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壶普洱,一份情怀

  
 
  三千繁华,流年似水,转眼间涤尽铅华。恍惚中,一切都没变,季节依旧轮回,月圆月缺、花开花谢;而真实的是老了容颜、老了生命,唯遗那些记忆常驻心中不老。
 
  一场骤雨过后,满地绿叶红花残肢,小区内陷入沉寂。午后,阳光重现,鸟儿在枝头忙着梳理湿漉的羽毛,微风过处,花草树枝颤抖着晶莹,彷如含着泪珠,在诉说着自然变幻的无奈。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李后主,这位没落皇族才子在面对世事的变幻,也只能概叹无奈。自然众生的缘起缘灭,一切皆法道自然,众生平等。
 
  雨后的呼吸清新了许多,心情被外面的阳光感染,心房仿若回到少年时代的频率。沏壶好茶,茶香飘逸,陋室里弥漫着淡淡的山野气息。分不清这些气息是来自雨后室外的还是茶汤里飘逸出来的,又或许是来自好心情的幻觉吧!陶醉着午后这普洱茶+音乐的美好时光。
 
  如果说普洱茶是口腔体感的雅致享受,那音乐所给予我的就是听觉和灵魂的涤尘、沐浴。
 
  曾几何时,音乐是一种昂贵的消费享受,非平民百姓能达,时至今日,估计世上最廉价的享受莫过于对音乐的获取了。科技的进步,人人可以随时随地通过网络、通过手机或MP3享受音乐的美妙。然而超乎人们想象的是普洱茶的身价,短短十来二十年时间,特别是在近三两年里,普洱茶已由丑小鸭华丽转身成为茶中贵族,成为饮料类的奢侈品。不敢妄评动则成千上万元一饼的新生普洱茶价格是否合理,是否脱离本身应有的价值,但可以肯定,作为饮料类此等价格的茶已非平民百姓所承受得起。
 
  物以稀为贵,这是市场经济法则。至于在这两三年是否品喝普洱茶的人数激增,以致古树普洱茶一下子变得如此稀缺、供不应求,对此不得而知。近两三年云南茶山抢购原料异常火爆,而终端市场冷清,由此可以看出,更多的是资本逐利的体现。当普洱茶被赋予了金融属性,其价格被操控就自然免不了。
 
  唯愿普洱茶这个行业,且行且珍惜吧,别让百姓说:普洱茶,爱你不容易!
责编:水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