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普洱茶市场

  广州的四月天,下了很多场雨。下雨的日子,心情也挺低落的,更接到亲戚离开的消息,更加是阴天霹雳。茶趣在这云南收茶的季节里,在这炒得火红的大益普洱茶市场里,去了云南一趟,不过,不是到茶区,而是到了丽江、德宏州等地方散心。

  本来茶品的收藏投资,有升值是值得高兴的,旧时的日子,看着自己收藏的茶品升值,高兴是因为自己的眼光。但现在的普洱茶市场,特别是大益这一块的,什么品种都炒了,价格两个月之间升了三倍有多。在这个非计划经济时代,价格由市场决定是对的,但过快的增长,茶趣是非常的反对,这不就是对消费者来说的恶性循环。大益新茶炒疯了,带动旧茶拉升,旧茶的拉升又带动新茶的拉升,新茶的拉升又引起茶原料的价格拉升,升升升,这些就应该管管了,可惜啊,听说产货的地方才是最不厚道,新茶出厂慢,有些上年货,日期已印,至今仍未出厂,甚至有些高端茶,只是到市场部分,还有部分仍在厂内,茶趣亦希望这只是谣言,但,为什么没有人出来辟谣呢?

  回到广州后,先后两次到过朋友的店里喝杯清心茶,朋友也是刚从云南茶山回来,带回来许多名山普洱散茶,有邦东、帕沙、班章、易武等等,适逢一位年轻顾客来店光临,见这位顾客对古树茶情有独钟,对朋友的茶是赞不绝口,其对茶性的理解也有超出一般茶客之处,所以茶趣、朋友和这位顾客三人就找到了普洱茶这个共同话题。

  听说这位顾客是从事品质检测之类的业务的,对茶也有一定的研究,其很喜欢喝老树茶,不喜欢和台地茶,对大厂茶更是非常的不认同。其能喝出老树茶的喉韵,能在喉咙以下感觉到喉韵,和老树茶能令他体感舒适。当然了,这位顾客对自己的理论知识是很有信心的,只认为老树茶才是好茶,对优质普洱茶的理解也是必须要有喉韵、喝起来让他舒服等等方面,还希望大家接纳他的感悟。茶趣当时是问了他几个问题,第一,问他喝普洱茶多久了,答案是八年。第二,问他喝过大厂茶,特别是大益下关没有,答案是有的,不过感觉不好喝。第三是问他喝过上了年份的老树茶没有,这个好像没有回答。

  其实,茶趣认为,老树茶这个概念,本来就不科学,什么才是老,这个那个老是吹嘘茶树有几百年了,或者是百多年了,茶趣敢问一句,这些几百年的茶树,能喝吗?这也是其次,因为,茶趣正在喝了,感觉还挺好喝的,难道几百年前的茶树就是这个味道?就是这么好喝?这个茶趣持否定态度。接着是大厂茶,其实大多是台地茶,难道台地茶就不好喝吗?难道台地茶就没有喉韵吗?难道台地茶就不能喉韵到喉咙以下吗?难道台地茶就没有优胜老树茶之处吗?

  社会是进步的,既然原来是好的,为什么要改变呢,这当然是有其道理的。几百年的茶树,假如没有改良过,绝对不好喝,这些所谓几百年的茶树,绝对是改良过的品种,而且是20世纪之后的事情。台地茶不好喝吗?下关的黑商检便装沱,就非常好喝。大益的什么88青饼、97水蓝印,这么响当当的名字,难道就不是台地茶为原料?不好喝的话,就不会响当当!

  大厂的拼配茶技术,茶趣已不是第一次说明,拼配茶的技术,就是一个茶厂的灵魂。为什么大厂茶,放了许多年后,会更加好喝,这就是拼配!

  但茶趣并不是说老树茶不好,老树茶的特点是汤清味凝,但绝对不是每个地方的老树茶都是好的普洱茶。普洱茶就是云南茶为原料的压制之茶,很多老树茶,新茶饼和散茶时品饮为佳,但并不表明日后的转化就好,因为日子长了,大部分茶都会显现一些缺点,这些缺点日后将会无限放大,例如味转淡,涩感重等,都是许多收藏家的一道坎。

  本来喜欢喝名山茶是好事来的,纯料茶在研究普洱茶的拼配方面,对自己是一种提高,但茶趣还是喜欢喝有年份的大厂茶,而且是经常喝,乐趣还是挺多的。

  这个五月也快结束了,似乎一切都是回复了平静,这个受伤的市场啊,茶趣还是希望回归理性吧,本来喝茶人,就图一个清静,每次到茶叶市场都见到这么多不清静的场景,可怜可悲啊。

  作者:欧茶趣

  二0一三年五月尾有感

责编:深水鱼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