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联普洱茶庄园基本法(上篇)

  柏联普洱茶庄园的十年,就是以精品庄园为抓手,打通高原特色农业,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十年。以柏联为典范的茶庄园纷纷出现,喻示着茶行业进入了庄园时代!
  目录
 
  第一部分云南农业的希望在于高原特色农业,庄园经济是其抓手
 
  第二部分柏联对庄园经济本质的一些认识(解读庄园经济)
 
  一、做好庄园经济,要从三个维度来定位
 
  二、庄园经济的制度变迁
 
  三、柏联学习法国葡萄酒庄园的先进经验,在庄园建设上有着四大传承
 
  第三部分柏联普洱茶庄园的十年之路
 
  一、庄园诞生
 
  二、庄园主要建设内容(九大内容、两个核心基地、三大旅游配套项目)
 
  三、用新型高原特色农业模式改造传统茶业
 
  四、柏联庄园十年建设的社会效益
 
  五、十大创举
 
  第四部分展望未来
 
  一、推动茶庄园的行业标准出台
 
  二、稳农基础上富农
 
  三、全新的开发格局
 
  四、景迈山古茶品牌保护与建设思路:
 
  五、需要的政策支持
 
  撰稿缘起:
 
  2016年7月份,白马非马应柏联邀请对茶庄园模式进行深入解读,并于7月底完成本文。
 
  普洱市是全国首家绿色经济示范区,绿色生态是普洱最大的优势。自2013年6月,国家发改委复函省政府同意普洱建设国家绿色经济试验示范区以来,普洱市将其作为推动普洱经济社会发展的总平台,认真落实国家和省级支持政策,不断优化国土空间开发格局,实施存量经济绿色化改造、增量经济绿色化构建,努力把普洱建设成为生态文明建设的排头兵。目前,规划确定的2015年目标基本完成,试验示范区建设取得阶段性成果。
 
  这一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国家和省级的大力支持,普洱市委政府的大力推进,以及社会各界的积极参与。柏联普洱茶庄园作为普洱市生态农业的龙头企业,早在2007年就投身绿色经济建设,建立了全球首家普洱茶精品庄园,通过十载建设,产生显著的社会效益:保障了农民收入的稳步增长,促进了产业的转型升级,繁荣了边疆经济,成为庄园经济的示范。高原特色农业、庄园经济是绿色经济建设的重要内容,柏联普洱茶庄园在这方面有着较丰富的实践经验。今天柏联将浅谈一下“以精品庄园为抓手,打通高原特色农业,实现了一二三产融合发展”的实践经验,望各位领导、专家与同仁不吝指正!
  第一部分云南农业的希望在于高原特色农业,庄园经济是其抓手
 
  自2012年起,高原特色农业与庄园经济就频频闯入云南普通老百姓的视野,因为云南省政府将这两者作为发展现代农业的核心关键词在打造。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政策的出台与发展目标。
 
  2012年6月,全省高原特色农业推进大会在曲靖隆重召开,拉开了高原特色农业发展的序幕。同年9月,省委、省政府下发《关于加快高原特色农业发展的决定》,描绘了云南高原特色农业发展的新蓝图。
 
  2013年,云南省时任主要领导指出,大力发展现代庄园经济,是建设昆曲绿色经济示范带及擦亮高原特色农业品牌的重大选择,有利于优化配置生产要素、延伸农业产业链、增加农民经济收入、引导城市资本下乡、探索农村土地改革、实现农业现代化目标。要按照有主体、有基地、有加工、有品牌、有展示、有文化的要求,在全省打造100个省级农业庄园。其中,昆曲绿色经济带要打造30个精品农业庄园,建成100个庄园生产基地,打造50个产值超10亿元的农业园区,扶持30个销售收入超10亿元的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建设20个交易额超10亿元的农产品综合市场和专业市场。
 
  云南地处云贵高原与横断山区,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具备得天独厚的物种资源,是中国的生态高地,具备生物多样性,是发展生态农业、精品农业、特色农业的宝地。基于此,云南很难像地处大平原地区、靠近大销区的山东、河南等地去发展数量型、成本型的大型农业,而应该走高原特色之路,用适度规模的精品农业做大附加值,以应对中国老百姓的消费升级,从而开启庞大的绿色生态有机市场。
 
  云南省政府通过比较优势分析,将云南农业现代化定位为高原特色农业,其需要一个纲举目张的抓手,这就是庄园经济。庄园经济其实质是一种集约农业、资本农业。中国农业基础薄弱,其最主要的问题是各种资源要素分散,缺乏集约统一打造。在现代社会中,有效整合资源要素离不开资本的参与,有得资本者得天下之说。纵观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之所以取得超常规快速发展,其很大程度离不开引进外资,用源源不断的资本输入撬动中国经济的腾飞。中国传统的农业一向小散乱,要转向现代化的集约农业,实现转型升级必须让资本下乡,靠资本的力量深度改变农村、农业与农民,走现代化的美丽乡村建设之路、城乡统筹发展之路,实现农村地区的城镇化。由于中国农业人口居多的特殊国情,农民的安居乐业关乎着国家的稳定,长治久安,如放任资本大规模无序开发农业,让农民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将之廉价地依附农业企业,或者简单粗暴地赶到城市,都是极不负责任的,非常危险的。“三农”问题作为敏感词汇,必须有妥善的制度安排,才能开启大规模的资本下乡运动,让农民在资本深度改变农业的时代浪潮中受益,充分享受现代文明带来的发展成果。
 
  庄园经济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农村经济建设的最新成果,其作为一种制度安排,通过妥善处理“三农问题”,让农民安居乐业的基础上大力发展集约农业、资本农业,通过一二三产融合的方式,走多元经济发展之路,换言之,其在充分保障农民的长期利益的基础上,按照城乡一体化统筹发展之思路,打造农业深度开发的综合体。
 
  总之,云南农业希望在于高原特色农业,而庄园经济为资本下乡、土地流转提供了一套安全高效的制度保障体系,故其是开启高原特色农业之抓手。
 
  第二部分柏联对庄园经济本质的一些认识(解读庄园经济)
 
  要真正做好庄园,必须对庄园经济的本质要有深刻的认识。有专家指出,从经济性质上看,庄园经济属于民营经济;从组织形式上看,庄园经济属于规模经济;就从管理经济上看,庄园经济属于公司经济;从产业形态上看,庄园经济属于多元经济;从生态流程上看,庄园经济属于循环经济。柏联集团自2007年投身全球首家普洱茶庄园建设以来,在各级政府的大力指导与扶持下,在专家学者的建议下,并广泛深入地吸收国内外发展庄园的先进经验,尤其是学习与借鉴法国葡萄酒庄园模式,根据中国国情与景迈山的实际情况加以不断探索与改进,通过为期十年的艰苦实践,摸索出一套以茶为主题的庄园建设模式,并着手制订茶庄园的企业标准,用企业标准来推动行业的标准化,供相关部门下一步制订茶庄园的行业标准、国家标准作参考。
 
  下面将简要谈一下柏联对庄园经济本质的一些认识,或者说站在企业的角度来解读庄园经济。
  一、做好庄园经济,要从三个维度来定位
 
  我们认为,庄园经济其本质是一种以企业为主体,关于“三农问题”的组织与制度安排,其不但要实现企业盈利,更要肩负起服务“三农”的社会责任,因此投身庄园经济建设的企业,必须突破小我境界,要有发展的大局观,从制度安排、品牌打造、特殊地方情况三个维度来思考问题,妥善处理好政府、企业与农民的关系,让国家关于“三农问题”的大政方针得以贯彻,地方社会经济得到发展,农民安居乐业,幸福指数提高,企业盈利,不断发展壮大。
 
  (一)制度安排(社会良性发展维度)
 
  制度安排,是解决顶层设计的问题。企业必须深刻理解与体会国家关于资本投身农业开发的顶层设计。
 
  首先要讲政治,有政治高度,企业要深度参与城镇化、城乡一体化发展、资本下乡、土地流转、新农村建设、三农问题等国家命题。
 
  其次要做到社会与经济效益的统一。柏联庄园通过十载建设,产生显著的社会效益:保障了农民收入的稳步增长,促进了产业的转型升级,繁荣了边疆经济,成为庄园经济的示范。
 
  再次要处理好政府、资本、农民三者的关系。庄园经济建设,虽然企业是主体,但要妥善处理好政府、资本与农民的关系。让资本下乡进行土地流转,搞集约农业,打通一二三产,不是为了套政策、套项目,不只是为了企业盈利,而是要做到资源共享,利益长期分享。
 
  (二)品牌打造(市场经济维度)
 
  庄园经济是种资本密集型农业,其要真正实现商业价值,必须进行品牌化运作,将庄园打造成特色精品品牌,才能在市场拥有话语权。因此,打造精品茶品牌庄园是柏联集团孜孜以求的目标,目前已成为全球第一的普洱茶庄园,是中国茶在庄园经济方面的一张名片。在品牌打造方面,柏联的经验是,以做精品为核心定位,融合一二三产,茶叶、旅游与休闲养生三大产业相辅相成,共同做大柏联普洱茶庄园这一精品品牌。要做好精品,必须深入理解市场真实的需求,通过深度对接市场,来倒逼供给侧改革,从而从茶园种植开始,乃至加工、仓储,到销售与展示,施行一系列与市场深度接轨的精品工程,以改变目前我国农业与农村落后的现状,实现农业的转型与升级。
 
  一流企业做标准,标准是品牌竞争的制高点。下一步,柏联将以中国茶庄园的领军企业之身份,主动推动行业标准建设,将以“原产地、自有、标准”三个核心关键词,来构建茶庄园的标准体系。
 
  (三)特殊地方情况(省情、市情、县情等)
 
  发展庄园经济,要因地制宜,要深入考虑当地的特殊情况,规避其缺点,放大其优点与特色,打造特色精品庄园。具体到云南而言,我省搞农业要以高原特色农业为核心;而对于澜沧县惠民镇而言,其地处普洱市的“边三县”,属于边疆少数民族地区,发展庄园经济还要肩负起边疆民族地区的社会经济稳定、少数民族文化生活水平提高之责任。柏联深度参与景迈山这一申遗工程,更要在妥善保护好当地自然资源与人文环境的前提下才谈得上开发。为此,柏联庄园制定了“景迈山茶祖文化旅游开发指导原则(十六字方针)”:保护先行、浮现文化、高端配套、标准发展,将保护放在首要地位。
 
  二、庄园经济的制度变迁
 
  庄园作为一种经济制度,不同社会发展阶段有不同的庄园模式。我们现在实行的是社会主义庄园经济,但搞好庄园必须深入了解庄园经济的发展历史,以史为鉴,才能更好地做好现代庄园建设。
 
  (一)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与资本主义社会的庄园经济
 
  奴隶社会:中国井田制,古罗马的北非、西西里岛大农庄。
 
  封建社会:中国以地主庄园为主,西方以领主庄园为主。
 
  封建社会的庄园,封闭、僵化、等级森严,结构锁定,社会经济缺乏流动,以自然经济为主,商品交易为辅。其最大问题是,以农业为主,手工业与商业为辅,生产力低下。
 
  资本主义社会:庄园是贸易的产物,政府、协会与资本合谋,推动庄园建设进程,品牌化是其发展高级形式,综合体庄园的出现是市场经济高度发达的产物。其代表是法国葡萄酒庄园,其是法国政府推动的产物,拥有完善的制度安排,葡萄酒庄园有严格的原产地认证程序,严格控制庄园数量、种植规模,种植、加工与销售有着严格的规范。其制度深入人心,经过一百六十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一种文化传统,庄园主拥有家族荣誉感,自觉维护庄园品牌形象,形成一种习惯和文化自觉。
 
  其不局限于简单的农业耕作与放牧,而是一二三产高度融合,以市场为导向来安排种植与生产。
 
  云南发展庄园经济需要积极借鉴国外先进经验,柏联是学习西方先进经验的排头兵。
 
  (二)社会主义中国的庄园经济
 
  计划经济阶段(1949—1978):在农村搞人民公社,计划生产,统购统销。
 
  商品经济阶段(1978—1992):农村经济以家庭联产承包、乡镇企业、个体工商户为主。当时,经济才放开,市场竞争不激烈,产品供不应求,是典型的卖方市场,农民只要把粮食与经济作物种好,牲口养好,往往不愁卖。乡镇企业、个体户只要开办一个粗放式的工厂或简陋的作坊,产品往往不愁销。那个年代是草根发展的黄金时期,农民从田里洗脚上岸办厂,做生意,乡镇企业与个私经济蓬勃发展。
 
  市场经济初期(1992—2008):这一时期盛行公司+基地+农户(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茶农专业合作社(以农民为主体,抱团参与市场)。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中国在80年代末期第一次面临产品过剩,经过为期三年的治理整顿,终于在1992年确定走市场经济道路。这样一来,中国农村的经济组织,不再是简单粗放的乡镇企业与小生产者一统天下,而是现代企业纷纷投身农业,带来了先进的市场运作与管理经验,并对农业种植与加工环节进行改造,以适应现代化生产的需要,其经典模式就是“公司+基地+农户”。另一方面,农民也出现了专业化的协作组织——农民专业合作社,将分散的生产者组织起来参与市场定价。
 
  “公司+基地+农户”只是现代企业参与农业的一种初体验,其并没有构建一套以企业为主体的良好的农业经济发展生态系统,而农民专业合作社也有其组织化程度不够、与市场脱节等弊端,因此现代农业发展需要更高级的经济组织形式。
 
  中国现代的庄园经济产生于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其是“公司+基地+农户”与茶农专业合作社的升级版,也就是说庄园建设中包含有“公司+基地+农户”与茶农专业合作社的内容,但将之大而化之,融合到更专业、更宏大的构建中去。
 
  中国的庄园经济诞生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其真正引起社会重视,大规模搞,还是2008年以后的事,云南大力推进庄园经济是在2012年底。茶界大规模搞庄园经济也是2012年以后的事。柏联堪称云南庄园经济的先行者、探路者,早在2006年就在筹备,2007年正式开建全球首家普洱茶庄园,其与普洱市的爱伲咖啡庄园等一起为云南发展庄园经济积累宝贵的经验,是中国茶庄园的绝佳范本。目前,云南龙头茶企纷纷兴建庄园,比如大益庄园、云南白药的天颐茶源临沧庄园等等。柏联的茶庄园经验可提供一些借鉴经验。
 
  相对于“公司+基地+农户”模式,现代庄园建设门槛要高得多,其需要一套完善的体系来支撑,不是企业到农村承包一片土地,建一个加工厂,搞点餐饮与旅游接待设施,就能叫庄园。柏联认为庄园经济的打造,宁缺毋滥,其需要符合一套严格的标准才可以叫庄园。同时,可对庄园进行分级,比如可以分为普通庄园与精品庄园,严格控制精品庄园的数量。
 
  三、柏联学习法国葡萄酒庄园的先进经验,在庄园建设上有着四大传承
 
  2012年底召开的省委九届四次全委会报告中指出:“积极借鉴发达国家发展庄园经济的经验,把现代庄园经济作为一种重要组织方式、一种重要发展模式、一种重要实现途径,来推动我省高原特色农业实现大变革、大飞跃、大发展,形成一大批高原特色农业精品庄园,产出一大批高原特色农业产品。”
 
  柏联早在2006年就深入学习借鉴发达国家发展庄园经济的经验,对标法国葡萄酒庄,于2007年正式建设全球首家普洱茶庄园。柏联作为庄园经济的探路者,为全省发展庄园经济竖立了一个标杆与范本。柏联普洱茶庄园并不是简单的照搬法国葡萄酒庄,而是将外国的先进经验与中国本土的优秀传统深入融合,创造除了既有国际风范,又处处彰显本土人文情怀的精品庄园。如同杨丽萍创作的《云南映象》用高超的现代艺术重塑了云南原生态文化,创造了一个云南当代文化的代表性符号。以此观之,柏联普洱茶庄园就是云南庄园文化的一个代表符号,演绎了庄园的云南映象传奇。
 
  柏联普洱茶庄园建设有着四大传承,正是四者的水乳交融,才成就了全球第一普洱茶庄园的尊贵气质与文化品格,成为中国茶企打造庄园的一个范本。其四大传承是:
 
  (一)法国葡萄酒庄园的先进经验(模式)
 
  (二)景迈山原生民族的生态文明(底蕴)
 
  (三)惠民茶厂的拓荒精神(精神)
 
  惠民茶厂成立于1966年,原属农垦系统,以种当时国家极为重视的战略物质——金鸡纳,用以抗疟疾。1979年移交澜沧县管理,成为由县农牧局管理的县办茶场。惠民茶厂自诞生那天起一直充当着拓荒角色,发挥着国家乃至地方政府战略布局的实施单位角色,填补着产业空白。最开始是被国家安排种植紧缺的战略物质金鸡纳,后来又作为澜沧县茶产业发展的核心抓手来对待,自1980年起,与景迈山古茶园、澜沧县茶厂一起成为澜沧县茶产业发展的三驾马车,推动着澜沧茶产业的现代化进程。其建立了万亩现代化茶园与代表当时水准的先进工厂,生产广受市场好评的茶品,屡获农业部、省里嘉奖。虽然其进入21世纪后,由于体制问题而逐渐衰落与边缘化,但柏联集团通过改制,使之焕发了新春,又成为了云南庄园经济建设的排头兵与拓荒者,打造全球第一个普洱茶庄园,为中国茶庄园建设输出标准。
 
  (四)柏联多年开发精品项目的实践(企业基因)
 
  为精品而生的柏联,相继开发了柏联广场、阳宗海温泉SPA、和顺古镇,引领中国高端物业、精品酒店、旅游业之风尚,将一个个商业项目都当成一辈子的作品来悉心打磨,无疑拥有良好的企业基因,其才能很好地将外国先进经验融合到中国本土文化中,打造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景迈山柏联普洱茶庄园。
责编:娜乌西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