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关沱茶】7月19日干态拉姆:近半个世纪的熟悉味道——下关边销砖


  7月19日上午,圣洁的梅里雪山向“藏地观茶”的队员们掀开了它神秘的面纱,似乎在向“藏地观茶”的队员们致意。结束“藏地观茶”云南省内的赠茶活动后,下关沱茶集团公司董事长陈国风在德钦县向队员们赠送哈达并握别。带着梅里雪山圣洁的祝愿,“藏地观茶”的队员们今天将经盐井抵达芒康县,正式进入西藏自治区。
  云雾散开见梅里
  陈国风董事长与队员们握别
 
  前往盐井的路边,有一个名叫西当的小村子,离它不远处,就是赫赫有名的雨崩村。吾金都吉是西当村的村民,多年前一直在开旅游大巴的他两年前回到西当村开始发展自己的农家乐。
  西当村的吾金都吉家
 
  下关沱茶集团公司行政总监谭金庆、领队李小波以及“藏地观茶”的嘉宾们带着宝焰牌下关砖茶、福神汉茶等边销普洱茶走进吾金家,与队员们一起开展藏区民俗家访活动,因为我们的到来,吾金自家的小院里热闹开来。
  谭金庆总监(左)带着宝焰牌下关边销普洱茶

  走进吾金家
 
  村里的妇女主任干态拉姆是吾金的阿姨,得知我们要到吾金家开展民俗家访活动,拉姆一大早就到吾金家帮忙。看到下关沱茶集团公司为吾金家送去了宝焰牌下关砖茶,拉姆率真地笑着说:“我们最喜欢什么,你们公司就送什么来了!”
  谭金庆总监与干态拉姆(左)交流
 
  干态拉姆今年46岁,是一位精干的藏族妇女,同时也是两个女儿的母亲,队员们刚一坐下,她刚打好的冒着热气的酥油茶就端了上来,拉姆说,他们喝的酥油茶都是用宝焰牌下关砖茶打出来的。
  上图为:拉姆在向队员们介绍酥油茶的制作方法和原料,她左手边的锅里盛着的是她刚打好的酥油茶。
 
  在厨房,拉姆展示了如何用宝焰牌下关砖茶制作酥油茶的过程。鲜奶、酥油、烧开了的山泉水、盐一应俱全,酥油茶最重要主角——下关边销茶早已煮沸,将茶水和盐、奶等按一定比例放到搅拌机里搅拌,一壶酥油茶就制作完成了。
  拉姆在厨房用下关砖茶打制酥油茶
 
  拉姆介绍说,她从记事起就开始喝酥油茶,而打酥油茶的茶叶,就是宝焰牌下关边销普洱茶。在今天,酥油茶的制法已经从传统的“打酥油茶”变成用搅拌机“搅”酥油茶,但是酥油茶里熟悉的茶叶味道却经久不衰、历久弥新。在拉姆的记忆里,每天不喝酥油茶,整个人都像是缺了点什么,这种记忆里的味道伴随着拉姆的成长,打酥油茶用的下关边销普洱茶,则更因某些巧合的机缘与拉姆结下了不解之缘。
 
  拉姆曾经以西当村“第一花旦”的身份被选入德钦县文工团,从此,她的生活除了每天必不可少的酥油茶之外,就是与舞蹈为伴,拉姆跳舞,一跳便是十年。为了跳舞,拉姆要保持身材,这十年间她不仅没结婚,每天饮食上重要的能量来源之一就是用下关边销普洱茶打的酥油茶。
 
  拉姆29岁时,她嫁给了中日登山队的一名队员,他的丈夫是一个具有二分之一中国血统的泰国人。拉姆曾随自己的丈夫远赴泰国生活,在拉姆的记忆中,她留恋自己家乡的山水,但能带走的却只有宝焰牌下关边销普洱茶。拉姆出国时带走了两袋1.25公斤装的宝焰牌下关边销砖,而这两袋下关茶,陪伴了拉姆在泰国的5年时光。
  拉姆与队员分享自己与下关茶的故事
 
  拉姆的婆婆是一位非常喜欢下关沱的四川人,拉姆在泰国期间,常常会自制酥油茶,下关的边销砖成为了她味觉记忆中的重要元素,而拉姆的婆婆,成为了她最好的茶友,虽然两人喝的都是下关沱茶集团公司的不同产品,但却因下关茶而结缘。
 
  在西当村,有很多像拉姆这样的藏族家庭主妇,全村大约八成的家庭都用下关宝焰牌边销普洱茶打酥油茶,拉姆说,也有很多其他品牌的砖茶在西当销售,但是滋味远不如宝焰牌下关边销普洱茶。“我们从小就用下关的这款砖茶打酥油茶直到今天,只要是藏族,就会喝酥油茶,只要是藏族,从小就会打酥油茶。”拉姆如是说。
 
  当天的民俗家访,实为民家访茶,茶壶、茶碗、酥油茶,他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和点滴都与茶叶分不开:早上起床要喝酥油茶,中午吃饭要喝酥油茶,晚上还要为自家的老人准备酥油茶,下关边销普洱茶成为他们饮用的酥油茶的主要成分之一伴随着他们的生活。
  在西当村的商店里,宝焰牌下关边销普洱茶与油、盐等生活物资一起被摆在了货架上,货架上的宝焰牌下关边销普洱茶常常被拆开销售,因为随时会有村民过来一块一块的购买,品质上乘的下关边销转,一块就足以让村子里的四口之家用上小半年,因此宝焰牌下关边销普洱茶也常被拆开销售。它们不仅成为与其他生活必需品一样重要的物资,更已经成为西当村每一个商店里的常态。事实上,这些茶叶已经成为这些像干态拉姆一样的村民们的味觉记忆和视觉记忆——无论在哪,都需要喝它,无论在哪,都可以见到它。
 
  结束了在吾金都吉家的民俗家访后,参加藏地观茶活动的公司队员还向西当村的村民免费赠送了宝焰牌下关边销普洱茶。


 
  向西当村民赠送宝焰牌下关边销普洱茶
责编:米渣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