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寻访普洱古茶树

  昨日,车马劳顿,兴奋过度,虽有“小楼人静月侵床”的惬意,却也辗转些许时间,好在满满的森林味,让大家品尝到了“晚坐松檐下,宵眠竹阁间”的感觉。今早,出发时,天还未亮,但却充满了向往。世人均说“高山云雾出好茶”,实际是对茶树生长环境的一种浅显形象描述和经验总结。怀着朴素的自然因循之理,古人认为茶采天地之灵气、吸日月之精华,其叶是为“灵叶”。对于古茶树而言,所居之处皆为“阴阳交泰,天地氤氲”之所,其又历岁月轮回,灵性自然而生,实为“气”所至使然。
 
  云雾,灵性之所聚……
 
  清晨,山间云蒸霞蔚,甚为壮观,本可俯视古树茶园,却也因为这山间的晨雾,仿佛给郁郁葱葱的大山披了一层层白纱,眼下只剩下划过云雾的树梢,隐隐约约的落在视野中。
 
  人在云上,亦幻亦真,目之所及,飘渺不定,景色仿佛流过指间的风,倏地一瞬,变了。
 
  有那么一瞬,还是真有些羡慕这些历尽沧桑的古茶树了,以朝露为伴,约朝霞而述,赏曼妙光景,誉其“灵性”,名有其实。
 
  此时,山中雾气朦朦,林子里满是露珠,穿行其间,着实体会了一把“朝露湿我衣”的畅快。
 
  虽然不是很舒服,但看到那茶芽上晶莹清透的露珠,也便不会有半点的迁怒。
 
  高山,地气之所藏……
 
  徐霞客曾非常认真地考证和研究了一下高黎贡山之风水形势,其在滇游记中载述“其山又称为昆仑冈,以其高大而言,然正昆仓南下正支(作者君注:不过它正好是昆仑山向南下延支脉中的正脉)”。
 
  站在山顶,极目远眺,绵延的山脉中,尽是满目苍翠的原始森林,这里散布着被时光遗落的古茶树群落,从谷底,到山头。高黎贡山平均海拔3500米,最高处达4000米,占地12万公顷,堪称动植物王国,古茶树群落分布在海拔2000-3200米,是为真正的高海拔古茶树群。
 
  在这大山的深处,风翩然而至,掠过山坡,草在风的拍子里摇曳,树上的叶子也婆娑起舞。
 
  一切都安静下来了,闭上眼,能听得见山的吟唱,闭上眼,能听得见内心的呼唤。
 
  山的磅礴壮阔,动人心魄,也难怪徐霞客当初登上高黎贡山时慨叹“忆诸葛武侯、王靖远骥之前后开疆,方威远政之独战身死,往事如看镜,浮生独倚岩,慨然者久之!”(小编君注:高黎贡山的古盘蛇谷曾是诸葛亮火烧藤甲兵之处)
 
  秘林,静谧之所在……
 
  因为高黎贡山的原始森林较早被划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加之人迹罕至,森林生态保护极好。
 
  在这里,才能真正体会到人在草木间的含义,此刻的人早已还原为“人之为人”的根本,如这参天的古树,也似这满眼的苔藓。
 
  在这里,才能真正触摸到原始生态的本义,此刻的人早已成为这生机盎然的生态系统的一份子,一样的生命,一样的生长。
 
  在这里,才能真正看得见生命故事的真实,因为就在这里一切都是落在了丛林法则中,一样的剧情,一样的结局。
 
  古茶,岁月之所驻……
 
  就在这原始森林旁,散落着成片状、带状、点状分布的古茶树群落,安静的生长在森林的环抱中,根植在富含有机质的腐殖土中,享受着森林为其描绘的斑驳阳光。
 
  因为人迹罕至,这些古茶树群落,已被荒弃的太久太久,杂草、灌木与古茶树早已构建了一个稳定的生态系统,就那么自然而然的生长着。
 
  一棵棵古茶树,阅尽了草木荣枯,贮藏了关于森林的一切。
 
  那美妙的安静、那纯净的味道、那潮湿的空气、那勃勃的生机、那生命的故事……,早已沁入在古茶树一片片的叶子里了。
 
  古茶树,生长极慢,那虬曲盘绕的树枝,那大小不一的树斑,那黝黑发亮的叶子,一切都带着岁月的沧桑,仿佛她走过时光的轮回与站在树下的我相遇,这是她穿越时空后孤独的守候。
 
  于是,岁月走过的痕迹镌刻在了古茶树的树斑中,岁月沉淀的味道驻留在了古茶树的新芽中。
 
  站在树下,仿佛能够看见“物换星移几度秋”里古茶树的从容坚韧,亦可看到“花落花开年复年”里古茶树的平静沉稳。这一刻的对视,就如一位老者的垂视,这一刻的对视,才能体会李白“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的诘问。
 
  溪水,甘甜之所流……
 
  水利万物而不争。原始森林里的溪水,时隐时现,或安静,或潺潺,或溅溅,穿流自在,以其甘甜滋润着林子里的生命。
 
  这溪水穿行了好远,却依旧清澈无比,并未沾染这尘世的污浊,用手捧起到嘴边喝下,清甜甘洌。
责编:yunhong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