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用茶仓标配年代的建模逻辑

  一
 
  做大茶产业,需要大思路!
 
  2019年起,深圳茶博园推出粤港澳大湾区国际茶业总部基地,倾力打造“深圳精品仓”,就是审视产业链分工,利用先天秉赋确立比较优势,再围绕比较优势高效优化配置资源,建立产业聚集高地(产业园区)——林毅夫新结构经济学在茶产业的实践……以后我还会推温铁军三农思想在茶行业的案例——生态文明视野下的中国茶。
公用茶仓标配年代的建模逻辑
  茶叶仓储基地与茶城,已经是各地房地产商开发商业楼盘与文旅地产的标配。可以预计,茶城与茶仓基地在未来绝对过剩,是一种回报率低的公用基建设施。怎样盘活过剩的茶仓,打造高效出货系统与价值拉升系统,可能是未来的一门大生意——用新型供应链与新零售盘活沉睡的天量中国茶仓存量资产。比如,东莞天量库存可作为行业基础设施,发展深圳精品仓新动能。
 
  有位做茶的朋友说,东莞仓在过去二十年已经完成了前期的南方仓的经验积累。而现在,要完成把仓向庄的转化,赋予的功能化是展示与体验,而不是仅仅靠藏来升值。
 
  他的意思是说,在茶仓多如牛毛,库存严重积压的年代,光靠藏茶的“仓”已经很难解决问题,还要有能真正出货的“庄”来配套。
 
  东莞天量的基础库存,近可依托深圳精品仓,利用深圳精品茶消费大市场,打造精品仓储交易新动能,来有效出货。远,可搞南茶北调,将东莞仓的存货调往庞大的北方市场去销售。
 
  由此可见,单纯的“仓”已经是旧基建,带出货系统的复合型茶仓,才是新基建,可以发展新动能。这些新动能,也能盘活仓储旧基建,让天量的积压存货动销起来,从而实现“供应链全球调货,新零售智慧配送”!
公用茶仓标配年代的建模逻辑
  二
 
  一些仓储基地的建模可能是有问题的,即片面围绕品牌企业构建仓储交易体系。品牌茶企是货源、推广与渠道政策方,但往往不是分货的。分货的是一盘二盘经销商与从事中老期茶交易生意的。分出的货,最终在散户手里,或喝掉,或送礼,或收藏。以招品牌茶企为核心的行业第三方仓储,会面临很难出货的问题。入驻品牌,其有经销商出货,它没傻到跟一个新建第三方茶仓共享其经销商体系,除非你也能出货,可以强强联手。故,接地气的仓储交易基地,要以品牌分货商、中老期茶批零商与散户为核心来建模,才会让仓储基地具备出货能力……
 
  大益将分货与散户玩到极致,值得第三方公用仓借鉴!
 
  许多茶仓都是外行乱搞,玩各种新潮概念,比如区块链、科技仓、金融回报、普洱茶银行,却很难出货,也割不了韭菜。原因在于不重视围绕分货能力与散户存茶建模。
 
  这些新概念代表着时代发展趋势,但往往是建模的第二层逻辑。茶仓建模的第一层逻辑是“升值与出货”。不能有效出货,科技仓、区块链等新潮概念看上去很像吹牛,用商业模式搞忽悠。第一层逻辑做到位了,再大力搞第二层逻辑,这样新概念茶仓才会真正落地,否则会陷入复杂系统的崩溃!
公用茶仓标配年代的建模逻辑
  三
 
  今年,中央提出“双循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也就是在全球化红利剧减,有脱钩危险的情况下,大力发展内需,搞好自己的内部大循环。国内市场搞得很好,就有更多筹码参与世界市场大循环。所以,在危机面前,攘外必先安内,自古都是这个道理。
 
  打造茶城、仓储交易平台,其实也面临怎样搞活内部循环与外部循环的问题,也就是茶城与仓储交易平台的入驻商家之间的内部交易与全国市场的外部交易怎样配合的问题。
 
  以前的中国茶市,就像中国享受全球化红利一样,能够很轻松分享世界市场的大蛋糕,茶城与仓储交易基地,能利用全国茶叶市场的高速扩张,而迅速完成招商,并让入驻商家交易活跃,能赚钱交租金与服务费。
 
  而现在的全国茶市处于饱和状态,需求不振,厂商与平台拓展市场往往是存量的博弈,整合难度相当大。
 
  既然外部市场不给力,新建的茶城与仓储交易平台很难参与外部大循环,那么就要从搞活内部循环想办法,即建立自循环的商业生态系统。有了良好的内部商业生态循环作为筹码,再博弈外部全国市场大循环,让双循环相互促进,下好内外一盘大棋。
 
  品牌直营入驻能造势,优质商家众多方便出货,内部循环要形成立体生态才有大价值。一些茶仓基地,都是品牌官方入驻,缺商家与散户。这对于厂家来说,只是仓库,意义不大。
 
  茶城与仓储基地,以品牌官方为主导,以优质商家为主体,以散户存茶为基础,做大投资收藏与消费基数,可能就比较生态,能形成内部循环,再打通外部,做成内外双循环。
 
  没有建立内部循环的第三方茶仓,想直接嫁接外部全国市场的商家与消费者资源,由于缺乏内生力量推动,其实很难参与外部全国市场循环。
 
  为什么“仓”要跟“庄”连在一起,甚至有办公场所与完善的配套服务,打造一体化的总部基地?其实是想通过多业态共生的综合体,构建良好的商业生态系统,有助于形成内部良性大循环。再依托内部根据地,高效整合外部大市场。
公用茶仓标配年代的建模逻辑
  四
 
  茶城、茶仓、茶博物馆,是房地产商开发商业与文旅地产的标配,好像当今年代搞个楼盘不配套点茶文化项目说不过去。最近几年,昆明新开了好些茶城,我一个都没逛,因为标配意味着应景,也意味着过剩!
 
  但过剩的标配,通过制度创新也可以制造庞大的商机。比如,许多人想将茶叶抵押货款做成大生意,局该怎么布?
 
  这就要跳出存量看增量市场,并用创新来撬动新蓝海!
 
  如果茶叶成为中国三亿新中产投资理财的标配,估计能激活天量市场,房地产商投资茶文化项目就不再是跟风的应景之作,而是奠定百年基业的价值投资。
 
  除新中产投资理财市场外,茶农与厂商有巨大的资金需求,如果能做成低风险的抵押货款项目,也可开启天量市场。许多不缺流动资金的房地产商,就想建对外租赁的公共茶仓,开展茶叶抵押货款业务。这需要信用评估与担保的制度创新。
 
  某地就有房地产商,开发茶城推出了以茶换房的政策。
 
  据说是,该房地产商推出茶叶抵押付首付政策。房地产商、茶商、茶农三方签订协议:
 
  如有需要购买住房、商铺资金不充裕的茶农,可用自己的库存茶叶用来抵押首付款,住房30%,商铺50%。
 
  在协议生效后由茶商根据市场评估茶叶价值,在规定期限内把茶叶变现,在一年期内需把住房30%,商铺50%的首付款付给开发商。如茶商一个月内把首付款付清,可享受首付款25%的奖励。
 
  这其实是一个内生循环的制度创新:茶农毛茶积压,有购房需求;有卖货能力的商家,要找性价比高的优质货源;房地产商要卖房;茶城要招商家;商家要能卖茶交租。把各方的需求与痛点串联起来,提出整体解决方案,就能形成一个茶城内部循环的生态系统。
 
  看上起很美,操作起来会很难。就留给时间去检验吧。不管怎样,其提供了一个搞活内部循环的新思路,很好!
公用茶仓标配年代的建模逻辑
  文/白马非马 请上帝喝茶工作室出品
责编:张二亮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