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尚锋:茶香万亩你我共饮却只一杯

  心中,是向往一片净土的。当然要容得下,我浮躁的心情!
 
  听说峨山凤凰山“高香”万亩茶园是个好地方。说走就走,久居闹市,城市午夜慵懒的灯光早把我拉得有些忧伤缠绵,不再如曾经那么果断,好长时间没有做到这么洒脱了。在峨山文联领导的陪同下,我们一行十余人轻装前行。3辆小车以60码的匀速运行,吞噬着蜿蜒的盘山公路往上爬行,绕了几个弯后,就有人觉得头晕难受。我却意外发现,坐小车上山,真好,能够同时满足,整座大山与我一起摇头晃脑。风景再好,却无法做到,让画面定格。诚然,记忆也是流动的。
 
  一根烟的功夫,万亩茶园尽收眼底,是怎样一片碧绿色的苍翠呵!远山,原始森林的茂密与旺盛的生命力自然是不用推销了。站在茶园顶上一处凉亭远眺,风铃声中,茶香阵阵扑面而来,顿时有一种心旷神怡之感。可是,风铃声从哪儿来?疑惑间,抬头一看,我才发现,凉亭的四个角落是挂着风铃的,现代人真有情趣。只要山风不停,风铃的响声就可千古悠扬……万亩茶园数以千万的茶树显得非常整齐和规范,好似绿色军营中那一个个士兵,被刚刚剃了平头。一片片、一排排、一棵棵地站立,仿佛等待着我们的检阅,让人应接不暇,思绪浮翩。这么隆重的仪式,我何曾亲临过,那一瞬间,我得意忘形对着整片茶园挥手大喊:“同志们,辛苦了!”满足了一下我曾经“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的小小虚荣心。好在,这份虚荣已经不会再膨胀。我陶醉于群山的回音与回应“为人民服务!为人民服务……”的想象中。我的举止感染了身边的几位诗人,其中一个,就是柏叶,大名久闻,却是第一次见面。谁敢说,此时此刻,他们心中不是如我一样,诗意涌动,诗情大发,诗句泛滥呢?
 
  “茶”是个好东西,喝茶的妙用和功效不是三言两语能表述清楚的。毋庸置疑的是,茶能使人修身养性,有益于人的身心健康;茶能发展一方的经济,改变一个地区人民的贫穷与落后面貌;茶能使小部分有经济头脑的人一夜暴富;茶还能决定和改变一个城市的名字……在那一刹那,我想起了原先的思茅市,如今的普洱市,我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沿海地区的一些茶商“不买香车和宝马,宁存几砣普洱茶”的风靡与繁华。
 
  事物的发展规律决定,繁华过后,都会归于平静。就如爱情,有谁能持久做到,永远激烈奔放?谁能饮尽万亩“高香”茶,谁就能饮尽人世间的孤独与寂寞。茶香万亩,我却只可陪你饮一杯!抑或说,相互陪一杯。
 
  同行的几位几年前就来采风过,他们吹了一阵冷风,就陆续回到茶室品茶了。
 
  我独自一人沿着方形的青石板路继续前行,向原始森林走去。几只松鼠在林间跳跃,玩得很是欢愉。尽管我的脚步声无法做到再轻盈了,小心翼翼的,还是被它们觉察,迅速消失得无影无踪。原谅我,我亲爱的小小精灵,我真的无意来侵占你们的领域,只是我久居闹市,感觉自己已经在城市的一角隐居了多年。人类,其实是自然界中最使精灵们恐慌的精灵,不是吗,即使再强大的动物,都有可能被人类捕杀。看来,要真正做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还有待时日。
 
  很快,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一行人走进院子,有文友指着一株树问我:“知道这是什么树吗?”我摇头。他说:“这株树其实是一株花,叫马樱花,开花的季节在三四月间,这种树成活率低,种植之后,就要精心培植。他老家的院落就有几棵,到开花的时候非常漂亮,一小朵儿一小朵儿的,组合成一簇一簇的,拥抱成一片花的海洋。姹紫嫣红,花团锦簇,千姿百态,如天女散花。可惜,我们错过了花开的季节,只有等来年花开了”。
 
  “可惜,我们错过了花开的季节”。回味着这句话,忽然很想很想一个人。于是,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本想告诉她,我在凤凰山顶“高香”万亩茶园念她,但还是控制了情绪,只轻轻地问了一句:现在,你在工作吗?
 
  她没有回复。
 
  也许,来年花开时,另有赏花人!
责编:yun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