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疆:古树春茶再一次疯涨?

  每到春茶季节,市场都有各种的猜测,之前,农业部门都会发布春茶价格行情预测,其实这是计划经济下的产物,只不过,这种习惯性的势力依然存在,自然沿袭下来,然而,市场的判断往往则近乎玩笑。
 
  云南的茶叶有早生种,相对而言,云南茶区相较其他茶区的茶叶上市要早一点。但是,春茶尚未上市,即有山头茶的报价表上市,在各种自媒体之间流转,也在各自的朋友圈展现,其实不然。
 
  实际上到现在也仅仅是部分小树茶开采,古树茶则尚未发芽,也就不可能有报价出来。
 
  古树茶的报价体系不同于小树茶的报价体系。
  古树茶按照区域、山头、采摘的季节,甚至春茶被分为头春,二春,春尾不同的采摘时节,按照采摘时节、区域如此来定价。
 
  小树茶则基本按照级别来定。这是典型的计划经济的产物,对于大规模的生产来说,也较为实用。
 
  小树基本是按台地种植,采摘方便,管理方便,如此,要采摘一芽一叶,一芽二叶皆可。
 
  古树茶则是单株种植,自然长高,需上树架梯,要保证一芽一叶,一芽二叶就比较困难,何况古树茶价格按山头划分,能采摘到一芽三四叶,岂不是更值钱?
 
  由于规模数量不成对比,这样一来,小树茶的价格历年比较均衡,大约都在40元左右的均价徘徊,低的10元,高的卖到100元已经是天价。小树茶的毛茶产量高达30多万吨,如此天量,茶农也不敢随意涨价。收购方也不会随意提高价格,所以,每年农业部门的预测价格都是参照前几年的数字即可,也相对准确。
 
  然而,古树茶则不同,产量稀少,总量也才3000吨不到(这是云南省茶办公布的数字),一些特有的稀少产区,甚至产量更是无法实现商品化运作。举个例子,薄荷塘产区总共就只有39颗高杆古树,一颗高杆古树的毛茶产量最多三、四公斤,这还是春夏秋三季的产量,现在全国的茶客都在抢一些稀少产区的古树茶,平均下来,摊到每个客户的头上,能有个三五公斤的毛茶已经算不错。既然产量少,那么,只要有一个人抬价,把鲜叶的价格抬到6000,4公斤鲜叶炒一公斤茶,那么,价格就变成2.4万的天价,茶农之后就按此价格定价。
  这是稀少产区的特殊的价格机制,因为购买者也仅仅是圈子内交流,无需流向市场,在这种体系内是可以说合理的。
 
  而这种模式则可以说明,古树茶的定价有其随机性。除非是一些比较大的古树茶产区,比如景迈山、贺开山,因为数量大,那么,相对不可控,同时,市场表现也是价格比较低。
 
  正因为古树茶定价的随机性,所以,在茶叶没有下来之前,所有的预测其实都是一种荒唐。行业内的人之所以愿意传播,是本身报价就高出了往年的真实行情许多,买涨不买跌是大家的期许。
 
  其实,这恰恰暴露了行业内的心态,大家还是天然地认为原料才是一切。然而,事实上,古树茶如果仅仅是靠一个概念,靠一个原料,就能保证是好茶?
  古树茶有其特殊的地方,稀少产区的价格又和古树茶不同,只要稍微加以运作,甚至一公斤高价毛茶就可以抬高如弯弓、薄荷塘、茶王树、白沙河、桐菁河、茶坪等等这些稀少产区的价格,这实际上与大面积的市场毫无关系,某种程度上讲,市场一片低迷,抬高某些产区的价格有着泡沫更好喝的作用。但是,从广阔的云南市场而言,古树茶仅仅是其中的一个原料而已,并非能主宰这个市场。
责编:娜乌西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