数个日升月落,她啜饮着朝露夜雾,千百个春夏秋冬,她吸纳着天地精华。不张扬,不喧嚣,在亿万生灵中她是一棵其貌不扬的树。

  其后是她“师法自然,天作之技”的制作之美。刚从树上落下时,她首先触碰到的是人类温暖的手指,叶芽在清晨流动的微风中轻轻地蜷缩萎凋。翻抖抛撒的低温杀青只为驱逐水份而无需逼出香气,揉捻经常在柔韧的手掌下进行,让叶片变成紧结的条索,只为锁住风霜雨露。

  晒青是她最为特殊的一道工艺,静心接受阳光的抚慰与沐浴,干燥、浓缩、聚集,一切都为了未来在壶中的舒展、舞蹈、绽放!她在石模中蜷身,寻找安睡的姿态,是把期待内敛深藏,为了更漫长的远行和时间里的涅槃。普洱茶,她美得让人心动

  再则,是她“越陈越香,岁月知味”的仓储之美:似乎沉睡实则蜕变,貌似静卧实则涅槃,她不是火中凤凰,也不是冰凝玉珠,只是静默地修炼,而内里却是翻江倒海。

  无需奢华的温床,不必严苛的数据,从容的岁月使她一层层褪去生涩,轮回的四季使她一次次得到升华!岁月中需要的是耐心、定力、坚守,时间里需要的是静观、洞见、胸襟。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