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的国家礼品:普洱府贡茶

  原标题:清代的国家礼品:普洱府贡茶——普洱府贡茶源由考(下)
清乾隆皇帝诗文集《乐善堂全集定本》吟咏普洱茶的《烹雪》 黄桂枢 提供
北京八大处公园展现2005年举行“马帮茶道·瑞贡京城”活动,再现云南马帮运送贡茶历史的雕塑 耿嘉 摄
瑞贡天朝匾 黄桂枢 提供
普洱贡茶定银 黄桂枢 提供
 
  贡茶的采办
 
  云南普洱府贡茶的历史,据有关史料考证,至迟在清雍正四年(1726年)鄂尔泰推行“改土归流”时期应已岁贡。在雍正十二年(1734年)三月的官方文告《禁压买官茶告谕》中,有“每年应办贡茶,系动公件银两,发交思茅通判承领办送”等语,可知那时已每年进贡普洱茶,且是在思茅采办。
 
  贡茶的采办是非常认真的,清代皇家饮用的贡茶沿用明制。清康熙二十九(1690年)《清会典》中规定“岁进茶芽。顺治初,系户部执掌,七年改属礼部”,“顺治七年(1650年),礼部照会产茶各省市政司,每年谷雨后十日起解,定限日期到部,延缓者参处”。
 
  现存的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思茅官府向倚邦茶山催交贡茶的文书“札”中写道:“奉思茅府谢札开除原文有案外封宾采办,先尽贡典,生熟蕊芽办有成数,方准客茶下山,历办在案。兹当春茶萌发之际,亟应乘时采办,切勿迟延……为此仰本山头目及管茶人等遵照,谕到即行饬令茶民,乘时采摘贡品芽茶及头水细嫩官茶,速急收就运倚(邦)交仓,以凭转解思(茅)辕(官署)。事关贡典,责任非轻,该(土)目等务须认真札催申解,勿得延埃远误摘采,即期不缴,定即严提,比追不贷。”此札说明当时思茅官府对采办贡茶抓得很紧。
 
  在完成贡茶采办后,才可以进行商业采摘和销售。清代《普洱茶记》载:“二月采毛尖,以作上贡,贡后方能出售。”
 
  关于普洱贡茶的采制时节和制茶名称,据清代阮福《普洱茶记》记载:“二月间采,蕊极细而白,谓之毛尖,以作贡,贡后方许民间贩卖。采而蒸之,揉为团饼。其叶之少放而嫩者名芽茶。采于三四月者名小满茶。采于六七月者名谷花茶,大而圆者名紧团茶。小而圆者名女儿茶,女儿茶为妇女所采,于雨前得之,即四两重团茶也。”
 
  从上述记载可以看出,备办贡茶极为讲究:第一是要好茶,“毛尖,以作贡”;第二是要讲究花色、要八色贡茶;第三是规定有一定贡茶数目;第四是指定由思茅厅长官领银承办。每年向清宫进贡普洱茶的定例,一直延续到清朝末期,前后历时近两百年。
 
  云南用于贡茶的经费,由省级财政支付。制作贡茶,成本极高,三四斤鲜叶才能制成一斤贡茶,加之包装、运输的费用,耗资不菲。清《普洱府志》载:“每年进贡之茶,例于布政司库铜息项下,动支银一千两,由思茅厅领去转发采办,并置办茶锡瓶、锻匣、木箱、茶费,其茶在思茅本地收取鲜茶时,须以三四斤鲜茶方能折成一斤干茶。每斤备贡者,五斤重团茶、三斤重团茶、一斤重团茶、四两重团茶、一两五钱重团茶。又瓶盛芽茶、蕊茶、匣盛茶膏共八色,思茅同知领银承办。”
 
  当时的普洱贡茶分团茶、芽茶和茶膏等8个衣色,由思茅当地官员(同知)备办“贡茶”呈送清宫。采制贡茶讲究“五选八弃”,即选日子、选时辰、选茶山、选茶丛、选茶枝;弃无芽、弃叶大、弃叶小、弃芽瘦、弃芽曲、弃色淡、弃食虫、弃色紫。贡茶厂制作前先要祭茶祖诸葛亮,掌锅揉茶师傅沐浴斋戒后,才可以“请锅”。揉茶师边用两手在热锅内提、翻、抖,边轻揉、轻拌、轻按、轻转、轻搓,旁边有人为他擦汗,御用贡茶是不许滴半点汗进去的。清代普洱儒生许廷勋在《普茶吟》诗中有吟:“满园茶树积年功,只与豪强作生活。山中焙就来市中,人肩浃汗牛蹄蹶。万片扬箕分精粗,千指搜剔穷毫末。丁妃壬女共熏蒸,笋叶藤丝重检括。好随筐篚贡官家,直上梯航到宫阙。区区茗饮何足奇,费尽人工非仓卒。”诗中写出了入市卖茶的情景和精选贡茶的情形。
 
  怎样送呈贡茶呢?据载,普洱有一位清末送贡茶的“夫头”,他讲给后辈听,后辈又告知普洱老人朱俊先生:贡茶制成后,县、府、道的官员们要会同“恭选”,把选上的团茶、饼茶(女儿茶)之类,用黄包袱包好;芽茶和蕊茶是散茶,盛入精制的锡瓶,也用黄包袱包好、缝上,女儿茶膏则盛入锦缎木盒,用黄包袱包好。然后,由“恭送”的官员、千总、把总带领兵丁,把贡茶顶在头上,到县衙门,跪在大堂上。县官叩迎贡茶之后,请出大印,在那些包着贡茶的黄包袱上盖章,这叫“用印”。之后再到府台、道台衙门用印。道台衙门发给由兵部制造的“火牌”一杖,凭这“火牌”可以“过州吃州,过县吃县”。领了火牌,便将贡茶装入木箱,捆在驮架上,抬驮子上路。送贡茶的马帮浩浩荡荡,从普洱府(今宁洱县城)出发,第一天到磨黑,第二天到上把边,而后到通关哨、布固江、黄草坝、他郎厅(墨江)、大歇厂、莫浪,元江州……总共经过17个“栈口”,到达昆明后,去巡抚衙门销差验交,再由督抚大吏派员恭送贡茶进京。
 
  运到北京的贡茶储存在清宫内的“茶库”里,此“茶库”据王郁风先生考察,在今故宫永和宫东面。1937年故宫博物院的清宫《总管内务府现行则例》载:“茶库,设员外郎二员,六品司库二员,无品级司库二员,库使十五名”,专司收存管理各地贡茶,可见清皇室对贡茶管理的重视程度。
 
  普洱贡茶是清代国礼
 
  清代时赠送外国的国礼,除珍宝、玉器、瓷器、漆器、绸缎等,还有普洱茶。清廷每年收纳的普洱贡茶,除了供清宫皇家饮用或分赠皇亲国戚外,也选作赠送外国使节的礼品茶,视为代表中国的高级土特产礼品。史籍记载,在乾隆年间,清廷与英国交涉贸易问题时回赠的礼品中就有普洱茶。茶叶专家王郁风先生据故宫博物院1990年编清朝档案材料《掌故丛编》考证得知,英国于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派马戛尔尼勋爵为首的觐见团一行95人,以祝贺乾隆皇帝八十大寿为名来华。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九月十四日,乾隆皇帝在热河行宫(今承德避暑山庄)接见和宴请英使团,并回赠了贵重礼物,其中就有普洱茶、女儿茶和普洱茶膏。
 
  王郁风先生从清朝档案材料《掌故丛编》中摘录的3次回赠英国国王乔治三世的礼物有:第一次,赏英吉利国王物件,计有珐琅、珍宝、玉器、漆器、瓷器、花缎、画册、鼻烟壶及土产食品计92项(对、套)479件(个),其中包括普洱茶8团、茶膏4匣、六安茶8瓶、武夷茶4瓶。第二次,又加赏英吉利国王物件,绫罗丝缎、漆器、扇、笺、食品等,计40项455件,其中包括普洱茶40团、茶膏5匣、武夷茶10瓶、六安茶10瓶。第三次,赏给英吉利国王物件计41项,1016件,其中包括普洱茶40团、茶膏5匣、武夷茶10瓶、六安茶10瓶。
 
  清廷每次赠送国礼,例由军机处逐人逐项开列详细清单,呈送皇帝阅批后才照单执行。这批清廷礼品茶的计数单位,普洱茶称“团”,女儿茶称“个”,茶膏称“匣”,这与清代思茅厅采办的普洱贡茶单位称谓及《普洱府志》所载的计数称谓是相符合的。可见,至迟在清代中期,普洱贡茶作为皇宫饮品和国礼,声誉已远播海内外。
 
  (文/黄桂枢,作者单位:普洱市文物管理所)
 
  注:文转自云南日报,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责编:墨墨001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