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花雪月去寻茶

风花雪月去寻茶
  大理之于我的诱惑,并非只是银苍玉洱的美景,古城历史的幽深,白族民居的闲适,更有心仪已久的与云南白药、云烟齐名的下关沱茶
 
  本人对茶的爱好,特别是对普洱茶的独钟其实也就是近两年内的事。当年在经营茶楼时,一个偶然的机会,家兄带来一块产于文革时期的“梅花”饼,泡出的茶汤呈葡萄酒红色,透明发亮,汤面上看似一层油珠形的膜,入口则回味苦醇,留香持久,气脉顺畅,加之普洱具有暖胃不伤胃,还可降压脂等功效,因而从此弃铁观音而饮普洱了。
 
  这次行程上在大理只有两天时间,除用一天时间走马观花欣赏大理风光外,专门留出一天用来造访“下关沱茶”。幸而同行的驴友佛山小林对茶很有心得,要不我的大理之行也难有收获。
 
  一大早,艳阳高照,小吴对茶不感兴趣,自己游古城。我们“三林”乘公交向大理新城下关奔去。
 
  行前,我们并不知下关茶叶市场在何处,只是很茫然往下关方向走。在公交车上,一个好心的当地老太太听说我们要买“下关沱”,便告诉我们下关人民南路上有一家下关沱茶集团的专卖店,这样我们才得以明确到达目的地。
 
  步入临街的沱茶专卖店,一阵茶香扑鼻而来,不到200平米的专卖店尽管与同类茶叶店布置几无二致,但其下关沱茶的标志,却是夺人眼球。接待我们的是专卖店的赵经理和一位乡音已改的湖北大姐老乡,当他们听说我们是专程找过来时,接待更显殷勤周到。同时,我对沱茶有了深入的了解。
 
  在专卖店的展厅里,看着琳琅满目的各种沱、饼,甚为兴奋,在此选购,价格便宜,又无假冒伪劣之虑,同样一包06年特级沱茶,与古城茶店相比价格竟相差180元之多,在小林的建议下,我们各买了一件在市面上少见的06年的马背沱茶,并由专卖店帮忙托运回家。谁知回家与亲朋好友一番分享,仍感购得太少,此乃后话。
风花雪月去寻茶
  寻得下关沱茶,有一种通泰的感觉。走在回古城的路上,忽然想起了台湾著名散文家林清玄的文字:“茶,是为了友谊而存在世间的;最好的茶,则是为了知味的人存在世间;我们到处找茶品茶,不也是渴望着与知味的人对饮吗?”他还说:“当我想念起一生中曾经启迪过我、鼓励过我、安慰过我的好品质的朋友,就有如在森林中孤寂的小径突然听到远方寺庙传来的钟磬之声,或者听见空山里松子掉落的声音,猛然惊觉,呀!不是松子,也非钟磬,而是来自深深的相思。”
 
  其实,我们每天的生活就像一杯茶,大部分人的茶叶和茶具都很相近,然而善泡者能泡出来更清香的滋味,善饮者能品到更细腻的感觉。人生需要准备的,不是昂贵的茶,而是喝茶的心情。生命沉苦时要加一点清凉的菊花,激越时要加一点内蕴的普洱;在苦中犹有向上飞扬的心,在乐里不失敏锐深刻的态度。
 
责编:yunhong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