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录:农残是怎么喝出来的?班章味冰岛味是怎么喝出来的?

  茶友问:农残是怎么喝出来的?
 
  吴疆:首先要梳理一下现代农药产自何时。
 
  农药是二战的产物,是消化当时大量的弹药而研发,由美国始,中国当时与美同为战胜国,1945年开始也研究农药生产,1949年之后,迅速成为最大的农药生产国及使用国。
 
  原云南省茶叶协会会长邹家驹先生看到我写过农残的文章后,提出一个概念,把现在的百年老茶拿去做欧盟做农残检测(之所以提出到欧盟去检测,是因为欧盟的检测项目有600多项,远远超越国内的30多项。其次,众所皆知,只要有办法,国内的任何权威机构都可能作假。),也就几千元钱,如果没有,那么至少可以证明该茶为1945年之前的产物。但是,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销售上百万的一片的老茶敢华区区几千元钱去做这种检测。
 
  其原因在哪里呢?
 
  喝出农残大约是台湾大师的做法,人的嘴巴不是科学仪器,怎么可能检测农残?之所以有大师说喝得出农残,目的在于,无非是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而大师做得到,让人佩服,让人不由自主景仰,让学生不由自主掏钱买大师的天价古树茶。
 
  一个戏法而已,居然有人信?
 
  近几年茶叶的产量年年高产,茶叶的产大于供,全国的情况皆如此,云南的情况也如此,茶叶都卖不掉,还花钱去打农药?勐海县是普洱茶的重镇的重镇,如今勐海县城周围的小树茶(市场称为:台地茶)茶农也不采,因为茶叶所卖价格还不够工钱。
 
  (今天看到某茶叶协会发布的春茶行情,其中茶叶价格为300-600元,未注明是小树茶还是大树茶,如果是大树茶,那就太便宜了,如果是小树茶,那也太贵了,云南茶叶产值马上翻十倍。建议领导还是去茶区看看,问问茶农)
 
  再一个,农药喷洒有周期,那农药的衰竭就有周期,时间往后,农药就消减挥发了,并不是当场施药当场采茶,有这么笨的茶农么?
 
  即使是某些著名茶区,由于古树茶金贵,茶农无知,施打催芽素,这当然是短视行为,但是,一样有个衰竭周期。
 
  再则,云南历史上茶叶的病虫害就一直比较少,无论是茶叶专业书,还是国外经典茶书《茶叶全书》当中皆有记录,据科学家的科研分析,云南的病虫害有360种,它的“天敌”有406种,(具体数字记不太清了)无论如何,总之,按照古人的栽培方式,天敌即可杀虫,而无需喷药。
 
  所谓喝出农药的说法,不是大师就是神经病。
 
  问答二:班章味冰岛味是怎么鉴别的?
 
  吴疆:一山一味,这个说法是有科学依据的。
 
  茶学上有一个词,叫“山韵”,也就是说,茶学也承认“山头味”这种说法,其原因在于区域、土壤、树种、温湿度、海拔、气候等等条件的差异。当然,必须明确的是这是指毛茶,或者说绿茶时期,如果是发酵茶,比如说所谓老班章熟茶,我们不放理解为有苦底的熟茶即可,而并不一定就是老班章的原料,因为没有人能在发酵中能分辨出是否哪个山头。
 
  喝茶能喝山头,其实基本做不到。
 
  但是,有人能做到,比如,常年蹲守山头收毛料的茶商,其原因有二,一是茶商熟知茶农,知根知底,是哪个山头的茶农,秉性如何皆知,其二,一个山头有一个山头的毛茶特征,相对而言,毛茶和饼茶来对比,毛茶没有经过蒸压,容易保持独特的山头味的特征。
 
  但是,这并非绝对,大多数人盲品,一样找不到南北。
  老班章的茶叶原料中,邦盆茶、老曼娥的茶混入是很正常的事情。本就是一座山,只不过,人为的划为不同的行政区域而已。
 
  再老的茶树、再聪明的茶树,恐怕不清楚行政区域这个概念吧?
 
  从大的概念上来说,老班章茶香气独特,呈现独特骚香,(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个香味,姑且为:骚香)
 
  其二,滋味浓厚,苦底明显,苦底入口即化,明显区别于老曼娥的苦茶,即停留于口腔的时间长短不同。
 
  至于茶汤,有人说老班章黄,冰岛茶绿,其实这是与揉捻程度有关,与茶区无关。
  冰岛茶香而甜,几乎无明显苦底。新茶好喝,而存放老茶则未必。(这不是说冰岛茶不好,我认为这是喝茶的两个方向,有人喜欢喝新茶,那又何必喝又苦又涩的东西?)
  其实,喝茶辨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学会喝茶的厚度、甜度、滑度为要,苦涩也要区别,有好的苦,有恶的苦,有果酸的涩,有毛茶初制出问题的涩,要能分辨。对于茶叶的采摘到初制到精制,这个过程未必要参与,但是要学会观察、学会理解,这样,才能对于茶叶的判断有个全局观。
责编:水方子
阅读"问答录:农残是怎么喝出来的?班章味冰岛味是怎么喝出来的?"的人还阅读以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