勐海茶王节 | 跨领域跨地区,高峰论坛谈兴茶

  9月29日,第二届勐海普洱茶可持续发展高峰论坛成功举办。论坛以“盛世兴茶,产区茶叙”为题,由政府代表、经济领域代表、商企代表共聚探讨如何利用产区优势资源,塑造地域公共品牌,旨在为普洱茶的发展寻求更优路径,如勐海县人民政府副县长玉帕新开篇所说:“勐海县作为具有典型性和代表性的普洱茶产区,有责任也有义务带领普洱茶在可持续发展上做更多的推动。”
  论坛伊始由中共勐海县委常委、县委宣传部部长刘应枚致辞,她介绍了勐海得天独厚的环境和茶文化背景,同时对本次论坛和勐海茶的发展送出美好祝愿。
  论坛邀请了勐海县副县长玉帕新、中共安化县常委、副县长陈灿平、云南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副所长何青元、清华大学教授李江涛、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利庠、深圳市华巨臣实业集团总裁杨文标、大益集团副总裁钟晓宾7位不同领域的嘉宾参与讨论。
  《茶道新生活》的主编吴垠主持了该论坛。“一个产业若是成为生命体,必定要保持对可持续发展”的思考,而所有茶的根都是在土地上。拥有地域、品种、工艺优势的产区,就更能保有可持续性发展的能力。”主持人吴垠说,“那么勐海的优势资源有什么?”她将第一个问题抛给勐海县副县长玉帕新。
  “好生态造就好品质。”玉副县长说,而勐海的优势也恰是地域、品种、工艺。属亚热带高原气候的勐海无四季之分,又有充足的雨和光照,自然成为全球保存最多的茶树基因保存圃,做茶技艺延续百年,特殊的小气候能帮助发酵,因此形成了独特的“勐海味”。
  在这座城市随处可见茶的身影。勐海县以茶树、茶花作为代表植物,建成以茶为主题的湿地公园,还有彰显活力的勐海logo。每年的盛事“茶王节”、国内海外博览会、讲述勐海故事的电影、画册、茶歌,都是在用最容易被接受的形式,让大众了解勐海茶,记住勐海茶。
 
  对于可持续发展问题,玉副县长从生产加工、合作推广、人才引进几个方面提出发展规划。
 
  打击违规使用农药行为,建设有机茶园、生态茶园,建立有奖举报机制,并且推广粘虫板、杀虫灯、除草机应用和有机肥、生物农药的使用,着力提高茶叶品质。另外在生产机械上重推电、气等能源和茶叶初制加工不落地生产线、离地晒晾青设备等,推行绿色生产。在产品研发上扩展做茶叶提取物、茶饮料、茶日用品和茶保健品,提高附加值。
  在品牌建设上,做到放心可溯源。建设茶产业全过程品控溯源体系,立下2020年规模以上企业产品可追溯率达到100%的目标。在文化的推广上可以与旅游结合,茶庄园、茶旅、特色小镇等项目开发。
 
  对于人才,除奖励外,也利用当地优势资源,同中国茶叶学会、云南弘益职业培训学校签订“意向书”,培育人才。
 
  玉副县长对政府工作的介绍让在座其他嘉宾了解到勐海的基础状况,也相应提出自己的观点。
  中国人民大学张利庠教授从产业带动地域公共品牌的案例中分享经验。“你看意大利的火腿就是区域公共品牌,它由政府统一管理。”切换到勐海茶的产业区域品牌,“打造的关键在于产业链,其中重要一环是育种。”只有品种不断改良优化,成本才能降低。
 
  另一个要素就是科技水平,张教授举了个例子:一个老太太床底一拉,全是老班章的纸,包上茶,就说是老班章。这怎么就是老班章呢?这就要用到高科技追溯源头。老班章这样的名茶到底有多少产量,统计建立数据库。能够看到大数据,消费者才放心。
  同时清华大学的李江涛教授提出要对普洱茶有安全性保护,他认为打破小农经济需要产业升级,将重点回归到种植、加工链条上,管好天赐资源。“在这个土地上的人要像爱惜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惜普洱茶。”李教授说,其中,政府的角色是引导和监管,其实市场是管不了的,品牌建设也不是政府的责任,政府需要做的是整合资源。
 
  而政府和市场的关系,让张教授想起王菲的一句歌词:“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在眼前,不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在天边。”在政府和市场双向互动中,政府要做的是制定标准、制定规则、做好大数据、吸收人才和资金,这些都好了,那就交由市场,市场做什么呢?“是将最好的东西搞得最便宜。”张教授说。
 
  对于普洱茶市场,李教授提出普洱茶的等级销售体系,像碧螺春是分级,像景德镇的陶瓷也分为艺术创造品和工业化生活用品。对于市场的分级和让消费者清晰识别上,主持人吴垠补充道:“波尔多的红酒也按产区、级别去分,在制酒工艺上是做餐酒,还是窖藏酒是界定清晰的,那么普洱茶是不是也可以借鉴?有些茶因为工艺原因,存在偏绿茶化的风险,那些茶适合喝它的鲜爽。有些茶在工艺固化和原料合适的情况下可作为收藏,清晰标明是即饮型还是收藏型,有可能做到这样诚实面对消费者吗?”这些建议确实需要政府去思考和引导。
  除了建议外,还有来自兄弟县湖南安化县的陈灿平副县长,分享安化如何在12年内将黑茶品牌重新打造的经验。讲到安化黑茶的公共品牌建设,安化县政府从三点做出努力。
 
  一是品质保证。建立从茶园到茶杯的标准体系,开展打假行动,制定《安化黑茶文化遗产保护条例》,从生产、销售、法律上保护品牌建设。二是攻关核心技术,延伸产业链,开发如速溶茶,黑茶饮料,抗疲劳的胶囊、面膜、食品等新产品。三是通过营销推介品牌。安化本地有知名的“安化黑茶节”,也向外投放广告,通过电视网络、移动APP、冠名高速列车等方式将“安化黑茶”的品牌推出去,同时在省会城市长沙建立“安化黑茶离岸孵化中心”,通过“互联网+”的形式,在外孵化人才、引进企业。
  回顾论坛,云南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副所长何青元用自己的观点做了小结,他提出以“生态普洱、科学普洱、安全普洱、放心普洱、满意普洱”为抓手,从环境、种植加工、品质标准、信息真实、产业稳定几个方面思考普洱茶的发展建议。
 
  最接近市场的商企代表也在他们熟悉的领域提出一些见解。
  大益集团副总裁钟晓宾认为勐海茶得益于自然地域,生长的茶树品质纯正,再加上百年的品种和工艺的传承,使得企业具备先天优势,原料好,工艺成熟。所以在优良环境下,普洱茶除了有保健功能外,还具有收藏的金融属性,然而存放陈茶需要良好的仓储,所以大益也增加一些快销便捷的袋泡茶和小饼、散茶,实现产品形态多样化,降低投入成本。这样的经验值得分享给更多中小型茶企。
  华巨臣实业集团总裁杨文标对于勐海的品牌形象推广十分看好,华巨臣作为“茶王节”的协办方,清楚展览平台对勐海茶的推广作用,“没有展览,外地客商每天只能跑两家茶企,而在茶博会一天能了解很多企业信息,可以说会展就是经济风向标。”
 
  同时,华巨臣也尝试开拓中国茶的国际市场,茶是天然的功能性饮料,海外推广中由于文化审美不一,不一定能理解,但茶的功能是全世界都需要的,是可以着力宣传的。他还总结出几个富有市场空间的地区,包括与我们文化背景相似的韩国、马来西亚、泰国市场;包括信奉伊斯兰教的中东国家,因为不能饮酒,所以茶饮可以推广;也包括欧洲国家和北美地区。
 
  由此,主持人提出国际舞台上中国关于茶的话语权的缺失问题,“国际市场上,葡萄酒和咖啡标准是西方人制定的,连茶的标准也由外国人制定,所以这是一个需要政府层层推进,由国家外交层面去确立的事情。”

  两个半小时的高峰论坛,为勐海茶提供许多借鉴。
 
  勐海茶的发展确实值得期待。作为茶树的原产地,它还吸引了完成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中茶重新投入勐海,建设勐海工厂,中茶营销总经理盛玉泊更是肯定了重回勐海的战略地位,首推“勐海号”纪念茶。
 
  在高峰会上看到对勐海茶的肯定与希冀,也看到开放和包容。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勋儒在会上总结说:“只要健康的茶都是好茶,只要你喜欢就好。”这样开阔的视角才是给勐海茶、普洱茶、中国茶最好的祝福。
 
  论坛
 
  送给普洱茶的祝福
 
  勐海县副县长玉帕新:
 
  守护好老天爷赐予的这片土地,用一杯好普洱茶惠及天下人。
 
  中共安化县常委、副县长陈灿平:
 
  大黑茶,大普洱,祝福勐海普洱越走越好。
 
  清华大学教授李江涛:
 
  站在这片土地上,一定要肩负起我们这一代人的使命,我们的先人能创作出他们的“七子饼”,我们以及后辈更要在他们的基础上,开拓纳新,容天下之精华,做我中华之大普洱。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利庠:
 
  普洱茶是大家的,所以政府一定要让企业有利润,茶农有收入,各个利益群体都有好处,包括消费者,通过这个实现我们乡村振兴。
 
  深圳市华巨臣实业集团总裁杨文标:
 
  构建一个新的生态,茶农开心,企业能赚到钱,政府有税收,消费者喜欢。我们做最美的勐海,最好的普洱茶。
 
  大益集团副总裁钟晓宾:
 
  普洱茶是有一定保健功能的健康饮料,医者悬壶济世,茶着慈悲益人。茶有益,茶有大益。
 
  云南省农科院茶叶研究所副所长何青元:
 
  云茶醉天下,普洱茶越来越好。
 
  云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勋儒:
 
  云茶走天下,云茶醉天下。
 
  《茶道新生活》主编吴垠:
 
  我们是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中国人,我们的茶也是在这片土地上长出来的,“回归土地看见茶”,回归土地去感受这一片土地上的文化,见证和推动它。
 
责编:yunhong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