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星陨落 茶界泰斗张天福今早福州去世 享年108岁!

  2017年6月4日9:22,中国茶界泰斗——张天福先生于福州仙逝,享年108岁。
 
  张天福先生用一生的寿数写完一个圆满的“茶”字,而他曾说过的话,则奠定了他为茶倾其一生的志愿。
 
  “一只脚进了茶界就再也拔不出来,能够兴茶富民就是我人生最大的意义和价值。”
 
  ——张天福
  弃医从茶:“一个茶叶界的小学生”
 
  1910年,张天福出生于上海一户福州籍的名医家庭。翌年,父母带着他迁回故乡福州,并开办了遂生堂西医局。张天福经历过“九一八”事变,参加过抗日宣传活动。在这样一个动荡不安的年代,他看到祖国农业落后,人民缺衣少吃,家乡福建三大特产之一的茶叶衰败不堪,决心报考农校,振兴祖国的农业茶业。张天福从小天资聪颖。1929年,他先在福建协和大学修完一年的基础课程后,20岁便以第一名成绩转入南京金陵大学农学院深造。从此,他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
 
  张天福1932年从金陵大学毕业后的80多年里致力于茶叶教育、生产、科研和茶文化传播工作。他见证了100年来中国茶叶的兴衰,并且直接参与了复兴中国茶叶的伟大历史进程,被尊称为中国“茶学界泰斗”。张天福让中国茶叶重新走向辉煌,可他却谦虚地称自己是“一个茶叶界的小学生”。“我的一生,永远是学生,愿在有生之年,同大家一起,立足于解决福建茶叶生产中的现实问题。要深入实践,从源头创新、打基础做起,望能群策群力做出成绩,报效祖国和人民。”张老如是说道。
  一生事茶:奔腾不息的“中国心”
 
  1935年,他在福建福安创办了福建省第一所茶叶科研所,并创办了福安茶校,为国家培养和输送了一批茶业技术骨干。
  张天福和他发明的揉茶机
 
  上世纪30年代初,福建在全国属于落后地区,但有着丰富的茶资源,张天福满怀理想来到当时的福州协和大学任教并开始筹办茶叶改良农场。中国一直是沿用古老的用脚揉捻茶叶的制茶方法,张天福曾看到日本报纸上刊载中国茶农头上拖着长辫,裸着上身,赤脚揉茶的照片,加以嘲弄。愤怒之极,张天福立志改变这种被嘲笑的落后生产方式。1941年,他研制成功我国第一台适合茶农和小型茶叶加工企业使用的手推式揉茶机,改变了乌龙茶“看天做青、靠天吃饭”的落后工艺。
 
  风雨沧桑近百年,在张天福超然旷达的外表里,跳动着一颗奔腾不息的“中国心”。在“反右”、“文革”中,张天福“发配”山区,身陷逆境,依然仍坚守在茶叶生产的岗位上,几乎走遍福建全省所有的茶区,写下了大量有价值的总结、研究和考证等资料。亲自示范推广高标准新茶园的建立——梯层茶园表土回沟条垦法。他退职不退休,四处奔波在省内外主持茶王赛评审活动,利用各种场合宣扬茶文化,独尊“以茶为国饮”,提倡“中国茶礼”,为的是国人养生健身,牵挂的是中华民族素质的增强。
  中国茶礼:“俭、清、和、静”
 
  张天福综合中国茶圣唐朝陆羽《茶经》所提的“茶最益精行俭德之人”和宋徽宗赵佶《大观茶论》所提的“致清导和”、“韵高致静”,提出以“俭、清、和、静”为内涵的中国茶礼。他认为这四个字凝聚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高尚品行和处世哲学。“俭清和静”这四个字是他晚年对中国茶礼的理解和概括,如今已经被茶界广泛推崇。
 
  他虽已百岁高龄,却仍然忙得不亦乐乎:他无数次被聘请担任全国、全省各种优质茶、名优茶鉴评会主评。评茶时,他绝对不会第一个发言,因为他的意见会影响别人的评价。他曾说:“那样对参加比赛的人不公平。”热衷于推广茶文化、呼吁茶叶产业化。现在,张老每日在家中接待访客,处理天南海北茶友的电话、信件,虽不常去茶山、茶市,可关于茶叶的最新动向他却能娓娓道来。直到晚上,他才有一点时间坐下来写写东西,把与茶有关的经验和感悟用文字留下来。
  百岁姻缘:幸福来敲门,从来都不晚
 
  2008年12月17日,98岁的张天福先生与57岁的张晓红在福州庄重登记,低调完婚。在百年之时,喜遇“百年好合”,缘分让他的一生更显传奇。
 
  张天福的原配夫人于1991年去世后,耄耋之年的他孤身一人,对于各类茶事活动,乐于也疲于奔命。“我其实在用忙碌冲淡孤单。”张天福说,他觉得生活还是缺失,萌生了寻找伴侣的念头。
  2008年,身为杂技演员的张晓红的丈夫凯亚病逝后,同原配夫人离去18年的张天福结识。凯亚是南京著名茶文化学者,凯亚的父亲吴觉农,与张天福同为中国当代十大茶叶专家。随后的日子里,两人经历了人生的又一次选择。最终,张晓红放弃了自己的演艺事业,告别在南京优裕的生活,收拾了三大箱行李,风尘仆仆赶到陌生的福州。在她的行李里,张天福看到了6口刷得干干净净的各式各样的锅。他知道,她真的是来过日子的。幸福来敲门,从来都不晚。
  健康之道:晨起饮清茶一杯
 
  为了中国的茶叶,张天福一生都在积极奔走。正如他在百岁华诞庆典上的发言中,谦虚地说:时至今天,张老仍然坚持养成的良好习惯,黎明即起,清茶一杯,晨练“国粹”,再听一段新闻广播或浏览报纸,接着进早膳,然后又迈着矫健的步伐投入新一天的各项茶事活动。
 
  对于茶与长寿的关系,张老笑说:“一天到晚喝茶的人就像我这样。”作为“万病之药”,张老直到现在每天起床之后都要喝一大杯茶,加上平日从全国各地来的茶友,不论是政府高官还是山间茶农,张老都用清茶迎客。常年下来,张老一天差不多要喝茶百盅,而且品种多样。
 
  此外,他依旧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固定的作息时间,一日三餐粗茶淡饭,配以些许水果。同时,他也强调自己总结的养生学“一足五忘”,即知足常乐,忘形、忘劳、忘怀、忘情、忘年。
 
  张老,一路走好!
 
  个人简历

       1910年8月18日生于上海
 
  1916-1922年就读于福州宫巷私立塾本小学1911年,一家三口迁回故土福州
 
  1923-1927年就读于福州格致中学
 
  1928年转学于上海持志中学
 
  1929—1930年在福建协和大学学习,并毕业
 
  1930—1932年福建协和大学助教
 
  1934—1935年赴日本与中国台湾省考察茶业
 
  1935—1939年福建省立福安农业职业学校校兼福建省建设厅福安茶叶改良场场长
 
  1940—1942年福建示范茶厂厂长兼苏皖技艺专科学校副教授
 
  1942—1946年福建协和大学副教授、教授兼附属高级职业学院校长
 
  1949—1950年福建省人民政府农业厅崇安茶厂厂长
 
  1950—1952年中国茶叶公司福建省公司技术科长
 
  1952—1950年福建省农业厅茶叶改进处、特产处茶叶科科长、副处长、享受教授级待遇
 
  1956—1957年福建省茶叶学会第一届理事会会长
 
  1980—1981年退休、因病修养
 
  1982—1989年福建农业科学院茶叶研究所技术顾问,主持乌龙茶作青工艺与设备研究
 
  1989—至今福建省茶叶学会名誉会长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