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的十五个重要历史发展节点(三)

  第十个节点:滇南改土归流和对普洱府地区的开发
 
  清雍正年间,滇南改土归流和对普洱府地区的开发,是普洱茶发展的第十个重要历史节点。
西双版纳易武茶马古道遗迹 张彤 摄
  雍正四年(1726年)、五年(1727年),澜沧江以东的景东、景谷很快完成了改土归流后,清廷将普洱地区划归元江府,改为流官制。雍正七年(1729年)七月,云贵总督鄂尔泰宣布成立普洱府,强化对滇南边陲地方之控制,以宁洱为府治,置通判分驻思茅。同年,清廷在景洪攸乐山增设“攸乐同知”,驻右营,统兵五百,负责征收茶税等事务。另在勐海、勐遮、易武等地设立“钱粮茶务军功司”,专门负责管理当地赋税和茶政方面的事务。至雍正八年(1730年)又在思茅设总茶店,负责管理六大茶山茶叶贸易及相关贡茶事宜。通过这一系列措施,实现了对滇南普洱府地区的开发,极大地促进了云南茶业的发展。
 
  清代对滇南普洱府地区的改土归流,从封建王朝的主观意图来说,当然是为了加强统治,但在客观方面,由于打破了各个土司领地的疆界隔断,使各族人民之间的往来增多,民族隔阂相对减弱,有利于各民族之间的交往,也有利于加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这一举措不仅促进了云南茶叶主产区各民族之间的交流,特别是与中原先进经济文化的交流,使普洱茶成了云南西部、南部少数民族地区的社会历史发展的助推器。
 
  第十一个节点:清代六大茶山的兴起
 
  清代六大茶山的兴起及其成为普洱茶生产重地,是普洱茶历史发展的第十一个重要节点。
 
  清代普洱茶的主产地是以西双版纳古六大茶山为中心,覆盖面波及云南省澜沧江中下游一带地区。从明代直至民国,因茶叶贸易的推动,促进了民族地区经济文化的大发展。六大茶山作为云南茶马古道的源头,也因其在普洱茶生产中的地位而成为澜沧江中下游的一个经济中心,即贸易集散地,并对云南的政治、经济、生产、消费、交通、运输形成了较大辐射和影响。
 
  清代,由于六大茶山是茶叶经济和贡茶核心区域,在清廷高度重视经营下,普洱茶品牌由此兴起并成为普洱茶生产重地。作为普洱茶最主要的核心产茶区,六大茶山发展进一步走向鼎盛。
 
  关于六大茶山,写得较早且较详细的是清嘉庆四年(1799年)檀萃的《滇海虞衡志·卷之十一·志草木》:“普茶名重于天下,此滇之所以为产而资利赖者也,出普洱所属六茶山:一曰攸乐,二曰革登,三曰倚邦,四曰莽枝,五曰蛮耑,六曰慢撒,周八百里。入山作茶者,数十万人,茶客收买,运于各处,每盈路,可谓大钱粮矣。”及光绪《普洱府志·卷之十九·食货志六·物产》:“思茅厅采访:茶有六山,倚邦、架布、熠崆、蛮砖、革登、易武”。上述两条史料,地名有些出入,对此,1957年11月至12月,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政府组织专业茶叶普查工作队实地普查确定为:盛产普洱茶的六大古茶山位于云南西双版纳,今六大茶山是易武、倚邦、攸乐(基诺)、慢撒、蛮砖和革登,这与历史上所称六大茶山攸乐、革登、倚帮、莽枝、蛮砖、慢撒,略有出入,这是因为清道光年间(1821~1850年)随莽枝、架布、熠空茶山的逐渐衰退,易武茶山取而代之。古六大茶山除攸乐属于今天的景洪市,其余五大茶山均在今勐腊县境内。
 
  清朝对滇南普洱府地区完成改土归流后,为巩固加强对六大茶山的控制,除在六大茶山之首攸乐山设同知驻军外,还扶持忠于朝廷的土千总曹当斋为六大茶山总管,将六大茶山定为贡茶和官茶采办地,并制定了严格的管理条令。在清廷的直接掌控下,六大茶山的茶业经济发展迅速,成为普洱茶的主产区。
 
  清乾隆至咸丰年间是六大茶山最为鼎盛的时期,茶园超过10万亩,出现过十多万人入山作茶的繁盛景象,其兴旺、繁盛一直延续至淸未民初,因帝国主义入侵和战争动乱走向衰落。可以认为,在中国历史上,整整一个朝代对一个位于边疆产茶区的重视莫过于云南的六大茶山时代了。普洱茶从藏在边地人未识到名重天下、誉满四海这段崛起的历程和茶马古道的源头这段厚重的历史,就刻写在六大茶山。
 
  相关阅读
 
 
 
  原标题:改土归流与六大茶山——普洱茶的十五个重要历史发展节点(三)
 
  作者:蒋文中 云南省社科院
责编:yunhong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