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不喝普洱茶,喝懂已是不惑年!

  老子曾说“祸兮福兮,祸兮福之所倚”。本来,对大多数茶叶来说,新就意味着优秀的品质,故有“茶要新,水要活”之说。可是普洱茶却不同,习惯默默的等着,悄悄的经历着,滋味是越发醇厚。它不浮躁,经得起岁月;不显露,耐得起沉寂;不迷失,经得了风雨。
  长辈像普洱茶,越品越醇。
 
  他们随着年纪的日益增长,渐渐有了岁月的沉淀,总有些相见恨晚的经历想推荐给年轻人。而少年的感情,本就该爱恨扯平两不相欠。在长辈的建议里,我们一开始并不同意或者轻视,可到最后总会发现他们说得话大多是对的。
  有些话就像普洱茶,入口顺滑,回味隽永,它直入你的心肠,渗开你的心扉。偶尔看到一段话。门当户对很重要,也许年轻的时候你会觉得只要有爱便可以拥有一切,但现实则是在碰钉子之后你才明白,门当户对指的并非只有彩礼,更多的其实是态度与眼界。童话里不都是骗人的,但大多都是虚构的。
 
  大多时候,我们今天所讲到的门当户对,其实都是精神上的门当户对,感情中的双方,更多的体验是对未来生活的追求,对生活的理想状态有一个共同的渴望。要是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没有更多的所谓共同语言,久而久之,只能关系越来越淡。
 
  普洱茶的生命历程,就狭义而言,指普洱茶成型后开始,那段漫长的陈化过程。普洱茶与其他许多茶类不同的是,它必须要有一段贮存的历史过程(普洱绿茶除外)。自然走过的历史,才能表现其真实性。普洱茶必须自然地从历史岁月走出来,才能展现它的真实性。真实的过程才是最令人珍惜的时光。
  时光的无情刻刀雕刻出熟普洱处处优雅的气质。很幸运认识一位同样优雅的导师,我记住他的话不多,只有这句很深刻。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要埋头干活,还得抬头看路。农户在田里插秧,要低头插秧,还得抬头看方向对不对,间距合不合适,否则,错了,就得重来。当然,你如果事先规划,在田里画好了路,拉好了线,就只管埋头插秧了。
 
  决定生熟普二者差别的关键点在于一道独特的工序渥堆发酵,正是渥堆引发的发酵才成就了熟普的陈香四溢。要是渥堆工序中水份、茶量,时间等因素缺少规划,分分钟毁了几吨好茶。这也正是好茶的魅力点,它们是历史的结晶、很多代茶人的技艺传承和经验积淀。
  在我心里,普洱跟李宗盛有着不可言语的相似。李宗盛常常用简单的词汇,句子和平实的谱曲来表现深切的道理,他把自己的人生都放进了歌里。
 
  “开始总是分分钟都妙不可言,谁都以为热情它永不会减”“只是我回首来时路的每一步,都走的好孤独”“走吧,走吧,人总要学会自己长大”
 
  他的音乐中透露出很多沧桑,人们常说能听懂他的歌的人都是有故事的人。
 
  无论是爱过的人,还是你孤独的心情,亦或是莫名的烦恼,都不要渐行渐冷,心如死灰。毕竟,我们还能不自量力地还手。
  韵味深切的普洱是越陈越香,一句见血的话还需要渐行渐体悟。我们有许多真切的实际的鼓励,来自至亲好友,来自不知名陌生人,来自各式各样的人,却总是经历过了,痛了才会懂。蓦然回首,那话就在灯火阑珊处。
 
  能够认知而鉴别普洱茶的生与长,是需要足够的能力,随心所欲地去品尝普洱茶。虽然各人所拥有的感性情怀不同,但普洱茶的真性却只有一个。
 
  如果都是眼前的,我们一定会学乖的。可惜亏的总是后来,该尝的苦头一点都不会少。
 
  这世上有个难过的词叫原本可以,懂了,已过不惑。
责编:水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