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茶叶简史(上)

  云南作为世界茶树原生地的中心地带和中国茶文化的重要发祥地区之一,有着悠久的茶叶种植和加工历史,尤其是普洱茶,唐宋以来就是久享盛誉的传统历史名茶。一千多年以来,因其对人体健康的有益作用,深受世人喜爱。
 
  本期陈升学堂为大家讲述云南茶叶简史,其内容分作上、下两期阐述。
 
  云南茶叶发展:始于商周,产于西汉,传于三国,商于唐朝,得名明朝,盛于清朝,衰于民国,享誉现代。

  始于商周
 
  东晋·常璩(公元347年或稍后)的《华阳国志·巴志》记载,“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着乎尚书……其地东至鱼复,西至表棘道,北接汉中,南极黔涪。土植五谷,牲具六畜,桑蚕麻苎,鱼盐铜铁,丹漆茶蜜……皆纳贡之”。上述记载表明商周时期蜀之茶已作贡品。
 
  据吴觉农《茶经述评》称:当时所指巴蜀包括今四川省及云南、贵州两省部分地区,故贡品中有云南茶。又据《史记·周本纪》载,周武王在公元前1066年率南方八个小国讨伐纣王。八国即庸、蜀、羌、鬓、微、卢、彭、濮八个部族国。其中鬓族、濮族均祖居云南,鬓族分布在今牟定县,濮族分布面广,周秦时期称为百濮,其后裔分支很多,历代称呼为濮子、濮子蛮、濮蛮、哈瓦、德昂等。
 
  流传至今,云南茶区还有哈瓦、德昂等少数民族,据许慎《说文解字》,这些称呼都是由“濮、蛮”二字的音源而来,只是译音取字不同而已。
 
  由上可知,濮人祖居云南历史长久,分布较广,加之当地有适宜茶叶生长的气候条件,故有濮人为云南种茶始祖之说,这与上述商周时期巴蜀以茶为贡相吻合。
 
  产于西汉
 
  三国魏·吴普《本草·菜部》记有:“苦菜一名荼,一名选,一名游冬,生益州川谷山陵道旁,凌冬不死,三月三日采干”。上述记载中的“荼”即古茶字。
  “益州”系西汉武帝元封二年(公元前109年),滇王尝羌臣服于汉,武帝赐以金质“滇王之印”一颗,建立滇国,封尝羌为滇王,以滇池为中心,设益州郡,郡治在滇池县(今晋宁县的晋城)领27县,包括今曲靖、玉溪、昆明、大理、保山等地(州市)的辖区。
 
  东汉明帝时在滇西设永昌郡之前,先设西部都尉,仍归益州节制。汉献帝建安19年(公元214年)设来降都尉于今之曲靖,统辖益州、朱提(今昭通一带)、兴古(今文山、红河州部分地区)、永昌(今保山和临沧地区)、云南(今大理和楚雄部分地区)及考虑到痒珂(云南东南部及贵州南部)、越崔(今四川西昌和云南丽江及楚雄部分地区)七个郡。
 
  可见两汉治滇均属益州管辖。故吴普《本草·菜部》所称益州包括现今云南所属部分地区。
 
  传于三国
 
  《华阳国志·南中志》中有“平夷县,郡治有铡津、安乐水。山出茶、蜜”的记载。据吴觉农《茶经述评》载:“平夷县约当今云南富源县地。”平夷县距当时南中的中心味县(今曲靖)140里。
 
  唐·陆羽《茶经·七之事》(公元775--780年)载:“晋傅巽《七诲》“蒲桃、宛柰、齐柿、燕栗、垣阳黄梨、巫山朱橘、南中茶子、西极石蜜”。南中系东汉末时对今全滇和黔西北、川西南的总称。
  诸葛亮平定南中后,蜀汉建兴三年(公元225)改益州郡为建宁郡,郡治由滇池县移至味县,统管南中之地,味县遂成为当时南中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傅巽以南中之茶与当时国内外名特水果等产物并列,可见云茶当时已有盛名。
 
  商于唐朝
 
  唐樊绰《蛮书·管内物产第七》(公元864年)载:“茶出银生城界诸山。散收,无采造法。蒙舍蛮以姜、椒、桂和烹而饮之”。银生城(今景东县)界诸山,即今景东、景谷及其以南之地。蒙舍蛮系唐代洱海附近居民的六沼之一的南沼,居住在今巍山、南涧县境。
 
  清·阮福《普洱茶记》(1825年)中有“普洱古属银生府,则西香之用普茶,已自唐时”的记载。西番指今西藏、四川等地的藏族。南宋:李石(约12世纪中期)《续博物志、卷七》载,“茶出银生诸山,采无时。杂椒姜烹而饮之”。
 
  上述记载说明唐宋时期云南产茶集中在滇南,采制粗放,饮用方法都是加上香辣等配料煮饮。云南茶已销往西藏等地。
  得名明朝
 
  明冯时可《滇行纪略》(16世纪下)载,“楚雄府城外石马井水,无异惠泉。感通寺茶,不下天池伏龙。特此中人不善焙制尔”。感通寺茶系指大理感通茶,惠泉指天下第二泉--无锡惠山泉,天池指明代江苏苏州的天池山产的名茶,伏龙是指浙江古会稽名茶之一种,亦称卧龙。
 
  明·万历年间谢肇制《滇略》载,“士庶所用皆普茶也,蒸而团之”。
 
  明末(1639年)地理学家、旅行家徐霞客《滇游日记》载,“中庭院外乔松修竹,间以茶树,树皆高三四丈,绝与桂相似。时方采摘,无不架梯升树者。茶味甚佳,焙而复爆,不免黝黑。”日记中还提及过顺宁府时住梅姓老人家,主人以云南府所产名茶--太华茶招待。
 
  上述记载表明,普洱茶之名始见于明朝。
 
  盛于清朝
 
  方以智《物理小识》(1664年)载,“普洱茶蒸之成团,西番市之,最能化物与六安同”。
 
  刘健《闻夜录》称,顺治18年(1661年)3月在北胜州(今永胜县)与藏人互市茶马,当年入藏普洱茶三万担。
  张泓《滇南新语》(1755年)载,“女儿茶亦芽茶之类,取于谷雨后,以一斤至十斤一团,皆夷女采治。货银以积为奁资,故名”。
 
  曹雪芹《红楼梦》第63回记述:“林之孝家的又向袭人等笑说,该焖些普洱茶喝,袭人、晴文二人忙说、烟了一茶缸子女儿茶,已经喝过两碗了。”
 
  赵学敏《本草纲目拾遗》(1765年)载:“普洱茶大者一团五斤,如人头式。名人头茶……每岁入贡,民间不易得也……普洱茶清香独绝也。普洱茶膏黑如漆,醒酒第一,绿色者更佳,消食化痰,清胃生津,功力尤大也。”
 
  吴大勋《滇南闻见录》(1782年)记有:“团茶产于普洱府属思茅厅地方,茶山极广,最为有益之物,煎熬饮之,味极浓厚,较它茶为独胜。”
 
  擅萃《滇海虞衡志·卷十—》(1799年)称:“普洱茶名重于天下,此滇之所以为产而资利赖者也……入山作茶者数十万人。茶客收买,运于各处,每盈路。可谓大钱粮矣。”
 
  师范《滇系·山川》(1807年)载,“普洱府宁洱县六茶山:曰攸乐。即今同知治所;其东北229里曰莽芝;2助里曰革登;340里曰蛮砖;365里曰倚邦;520里曰漫撤。山势连属,复岭层峦,皆多茶树。”
  衰于民国(先盛后衰)
 
  民国年间,东陆大学(今云南大学)校长为景谷县乡绅纪襄廷题词“景谷之茶,衣食万姓。庄娇之后,在公一人”。当地人勒石树碑于县内以表其功德。(按纪为清咸丰年间人,对发展景谷茶叶生产卓有成效,群众身受其益,故立碑纪念。)
 
  民国三年(1914)9月30日征集参加美国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的陈列品中,有云南宁洱县糯茶一封,那次云南陈列品总值银元2000元,其中茶叶类值30元。民国五年(1916)云南沱茶首次定型加工为现在的碗形沱茶,这是经历了多年的储、运、销售工作实践,几经演变而形成的造型,至今已有70多年的历史。碗形窝部有通风透气,防止霉变的作用,成为畅销国内外品种之一。
 
  民国九年(1920)在昆明设立云南茶务讲习所。
 
  民国十二年(1923)在佛海县南糯山设立云南省立第一茶业试验场。
 
  民国十四年(1925)柴萼《梵天庐丛录》记有,“普洱茶产云南普洱山,性温味厚,坝夷所种,蒸以竹箬成团裹,产易武、倚邦者尤佳,价等兼金,品茶者谓:普之比龙井。犹少陵之比渊明,识者题之。”
  20世纪70年代,从1973年起,云南茶叶进出口公司开始自营出口普洱茶、红茶。为满足外销市场对普洱茶的需求,首先在昆明茶厂试制成功了现代普洱茶。
 
  从上世纪末随台湾、广东而后云南掀起的普洱茶热和普洱茶文化活动的开展,使云南普洱茶迅速进入成长期,成为人们喜爱饮用的茶叶,也成为人们喜爱收藏的“能喝的古董”。
责编:米渣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