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春峄:50年匠心坚守,成就古茶真味

  
  她是杜春峄,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之一,她自15岁零2个月起就进入古茶山——景迈山,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因其半个世纪的匠心坚守,被爱茶人亲切地称为“茶妈妈”。“茶妈妈”杜春峄50年如一日,在古茶的世界里用心雕琢,只为制作出普洱茶中的瑰宝,让世人品尝到大自然馈赠的古茶真味。
  专注·坚持:50年匠心坚守成就古茶真味
 
  古希腊神话传说中,工匠之神赫淮斯托斯曾经为诸神打造过无数精美的器具,而在人间,我们同样也看到许多“赫淮斯托斯”的身影,他们在世上有一个雅号,叫做“匠人”。“茶妈妈”杜春峄就是这样的一位匠人:抱诚以真,专心做一辈子好茶。
 
  普洱茶的制作工艺,是一门用毕生智慧和心血练就的艺术。杜春峄与茶同行50年,也修炼了50年。杜春峄对制茶技艺的提升和追求历经半个世纪从未间断,一点一滴都体现出她对茶品的深刻认知,对喝茶人渴求的细腻关注。
 
  杜春峄对普洱茶制作技艺提升的钻研,以及其中承受的艰辛,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在她的审评室里,放着一个盛水的大盆子。无论毛茶还是半成品,她都坚持仔细审评。因常年审茶,茶汤频繁入口,各种强弱不一的茶气聚合产生的效应已大大超出了她身体所能承受的范围,所以她不能每一口茶汤都吞入腹中,大部分茶汤停留在口腔内品鉴过后需吐出来,每天一吐就三大盆。
 
  杜春峄对熟茶发酵环节极为注重,因为发酵好坏直接决定了一款茶品的质量。厂里的保安师傅曾经受到过一次处分,记录本上说:某天早晨有一个人不知道怎样进入了厂区,并且进入了核心区域熟茶发酵车间。原来是杜春峄凌晨6点进入发酵车间了,她怕凌晨气温低,怕堆子的温度不够,所以等不及就爬门进去了。她在会上检讨了,但说管不住自己。
 
  一路发展,杜春峄对追求极致技艺的热忱丝毫不减。为了了解每一年原料的变化,提升初制工艺,她常常坐着摩托车,爬陡坡,跨险境,涉水越涧,到山上采茶,到各个茶区考察。崎岖难行的茶山之路,左边是狭窄的泥路,右边是陡峭的悬崖,也阻挡不了杜春峄对茶的执着。
 
  澜沧古茶每一款茶品都饱含着“茶妈妈”杜春峄的匠心独运。正如她面对自己倾注心力最多、投入情感最深的0085时所说:每一次我都觉得当时是最完美的,但下一次又有更完美的出现,所以,我的0085永远没有完美,永远都有遗憾。
  诚信·求实:50年匠心坚守成就古茶真味
 
  一切风光背后,都有一段鲜为人知的辛酸往事,杜春峄也不例外。1966年,在这个云南澜沧县偏远的山寨,时任澜沧县县长的李光华创办了云南省第一批茶叶培训班并成立了澜沧县古茶山景迈茶厂。当时,年仅16岁的杜春峄便是其中的一名学员,也是这一期学员里唯一的女性。由于条件有些艰苦,当时上山的100多个人,能坚持到三个月毕业的只有30多人。
 
  上山两三年之后(1970年),为了开辟茶园,当年只有二十来岁的男女青年们硬是把柴油机、烘干机、揉茶机抬上了山,那时景迈山还未通路。“30多个人就守着茶山一直守到了1975年,开了几百亩的茶园。不知道那个时候是怎么过来的。”想起当年的艰辛,她还记忆深刻。
 
  时光荏苒,转眼到了1998年,澜沧县茶厂由于新任班子经营不善,加之从计划经济转入市场经济,很多货款收不回来,资不抵债,并于3月被宣布破产,雪上加霜。
 
  “发不出工资,领不到工资。大家淋着雨到老百姓那个打谷场里,去抖那个草啊。抖回来,那个人家泼掉的、漏掉的那些东西回来吃。甚至,小学生都把早点钱省下来,说要捐助给澜沧县茶厂的工人,很惨,很惨!”杜春峄当时内心的彷徨与焦虑,令她至今心有余悸。
 
  面对着工人们失落的眼神,她再也坐不住了,想着澜沧有着悠久的种茶历史,茶叶是几代人赖以生存的来源,既然自己与大家大半辈子都做茶,今后仍然从茶叶做起。
 
  通过两个月的奔波努力,在县体改委、经贸委等部门积极参与、指导下,由82名自身能力较弱的失业老工人(平均年龄50多岁)自筹资金,于1998年5月组建了澜沧古茶有限公司,杜春峄被大家推选为董事长。刚刚成立的公司,很多设施都不完善,很多事情都需要她亲力亲为。澜沧古茶第一单的茶叶交易就是杜春峄卖出去的。
 
  如今,澜沧古茶走过了50年,已步入稳定发展期。她更加坚信作为一名茶人、一名商人,还需要诚信:“我会先告诉别人,我这个茶叶它有什么缺点,我先告诉人家,人家心里踏实。后来我又告诉他,但是它还有什么优点。”
 
  总结一路走来的艰辛与快乐,杜春峄认为:“要坚持,讲诚信,再一个就是不要怕苦,最后就是不要太自私。只要你想着不是为你自家而做的,是要为这个事业做的,是要为这个行业做的,不管什么人、不管能力大小,都会成功的。”
  敬畏·入魂:50年匠心坚守成就古茶真味
 
  历经磨难,这茶这山,也已经像呼吸一样自然而然地融入了杜春峄的生命。从小在古茶林长大的她,总是毫不吝啬地表达出自己对这山这茶的爱。每次上山,她的车的后备箱里总装着一把钉锤,遇到有人把钉子钉进古茶树里,她马上把钉子拔出来,她说钉子就像钉在她的身上。
 
  2010年,云南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她发起“古树保护供养活动”,倡议天下爱茶人积极捐出供养款,保护古茶树。从此,景迈山88棵形态各异的古茶树得到很好的照顾、保护和供养。
 
  她建议给车马难行的景迈山修路,但为了给古茶树足够的呼吸空间,她力劝放弃使用沥青,改铺石子,最终,一条蜿蜒平坦的石路既拉近了山与人的距离,又让茶与人和谐地相融。
 
  同时,她多次向政府提出意见和建议,以立法的形式保护古茶园,更亲自上山下寨,指导茶农留采,保证景迈山一年整体采2季留1季,夏茶不采,并实现了澜沧古茶景迈山的合作社80%的茶树连续两年能够遵循这个方法,让这1000多年的活化石健康地延续下去。
 
  茶妈妈热爱茶山,敬茶爱茶。她的爱,并不仅仅只为做茶而做茶,还包括让这凝聚着大自然馈赠与人类智慧的茶回归市场,回归价值。
 
  结语:“诚实做人,踏实做茶”,这是杜春峄半辈子的坚持。50年,只做一件事。说难,不难;说易,不易。能坚持下来的,却寥寥无几。一杯茶一辈子,只因爱得深沉。
责编: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