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堂:安于平静痴于茶

陈永堂:安于平静痴于茶
  导语:从95年建仓至今,“双陈普洱”已经历20年沉浮,“双陈普洱”创始人陈永堂不论涨落,从不为所动,他不喜欢、也从不参与市场炒作,而是全身心投入普洱茶仓储的研究和实践,在每一个环节都全力倾注心血。
 
  在遇见陈永堂之前,就听说了许多有关他的事情:比如说他从1993年起就背起行囊走进了滇南高原,从西双版纳到易武、布朗、巴达、南糯等,一座座古茶山全走遍,一株株古茶树全访过;又比如说他曾疯狂地访散落民间的普洱茶精品,收藏的普洱老茶无论从数量还是品质都堪称个中翘楚,成为普洱茶珍贵的范本。为了并保证普洱茶的储存安全,他潜心研究普洱茶仓储技术,竟开创了一个普洱茶专业仓储的时代;还比如说他对普洱茶珍品很有些古董收藏家的痴气——图利之人以重金来求,他一饼不卖,怕糟蹋了好茶。但遇到懂茶之人,他又宁可少赚甚至友情价出让,只因好茶有了好去处,他也会放心……本以为这些逸事只不过是夸张的实情或是都市传说,但一见陈永堂,就明白原来这些都是真的:泡茶者与饮茶者的意会、讲述者与倾听者的交心,自然而然会生出一种真实而愉悦的幸甚至哉。
 
  陈永堂其人如茶,不急不慢却自有一种沉静之感。唯一使他发愁的,是没有属于自己的空闲时间。但即便生活工作忙碌如此,每天早上的第一个小时,他都会留给自己,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品味茶香——“这个时间,只有我和我父母才能够用我。”
 
  记录历史的笔记本
 
  古人云:“茶性淫,易于染着,无论腥秽及有气之物,不得与之近,即名香亦不宜相襟。”普洱茶尤其如此。如何使普洱茶经过漫长的时间和空间,仍能带给消费者云南原生态大自然中的甘醇滋味?陈永堂为此煞费苦心,建立了普洱茶专业仓储系统,而这,也让他在同质商品异质化竞争的激烈战争中,成功突围。
 
  仓储系统是“双陈普洱”的核心竞争力。贮藏环境的优劣决定普洱茶的陈化质量和价值。从1995年开始至今,“双陈”在广东东莞及国内其它区域,已经建立起13万多平方米的普洱茶陈化仓库,并创设了一套完整的专业仓储管理流程,包括净化系统、稳定系统、调节系统、陈化系统和醒茶系统,五大仓储系统以适应不同陈化阶段的普洱茶。
 
  礼志:在您眼中,普洱茶到底是什么?
 
  陈永堂:有一个观点我非常认同,“茶叶是绿色的黄金”——我觉得普洱茶是一个能带给我们健康生活和愉悦生活的伴侣。和其他茶不同,普洱的茶香是原野的香,有山韵的芬芳,有野花的清香,还有云南高原特有的空气的味道,更有令人沉稳的陈韵。冲一泡普洱茶,你可以品出不同的味道,就像人生百味,这也是我始终对普洱情有独钟的原因。另外,我觉得普洱茶就是一个生态历史笔记本。因为当你喝普洱茶的时候,你能感觉到现在的生态,跟90年代的生态不同。它的原料不同,存储质量不同,品质就会有区别。
 
  礼志:很多人会面临这种问题,普洱茶一不小心就会沾上别的味道——很好的普洱茶,可能放在书房里,但天天抽烟,就会沾上烟味儿;放在车里,车的味道就会很严重。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这饼沾味的茶,您会怎么办?
 
  陈永堂:这也是普洱茶的有趣之处,它会记录收藏者的收藏状态。但对于饮茶者来说,这饼茶就算是“受损”了。唯一的弥补办法,就是把它拿到一些专业的仓库里面,给它慢慢褪味,但褪也只能使异味少一点而已,这种记忆永远都会在。这也就是我做专业仓储的原因,普洱茶太容易受到储存环境的影响,我们要有一些客观、科学的方法,保护普洱茶,让它有机会变成几十年后的老茶、好茶。
 
  在我们的仓储系统里,普洱茶是很安全的,那么如何交到消费者手上呢?我在包装上进行了创新设计:现在市场上看到的多数包装,只是从美观、从艺术上进行考虑。而我做的包装,是一个可以呼吸的“保护罩”——在包装盒两侧各开有两个呼吸孔。因为普洱茶属于后发酵茶,从储存仓里面出来之后,它要醒一醒,就像红酒一样,这样口感更和谐一点;在包装盒内层我们放满了可以过滤空气的炭包,所有从呼吸孔里进去的空气都要通过炭包的净化,才让茶呼吸。这样茶才能安全。
陈永堂:安于平静痴于茶
  礼志:现在在市场上,过度包装的问题特别明显。很多时候,花了钱却没有保护茶。很多包装用的粘合剂也不合格,味道太大,甚至刺鼻。
 
  陈永堂:没错,所以在包装上我是花了一点心思的。比如纸的选择,我们会研究哪一种包装纸,使茶叶对外面的味道,没有那么容易吸收。我们用的粘合剂更多的是什么?是糯米浆。所以,我们的包装,放置得不好的话,会有小窟窿,因为有虫吃米浆——它和很多古代绘画装裱一样。这样对我们的生活、生态是有意义的。比方说你买了我们的茶,你儿子或者孙子可能就会问你,为什么包装是这样的。你解释给他听,他就会知道,这是一种非常生态的方式,从而产生生态保护意识。
 
  用数据说话的茶专家
 
  相对于一个企业的经营者,陈永堂更像是一个科学家。他用科学分析哪一片森林最有可能产好茶;用科学分析茶叶随年月增长的变化,继而萌生出建立“茶叶学校”——仓储系统的想法,并付诸实践;用科学分析市场,以看清形势,确定立场……他列举数据,反映出许多事情,他不是在空想,而是扎扎实实地做过研究。他是一个懂茶人,并且懂得彻底。
 
  礼志:双陈普洱和那些世人熟知的云南茶叶厂家相比,在茶青上有什么优势?
 
  陈永堂:首先,我们所选择的都是野放型的茶。以前,云南的种茶人居住在森林里,几百或几千年以后,留下了很多破落的茶园,而这些茶园中的茶茶树是跟其他的植物自然生长在一起的。我们跟当地的茶农合作,收购这些优质茶,并且不让他们乱采摘。另外,我们在原料上的选择也有讲究。每年在春茶收茶之前,我们都要做一个数字上的分析。2014年上半年6个月的气候是什么;2015年从元旦开始到3月10号,它的气候是怎么样的。根据这些会得到一个数字,那一片的森林品级最好。我们用这种方法寻找原料,否则的话,花一年时间都跑不完。
 
  礼志:普洱茶随着时间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陈永堂:拿生茶来说,从第一年到第五年,你看不到它有一个很明显的变化。但是五年之后,它开始慢慢变化,到了第九年开始,就好像是小孩子发育的最高峰时期,每年的变化都非常大。这就好像是小孩教养的一个过程。你赋予它怎样的一种教养,它出来之后就是怎样的一种性格和才能。我们企业最大的竞争力,就是有一个系统的服务。不单单是制造出好茶,还有一个仓储系统。就等于是,我不单单是给你生孩子,还提供学校。
 
  礼志:双陈普洱针对的市场,主要是哪一群人?
 
  陈永堂:我们针对的市场不是一个数量的市场,而是卖给那些懂茶的人。现在喝普洱茶的人,大概一亿左右,其中懂品质人群占的比例是18%——我们可以用一些数据来衡量它:比如用微信,在喝茶的微信群中,你能看到他们对茶的看法。再次,我们可以关注优质茶和劣质茶在市场上的对抗性。很多经营者在卖劣质品,说明这个东西很少人懂,相反懂的人就多。这个比例到了20%左右,整个市场就会受到很大的一个波动。因为更多的人了解茶、凡是质量不行的就会被消费者批评,生产者就会有压力要把产品搞好——这是一个良性发展的过程。
 
  不痴迷无以言茶事
 
  尽管拥有理性的严谨思维,陈永堂身上亦不缺少感性的浪漫精神。这个痴狂的爱茶人,曾一度被亲戚、朋友们误解,甚至阻挠。但这个世界原是害怕执着者的,因为只有异于常人的毅力与努力、乐观与自信,才能使胜利之神侧目。
 
  礼志:普洱茶市场上,几十年的“老茶”随处可见,那么真正的老茶存世量多么?双陈普洱的老茶存量又是怎么样的?
 
  陈永堂:在没有国营茶厂之前,只有茶号。这个时期生产的茶,我们叫号级茶。那个时候没有人想过要收藏,所以号级茶你拥有1桶干净的茶(1桶7饼茶),就不得了了。就是已经不能喝的,作为历史的意义,你拥有1桶也不得了。而真正在社会上有收藏普洱茶这个概念,是2000年以后。所以真正的老茶数量很少。
 
  我收藏的茶,年份品类很丰富,但70年代、80年代的茶,数量还是很少。九几年时,没有做企业之前,我只是为了兴趣收藏茶。这个兴趣太让我着迷了,以至于一看到好的就收。那个时候,我买茶买的,家里面都说这个小孩是麻烦。
 
  礼志:你当时买的茶没有地方放吧?
 
  陈永堂:我自己弄了一个三层的房子,每层70多平。那个房子,家人最初以为我是娶老婆用的。我觉得工作赚了钱花在爱好上,没什么。但最大的压力来自家里。他们担心我,担心我这里(脑子)有问题。因为他们不理解,为了这些树叶你为什么要弄一个房子?所以,每逢过年过节,家人在一起吃饭,他们就批评我。所以那时,我有一个习惯,吃完饭赶紧洗碗,然后跟家人说,我要值班我走了。
 
  我觉得95年刚成立时,我们小组里的成员很难得。我跟他们讲,未来有可能,普洱茶会成为茶行业的一个主要市场,我们现在拼的是什么,是国家的发展。虽然当时还是讲温饱,但我觉得只要国家一天比一天好,茶行业就有希望,既然茶行业有得做,普洱茶肯定也会闪光。他们信了我,并且做到今天,才有了现在这个规模。其他人都不信,直到2000年普洱茶开始升值的时候,所有人这才开始反过来看我,说我有眼光。其实对我而言,我一直都是这样,爱茶所以做茶,不过是有些痴气而已。
 
  安于专心做好茶
 
  市场起起落落、纷纷扰扰。但陈永堂等闲视之,作为一个爱茶人,他对普洱茶有信心。重要的是,如何安心做好茶,满足爱茶人的心。
 
  礼志:普洱茶市场曾有一度特别火热,这个时候您在做什么?
 
  陈永堂:我们主要干两个事情。一个是产品质量,第二个是了解消费者想要哪个类型的茶。我有一点臭脾气。比如我泡一个十多年的茶给你喝,你觉得这个茶怎么样,能讲出来点道理来的话,我就可能卖给你。再泡另一个它存放得不好的茶,让你品评。如果你分辨不出,我就舍不得卖给你,太浪费了。
 
  礼志:给钱足够多呢?还是不卖么?
 
  陈永堂:不卖。我觉得所有的老茶,剩下的只是分享的问题,不是做买卖的事情。你更多的生意是在后面,懂茶的人,才知道如何帮你分享好茶。
 
  礼志:后来普洱茶市场又暴跌了下来,那个时候您在做什么?
 
  陈永堂:每一次普洱茶冷下来的时候,我干的事情都是找最好的原料,把它收购下来。市场不好没有关系,好的茶普洱茶是会永远有市场的,无非是一个起起落落、落落起起的历史过程,安心做事就好。
 
  礼志:如果普洱茶的市场无法达到平静,那么你宁愿它是过热还是过冷?
 
  陈永堂:如果实在不能平静,那么还是冷一点的好。我只想安安静静做茶,做事——市场冷了,该喝茶的人还是会喝茶,是真心喜欢还是盲目跟风一下子就能区分开来,这样我更容易接触到那些真正爱茶的人,大家都会开心些。
 
  文化是可以触摸的
 
  陈永堂很实在,他从不相信如同风筝般飘在空中的“虚”的东西。在茶文化滥觞的今天,陈永堂选择做一个实在的商人——提供“接地气”的服务,让消费者触摸文化,花钱花得满意。
 
  礼志:您与其他“茶人”很不一样,没有泛泛而谈所谓“茶文化”,聊的全都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陈永堂:实实在在的做事情,也是茶文化,只不过是换成生活的角度,比较细致且设身处地去为饮茶者考虑,茶文化不能是飘在天上的虚无的东西,“接地气”地去做事,才有实际意义。
 
  礼志:现在很多商家都企图用文化为其产品增添更多的价值,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陈永堂:我觉得任何一个产业的文化,你没有把它转化成生活里面的价值之前,你就不要给我提价格。我个人永远明白一句话,有作为才有地位。文化是可以触摸的,你要把你的文化体现在你的服务上,让它能够感受得到。现在的消费者,需要的是两个字“体验”。
 
  礼志:近期您有什么规划?
 
  陈永堂:我们比较有基础的地方,是原料和储藏,现在最需要做的是给消费者提供满足他们欲望、需求的服务。比如你喝普洱茶,但不会泡,我们就教你怎么泡,甚至会介绍工具给你,教你简单使用。

 
  转载刊登请注明以下字样:
 
  来源:《礼志》2015年6月刊,文/刘竞晴,摄影/李欧文。
 
  谢谢。
责编:张二亮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