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茶叶经济重整山河的景东花山

  
  写下这个标题,我的心情是沉重的。云南大旱了多年,直到去年旱情才缓解。表面上是极端异常的气候造成云南大旱,而我们这次深入哀牢山深处,从景东到镇沅,一直到墨江,发现由于退耕还林政策的推行,以及大量山区人口向城镇转移,云南的许多大山,比如哀牢山森林覆盖率比以前高了许多,也就是说山更青了,但这大都是涵养不住水源的青山,留不住多少雨水,大雨下在这样大山里就像滑冰,一下子就滑到溪流与江河里,一日千里地流出云南境内。
 
  景东县花山生态茶园基地,当地的村干部指着茶园旁边的一垄垄梯田说,大家都知道元阳哈尼族梯田,但在景东花山与镇沅九甲一带也有着独具特色的彝族梯田,以前这些梯田都栽水稻,一年四季水不会干,望上去从山脚一直到半山腰都是亮汪汪的一片,大山随时得到水汽的滋养,湿度很大,而不像现在到处是干旱的大山。
 
  “那梯田里亮汪汪的,难道不是水吗?”
 
  “哈哈,那些地早就不种水稻了。我们这里海拔高,属于高寒山区,种出来的稻谷口感不好,没人要,卖不起价。你看到的地种的都是烤烟,上面盖着白色的地膜,那是塑料,不是水!”
 
  “山上到处都是树,怎么还会干呢?”
 
  “以前我们这里盛行牛经济,一到冬天就放火烧山,将杂木杂草烧成灰,但草根还在,到了春天这些草根就会萌发,被草木灰的肥力一催,长成茂盛的优质牧草,牛吃了很长个长膘。后来政府推行退耕还林政策,许多养牛的草山与耕地都种上松树等经济林木,显得山更青了。”
 
  “松树是抽水机?”
 
  普洱市知名茶人李琨接过村干部的话回答说:“松树本身不是抽水机,但是只种单一的松树,就会形成抽水机现象。我们这里海拔高,属于针叶林分布区,种的大都是速生用材型松树,或者种油松收割松香。一片森林要涵养水源,一年四季流水叮咚,需要多种林木共生,并且要有高大的乔木,小乔木,灌木,以及各种野草,这样一来才能形成生物多样性,这样的森林系统非常茂密,阳光照进来,往往很难照透,从而使得山林阴凉潮湿,能涵养水源。如果只是松树,缺乏其他乔木,灌木与杂草,太阳一晒,就一直晒到黄土,林间的水汽就很容易被蒸发,从而出现到处是森林,而大山干旱的现象。”
 
  我明白了云南大旱的真正原因了,一是水田系统的废弃,不但导致水田无水,而且导致以前用于灌溉水田的水库、沟渠、坝塘、扬水站等水利设施废弃,这些本来都是常年承载水体的,以前雨一下,森林可以留住水,水田与各种水利设施能留住水,而现在天一下雨,水就马上跑到江河里流走了,就跟城里到处是钢筋水泥建筑,连土地都打上水泥地板,一下雨,水不能往地里去,就在水泥地上到处流,从而雨稍微下大点城里就到处淹一样。另一个重要原因是,种的都是单一的经济林木,到处是森林却涵养不了水源。
 
  长期以来,原住民在哀牢山深处已经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一套生存方式,其创造的农耕文明是一个自循环系统,而现在这个系统已经被打破,由于谷贱伤农,大量水田改种烤烟、甘蔗等其他作物,加上原生林被大量砍伐,多种林木与杂草共生的旧有林业经济被抛弃,种上了水源涵养功能差、片面追求经济效益的单一经济林木,山区的水循环与生物多样性已经受到严重破坏,导致到处是干旱的青山之现象。通过哀牢山生态困局这个案例我们可以看出,用生态经济观念重整山河是迫在眉睫的事。为什么提的是生态经济,因为重建生态系统,构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环境,需要巨大的投入,如果没有强大的经济支撑是很难完成的。而在景东花山我们看到,茶叶不但能养农富农,而且是打造生态经济的一大利器,是广大山区重整山河,恢复生物多样性,打造山清水秀的美丽乡村的一条路径。
 
  云南茶叶千百年来都是混林混农茶园,也就是说我们的先民一边将茶树东一棵西一棵种在村寨旁的树林里,其中有各种果树、薪炭林、水源林以及被原住民供奉起来不能砍伐的神树,茶树与其他树种及杂草构成了一个生物多样性的自循环系统;与此同时,我们的先民还将茶树种在田边地埂,与稻谷、玉米、豌豆、花生以及其他果树与杂木林等一起共生共长,形成远看是树林,近看是田地与菜地的独特风景。到了民国,尤其是解放后由于茶叶商品经济的发展,混林混农这一充分体现生物多样性的茶园模式被抛弃,先是改造成只有茶树的满天星纯茶园,然后又大规模推行低产茶园改造,营造了云南茶园面积最大的现代丰产台地茶园。这种单一追求产量的茶园到了90年代与21世纪最初的几年,可谓登峰造极,将一座座山砍得光秃秃的,然后开成只有茶树的万亩茶园,成为云南现代茶产业的骄傲,作为范本在四处宣传与推广。
 
  这一切在2005年以后得到改变,随着原生态茶叶观念的盛行,现代丰产茶园被冷落,老茶园与古树茶受到追捧,于是普洱市率先提出了建设生态茶园的命题,对全市的台地茶园进行生态改造,通过广植覆阴树,茶园稀疏留养,发展林下产业等措施,重新恢复生物多样性,这样一来生态系统得到重建,而其所产茶叶能以“生态茶”之名卖上更好的价钱,从而实现了社会效益、经济效益与生态效益的有机统一,为山区打造生态经济指明了方向。
 
  做生态农业不光是投入的问题,其要真正落地还需要考虑品牌与市场的问题。在景东大街乡,我们看到了一处早在五六年前就在建设的生态茶园,不但做了栽种覆阴树,稀疏留养、乔木型留养等工作,而且还高规格修建了电脑控制操作的滴灌系统。但现在滴灌系统已经废弃不用,因为运转起来成本太高,而投资的茶企开拓市场打造品牌的能力不强,茶叶卖不起价,支撑不起建设高投入式生态茶园的高昂费用。当然,建生态茶园不只是高投入一条路径,也可以采用投入相对少的模式,但对于茶农茶企而言,随着生态茶园的普及,不远的将来市场上将到处都是生态茶、有机茶,其将面临巨大的销售压力,利润也将大幅下滑。
 
  通过茶叶的案例可以看出,生态农业不但要在产业上游的种植与加工环节进行投入,更要在下游的营销与品牌环节进行精心打造,这样一来生态农业才会有光辉灿烂的未来,才能用生态经济重整山河,重塑云南美丽乡村。
 
  这次我们来景东花山乡,就是想看看茶企怎样经营生态茶园,创建生态茶品牌,推动生态茶产业的进程。基地的茶园已经放养了好几年,其生态品质是毋容置疑的。但光有品质还不够,还需要对之进行品牌化运作与产业化开发。
 
  我们说,一座山就是一个自循环的生物圈,人虽然能参与天地之造化,但要融入其中,而不能去干焚琴煮鹤的事。我们的先民千百年就融入这个生态循环之中,利用了生物多样化,而不是通过毁弃多样化,来满足人们的衣食住行,以及建立在基本温饱之上的更高物质与精神享受。而到了近现代,准备严重不足的中国,被迅速拖进现代化的命题,各种狂飙突进的发展,使得国人在享受巨大经济建设成就的同时,也欠下了严重的生态赤字,重整山河,构建和谐的发展模式变得日益紧迫。云南连年大旱,也给沾沾自喜于绿色生态优势的滇省敲了警钟。怎样重整山河,首先我们要打造生态茶叶经济,并将之作为范本在其他生态作物与经济林木中进行推广,以及在畜牧业中进行推广。其次,我们要构建生物圈。具体到一座山而言,我们一是要对单一经济林进行改造,让其像茶园一样体现生物多样性,不能只种万亩连片单一的松树,或者其他树种;二是要恢复山区水田系统,通过选育良种,找到口感好的谷种进行播种,采用生态方式进行管理,在品牌化的运作下打出哀牢山生态米的名气。
 
  这样一来,有了生物多样的青山就能涵养水源,水田系统恢复了,大山也就变得更加滋润丰腴,才能用其宽广的胸怀与出产回报人类。
 
  我想,这就是景东花山进行生态茶园建设的意义:一个绝佳的生态经济建设范本!
责编: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