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亚:红碎茶已成中国红茶发展新机遇

  编者按:10月23日,新时代优质红茶发展峰会在贵州普安举行。来自全国各地专家学者,围绕红茶恢复性发展、传统品牌再出发、新创产品促发展、产业渠道强开拓等议题,共同探讨红茶发展的未来之路。
 
  在此次的红茶峰会主旨演讲中,英国高星集团总经理蔡亚提议,要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国际上的红茶评价体系由“汤色、汤色+、香气、滋味、滋味+”构建,今天我们做茶,做红茶,要从“标准、规模、技术创新”来着手。立顿把遵义红、遵义绿做起来了,也会尽力把普安红做起来,把普安红通过立顿这个世界第一的品牌,带到国际上去。他还表示,中国已经进入茶+时代,不要小瞧袋泡茶,红碎茶已是中国红茶发展的新机遇,我们要用国际化的视角,打造中国红。
  英国高星集团总经理蔡亚发言
 
  附原文:
 
  非常荣幸,有机会在普安参加论坛,跟大家分享我30多年在国内外做茶叶的体会。
 
  到了普安,真切体会到普安充满希望,我会用实例说明普安是世界红茶非常重要的新兴产地。我长期做红茶,在跟印度、斯里兰卡有长期的工作经验,更多关注国内外市场对茶叶需求,跟在座的可能不一样,大家都在想我怎样把茶做得越来越好,越来越细,越来越香,这不是消费者需要的。我们应该换一个角度,消费者需要啥?90后需要啥?如果90后不喝我们的茶,就完蛋了。今天结合我们的一些体会,跟大家交流。
 
  2008年,我在国内打造了一个开放、共享的产业,不要做品牌,好好地把产业链的某一段做好,在座的大部分中国茶企没有实力做产业链,具体到每一个企业,应该各取一段。我们规模已经很大了,但是我们只做B2B,根本不想做品牌。要想把品牌做好,不是任何一个规模企业可以做的,如果没有几十亿的产量和销量,你做品牌跟街上挂的牌子“张记牛肉汤”一样没意义。贵州铜仁做的茶润天下,遵义做精深加工,不要忘了技术,我们在上海做研发,是国内外顶级的企业研发中心。同时我们做质量检测,我们有牌照,大家到处说我们的生态好,负责任地讲生态不错,但是农残是问题,凡是生产最好的产区,政府花了大力气,但是没有踩在点子上。
 
  茶消费在增长,但是没法跟咖啡比。茶跟咖啡是竞争关系,当越来越多年轻人喝咖啡的时候(90后不喝茶的时候),是我们没有做好。红茶在国际上占统治地位,98%都是红茶。这几年特别是欧洲、法国、德国、意大利,他们有一个新的趋势,以红茶为基础,国内这几年是红茶+中草药,另外一个比茶更有悠久历史的是中草药,英国90%袋泡茶,美国、欧洲85%袋泡茶,90后要更健康、更个性、更方便。
 
  发展红茶的有利条件,首先是红茶(工夫红茶)历史悠久,比如祁红、滇红和这几年发展的工夫红茶新变种金骏眉,但是红茶不是光有香气,光有香气就弱了我们对绿茶的定义。今天我非常振奋地告诉大家,我在普安看到的宏鑫企业让我非常欣慰,让我看到了中国红茶的希望。茶资源很充裕,为什么充裕?过剩。怎么解决茶叶过剩的问题?做红茶。我们的不足之处,到现在为止,我们的标准化问题没有解决,张三出一个名字、李四出一个名字,稍稍有点差异,红茶品种太多,中国的消费者都没办法辨识的时候,国际上的红茶更有利了。我们的还是以外形做区分,我们喝的是香气、滋味,年轻的消费者不会为外形买单。耐泡,在座的都会讲耐泡,耐泡是一个伪概念,一个标准化的工业产品,一定是一杯,当你一泡、二泡、三泡、十泡的时候是一个味道吗?
 
  规模偏小。我们的企业太小,我建议红茶联盟要定一个起跑线,没有这个量就不要进来,否则我们永远脱离不了这个怪圈。还要强调手工、大师,没有意义,90后根本不买你的账,如果茶叶做不好,有一个非遗大师在这撑着,没有人买单。如果茶不是老百姓喝得起的,我们怎么做?历史原因批量小、规模小,这些都难以让茶产业发展起来。品质好,大家都觉得红茶很好,如果红茶不红就不叫红茶,可能就是普洱和乌龙,红茶一定要红,这点我们有先天的不足,因为我们是中小企业,这要共同努力。我们今天跟明天做的是不一样的。前面讲到的农残问题非常严重,在遵义我们很巧妙地说服了立顿红茶跟遵义红做了双品牌放到国际上去,这个过程很痛苦,因为没有达到的标准。几百万亩的产量,几十斤都拿不出来,你说你的问题多大。
 
  我们一直思考普安契合宏鑫做的努力,红碎茶是中国红茶发展的机遇,同时也是一个重要的产品,它能够满足国际市场的需求,现在国际市场对红茶每年有10几万吨的缺口,导致国际市场红茶的价格一路走高,从平均2美金到4、5美金,做4、5美金的茶能不能赚钱?宏鑫会告诉你,只要有规模,你是能赚的。国内市场新的茶饮方式包括茶叶的深加工,我们也做深加工,头疼的都是买不到原料,四五公斤茶提取一公斤,提取出来一两千元,你卖给谁?这是产业链普遍存在的问题。
 
  做优质红碎茶,我们可以充分利用资源,同时通过一些有效的加盟,可以把茶园的综合效益提上去。在座的都有体会,一亩茶产红茶几斤,一年有几月能种?红茶11个半月在生产。差距很大,我们能做,瞄准11月的产值化,11月跟1月的产值化差着多少倍。差饮一定要升级,红碎茶能做,因为红碎茶是标准产品,很好做,懂的人好做,不懂的人难做。国内国际都知道红碎茶就是一个东西,做红碎茶的目的就是将西南快速发展的茶园资源发挥出来,真正解决政府希望的通过种茶实现脱贫这样一个很重要的历史性任务。
 
  这是很客观的国际评价:汤色、汤色+、香气、滋味、滋味+,用西方人的观点看我们存在着很多不足。人们问我立顿得过奖吗?我说立顿从未参展,只是消费者在买。红茶首先要汤色,如果本末倒置则卖不好,国际市场上一定要加上牛奶汤色。一个好的红茶应该是色、香、味具备,我们认为普安在这个地方会打出全国领先的悠久红茶。
 
  今天我们在普安谈普安,标准、规模、技术创新。
 
  什么叫规模化?大家都讲龙头企业,龙头企业没有用,都是政府补贴,要靠实干企业。不要全面地补贴,谁纳税多,我就支持谁,良性循环。不要搞一亩多少钱,农民拿到钱,我们给他补苗没有用,那个地方的苗拿到这个地方来是没有意义的,苗挪到一个地方以后全变了。茶企一定要掌控茶园,初期可以收购,任何一个大的茶叶品牌都是控制着大的茶园,在座的有机会包括官员,我建议大家到非洲的肯尼亚去,那才叫现代茶园,东西四五十公里,南北十五公里,一个茶长管几十万亩茶园,那就有意义了。红茶一定是春夏秋三季,除了极端的寒冬,我认为普安跟肯尼亚的条件相似,人家做11个半月,我们至少可以做6个月,就可以比现在的产量、产值翻番。一定要走机械化,特别是产业机械化。现在一个地方的人工采摘每天300元,贫困地区也要150元,不可能做好,采摘成本决定了茶叶成本。红碎茶才能够实现粗精制一体化,大家有兴趣可以去宏鑫看看。
 
  标准化。当我们做茶的时候可以得出各种各样的茶,你怎么用它?如果做红碎茶,大小都差不多,稍稍拼配一下,它就是单一的产品,而且红碎茶的冲泡特别重要,非常适合现在的茶饮需求,适合深加工需求,适合年轻人的需求,我们做过消费者测试,欧美消费者一杯茶泡出来的时间只有用时42秒,如果42秒出不来好茶他就对你失去信心了。我们要做成工业产品,要做到大年初一、大年三十喝你的茶都是一个味道的时候,你一定是一个工业化产品,一定要用工业化的思路来做产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拼配。不同产地、不同季节、不同种类、不同风味拿过来调配,才能达到,否则哪一个茶园能达到呢?
 
  技术创新。这几年我做演讲时谈到,一讲就是几千年的历史,一讲就是那么多年的茶树,明朝后期创造的红茶、清朝前期创造了乌龙茶,现在创造了什么呢?没有,但是我们的科研人员是以前的几万倍。全国性中小叶种怎么样有效发酵,把茶多酚、氧化酶的现状通过工艺做优化,能够做出很好的汤色,同时用工夫红茶的好做法把香气和滋味糅合进去,我们就做不成一个优质的红碎茶,色香味整体提升。如果我们有色香味整体提升的红碎茶,打到国际市场非常容易。红碎茶的设备,我们从印度进口的成套设备里面,可能只有红碎茶,一年买不了几套,但是设备本身不符合,这就是科研机构要围绕茶产业发展现状解决我们应该解决的问题。
 
  袋泡茶发展非常快,每年增长40-50%。立顿是全球最大的品牌,他都重新定位,只做品牌,把原料交给我们,把袋泡茶工艺交给我们。即便是规模企业,也只应该做产业链的一段,而且应该把这段做好,这就是我们强调共性的开放平台。我们做立顿袋泡茶的加工,所以有很多袋泡茶的加工,他就在平台上嫁接,而做平台,90后、00后在互联网、电商、微商上面比我们优秀,应该让他们做品牌,而我们把基地和生产加工做好。立顿把遵义红、遵义绿做起来了,我会尽力把普安红做起来,把世界第一的品牌带到国际上去。
 
  深加工需要大量红茶原料,特别是成本可控的。如果我们做到了标准化、规模化,我们的红碎茶做到3美元一公斤的时候还有丰富的利润,同时可以做千吨级、万吨级或者更大的规模。
责编: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