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普洱头春茶大幅减产涨价,冰岛茶涨幅达到50%以上

  
  每年春天,毕卫国、班秋菊夫妇都要回一趟云南,采收普洱头春茶。普洱茶分春茶、夏茶、秋茶,其中头春茶最受欢迎,可以说,春茶的采收顺利与否决定了普洱茶一年的行情。往年,毕卫国在3月20日左右就整装待发了,花二三十天时间跑山头、收春茶。可今年,他一直等到4月1日才动身,“因为气候原因,今年茶树发芽比往年晚了近半个月,又逢普洱茶小年,头春茶的产量比去年减产近半”。在此情况下,2017年普洱头春茶价格飞涨,受追捧的冰岛茶涨幅达到50%以上。
 
  遇冰雹,逢小年——普洱头春茶大幅减产涨价
 
  “去年三月,云南下雪,今年三月,下了两场冰雹。”在宁波和云南两地做了10多年普洱茶生意的毕卫国说,他是越来越看不懂老天爷了。
 
  天气冷,温度不够,茶树发芽慢。毕卫国在云南的朋友天天帮他盯着茶树,“说是一发芽就告诉我”,结果一等就等了10多天。聚集在云南的全国各地茶商更急,毕卫国亲眼在云南见到了这样的景况:汽车长队排了七八公里等着收茶。人们在各种茶铺、茶农间进进出出,打探春茶的信息。
 
  “一是因为气候,二是因为小年。”毕卫国介绍说,每逢小年,农作物生长的自然周期会比较慢、产量少,即便人头熟悉如他,收到的春茶量也比往年减少了三分之一。
 
  与此同时,是头春茶的坐地起价。云南有三大产茶区,一是临沧,以冰岛地区为中心,包括云县、昔归、糯伍、坝歪、永德大雪山、大户赛、小户赛等地;二是西双版纳地区,有易武、勐海、老班章、布朗山、南糯山等,名山云集;三是普洱地区,山头分散一些。毕卫国主要跑了临沧和西双版纳两地,亲见冰岛往年大概2万2一公斤的毛茶卖到了3万多元,也听说拍卖场上出现了每公斤32万元天价的“班章王”。
 
  “茶语网”有一份数据:易武古六山大树头春茶,同期减产60%以上,平均涨价40%-50%;南糯同期减产达40%,大树茶大部分价格接近上涨100%;老班章区域头春大树茶,同期减产5至6成,与往年价格相比,几乎涨了4成以上;临沧茶区同期减产,大树头春茶价格涨幅接近翻倍……
 
  十年推广普洱茶,经历了创业艰辛和市场风云
 
  好不容易冷静两年的普洱茶价格就这样又来到了风口浪尖,不过对见惯了市场风云的毕卫国、班秋菊夫妇来说还不至于措手不及。一来两人人脉广根底厚;二来,两人经历过普洱茶价格十多年来的起起落落。
 
  2006年11月,当时尚未成婚的毕卫国、班秋菊千里迢迢从云南老家到宁波参加食品博览会,发现普洱茶在此很受欢迎。“普洱是在2003年左右开始得到宣传的,它可以降三高(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有保健作用。我们发现在宁波很有市场,但卖的人还很少”。看准这一时机,当年次月,毕卫国、班秋菊就背着两麻袋、价值约几万元的普洱到宁波落地生根。
 
  当时,两个人来甬暗藏着一番小心思:在老家,他俩因为年龄、外表差距大,不被女方父母看好,班秋菊和父亲“协议”,三年内一定干出一番事业给家人看,而后再结婚。于婚姻、于事业,他们对宁波都寄予了厚望,当然,这座城市也没让他们失望。
 
  “刚开始,我们在鼓楼租了一个1.8平方米的小铺位,生意不错。”班秋菊回忆道,他们碰上了很好的邻居,喝了她家的茶后,觉得很不错,天天给他俩“站台”打广告,帮忙翻译宁波话,虽然摊子不大,两人积累了很好的信誉。
 
  经过一段艰苦的创业阶段后,如今,作为在宁波买卖普洱茶的第一代云南老乡,毕卫国和班秋菊堪称“成功人士”。站在十年后的今天回看,班秋菊觉得他们推广普洱曾面临两大困境。一是人们对普洱茶的认识问题,“宁波人老觉得茶饼像梅干菜……另外,宁波人有喝新茶的习惯,不喜欢陈茶,而普洱恰恰是越陈越好”,观念转变很难;第二,则是2007年至2013年间,随着普洱迅速升值而来的假茶、劣质茶泛滥之风。造假者捕捉到买家迷恋名山茶、古树茶,又对普洱本身缺乏了解的心态,以次充好,对市场冲击很大。
 
  不过这六七年,普洱茶的生意是真好,价格上每年都有10%~30%的稳定上涨,甚至从几百元一公斤到上万元一公斤。夫妇俩不赶风头,安静做生意,一步步地在宁波买了房、结了婚、生了娃,“可以说是普洱成就了我们”。
 
  最近几年,随着市场的冷却降温,人们对普洱茶的消费回归冷静。劣质茶价格极速下跌,优质茶占领高地。班秋菊喜欢这样的冷静,“大家真正开始有时间坐下来喝一杯茶了”。
 
  今年春天,随着普洱“茶荒”,班秋菊预测:“今年头春茶价格上涨,连带着去年老茶的价格也上涨,这样的情况可能会持续一年。”
 
  茶无极品,对口为上——不必迷恋古树名山茶
 
  品过难得的头春茶,班秋菊觉得,今年的春茶虽然量少,但质量比往年好。用通俗的话说,因为芽发得少,养分反而更集中。量少、质优,自然值得收藏。
 
  普洱茶的收藏中,必须搞清楚几种基本的概念:生茶与熟茶、新茶与陈茶。生茶苦涩味重,性偏凉,肠胃不好的人不宜饮用,后期经氧化,苦回甘,涩生津,越放越值得期待;熟茶是经过“渥堆”这道工序,人为缩短发酵时间,使滋味变醇,可提早饮用。两者指的是加工方式的不同。
 
  新茶与陈茶是另一对相对的概念。浙东偏爱绿茶、红茶、龙井茶,都以新茶为贵,普洱与之相反,老茶较新茶厚、滑、醇,把普洱新茶的烈性化为柔和。老茶的茶气不伤胃,能满足“品”茶的需求。
 
  毕卫国出身茶乡,早年收藏着很多市场上难寻的老茶。他手中最老的陈茶可上溯到上世纪70年代,之后80年代、90年代的茶都有。“也不能完全说普洱茶越老越好,前人加工方式粗略,若保存不当,很容易有其色而无其味。”毕卫国说。
 
  另外,普洱茶口味多样,变化丰富。“俗称60座山头,每处的味道都不一样,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把每座山头的茶都收一遍。”班秋菊笑说,在当地,普洱也是比较有意思的树种。哪怕是隔一条河,两边受雨水、阳光不同,相邻村庄的茶叶也会显出不同味道。易武茶被称为“茶后”,主阴柔,初尝香甜滑口;老班章被叫做“茶王”,主阳刚,喝起来霸气有冲击力,转口生津回甘;冰岛茶介于两者之间,很受追捧。
 
  在出产普洱的60座山头中,所谓古树名山茶又格外受市场欢迎。“大家接受普洱之后,渐渐有了鉴别力,哪座山的茶喝起来味道最好,就发展成了名山。云南种植普洱历史悠久,目前发现最古老的茶树树龄在2000年以上,古树茶也是藏家热衷的目标。”名山古树茶的确价值很高,但班秋菊觉得“茶无极品,对口为上”,收藏者不必盲目迷恋名山,迷恋价格,以为高价茶就是好茶。名山古树茶的价格最高,造假也最多,没有辨别力的时候,很容易上当。经验无非多请教、交流,关键是喝。
 
  见人见事多了,毕卫国、班秋菊夫妇也从茶叶中学到很多,“品茶也是品人,有经营的人,也有喝茶的人。只有茶道精神健康、正面、长久地存在,我们存茶才有意义。”(原题:迟到的今春普洱头茶,量少质优宜收藏)
责编:水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