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普洱茶,这一年和国家一样“南”,在一片“太难了”的哀嚎中,依然在向前。
 
  4月,茶区太“南”,春季茶山遭遇大旱,春茶产量骤减40%以上,毛料价格有小幅上涨,至5月下旬部分地区才开始下起零星小雨。茶农愁没的采,茶商愁没的卖。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5月,茶树太“南”,省长阮成发调研西双版纳,深入老班章、贺开、勐宋,看着被破坏的古茶园和古茶树,省长强调坚决保护好古茶资源,进一步推动云茶产业做大做强。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7月,云南省自然资源厅、省农业农村厅、省林业局和草原局联合出台最严规划,联合印发《关于保护好古茶山和古茶》全力保护古茶山古茶树资源。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9月,茶企太“南”,普洱茶第一股龙润茶被强制退市,龙润茶股价定格在0.38港元,10年,从风光上市到黯然离席,对整个行业而言是警钟长鸣。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11月,大益“沧海”引发众人围抢,想要抢到一饼茶可能需要上辈子拯救过宇宙。大益天猫双十一当天营收1.56亿,普洱茶总体交易指数4545800,远超红茶、绿茶,稳坐茶行业第一把交椅;茶行业直播火热,主播排排坐买买买!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也是11月,央视报道国有林毁林种茶事件,引发公众关注与热议。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12月,冰岛茶王树2020年采摘权以99万元成交。
 
  2019年年初,茶业复兴做过一期对于2019年的普洱茶展望:2019年,普洱茶会更好吗?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你有了吗?我们采访了一些业内人士,跟他们聊了聊过去的2019和2020。
 
  回顾2019:热闹的热闹,冷清的冷清,大浪淘沙,18年开始,特别是19年,出现了大量的新人,我做茶十几年了,但是现在很多年轻人今年进来这个行业,年头进,年尾死,脸都还没有看熟人就关门了,今年特别频繁。
 
  勐海茶价格整体高了,都在挖掘其它片区的茶,太高的价格我觉得是不利于行业发展的,虽然我们也需要热点。
 
  展望2020:今年不景气,但是估计古树不会便宜,价格还会往上。品质一般的中端茶可能更好做,消费会更加理性,因为大家都没有太多钱了,但是饮茶的需求还是有的。一些直播做秀卖茶的这种形式我认为会慢慢死掉,因为大家大多数还是理性的,这种纯粹的做秀本身没有太多价值。
 
  不愿透露姓名的茶商B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回顾2019:我们主要做老茶,没有做什么大众货,那么比较好卖的是4~5年的茶,这个年份的茶不会比新茶贵太多,现在新茶卖的价格也很高了,像临沧的茶。我只做勐海的茶,有历史,那么很多人还是会觉得老茶好喝,现在新茶又不便宜的情况下,加一点钱就能买到老茶是很好的。
 
  今年我在茶城里面连一千元的茶都没有卖掉,零售不是很好,主要是老顾客的订单,让我去找什么样的货,那我给他们寄几个样,定了再去压。我这边资金有限,有的人需要饼,有的人要砖,所以我都是定散茶,对方觉得这个料可以再压。勐海我大约2年去一次,主要是中间的人帮忙联系。
 
  展望2020:现在还不知道2020的价格,如果价格不高,可以继续购入储藏。
 
  合耕号
 
  回顾2019:“难”,没有往年好做,批发时很多人定量减半了压货成本比较高,都是出多少订多少。不同地方有不同喜好,北上广生茶熟茶都还买的可以,最近龙珠茶比较火,销量已经和传统饼茶差不多,同时三角包袋泡茶也是在办公室人群市场上销售很不错。
 
  展望2020:电商应该会更加占主要的部分,快捷方便是更重要的。
 
  天河茶厂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回顾2019:“乱”,客流量虽然比往年少了,没有那么多逛茶城的人,但是精准客户多了,普洱茶还是很混乱,有人笑有人哭,没有一个标准,每家做得同一个名字的产品都千奇百怪,消费者没有太多信心。价格也很混乱。
 
  展望2020:差不多,大家都说今年生意不好,其实很多人做得很不错,春茶秋茶也都有人预定,要等着当春茶卖不掉,秋茶不去采的时候才是真正的寒冬。
 
  云南茗片
 
  回顾2019:“贵”,我们认为现在追求高端的这部分销售很稳定,大环境虽然不太好,但是山头茶量少,供不应求,需求量很大,价格也是依旧再涨。今年熟茶市场高端熟茶的追捧也是一个现象,冰岛、昔归、班章的高端熟茶都走得很好,各家都在做。
 
  展望2020:可能会比今年难,但是影响不会很大,我们今年比去年增加了很多单品,因为每个单品量都很少,要保证经销商都能分到。今年有一款茶一共只有670片,很快就脱销了,在山头茶高端市场好茶还是非常紧俏的,不愁销路。
 
  云仝茶社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回顾2019:要我形容2019年,那就是“压力大”三个字,经销商现在很不好招,大家都是很理性的购买,量很小,我现在很多经销商都是一件一件进货,没有大量进货的,客户也是一片一片拿。今年的白茶的趋势我感觉非常好,我主要是做消费端,白茶目前市场上还没有标杆,普洱竞争就特别激烈了。
 
  展望2020:我是第一年做茶,我觉得2020年的趋势还是有利的,我主要是做市场化,不过多引导,客人怎么喝都可以,舒服最重要,比的品质、价值。
 
  吉普号
 
  回顾2019:今年是吉普号创立的第7年,过去我们常听说7年之痒,其实说的是关系当中从熟悉到逐渐平淡的那种痒。
 
  吉普号有没有痒?有!电商方面我们走过了7年之路,在团队、产品、策略层面逐年提升,今年到达一个有增长但是增速略微放缓的“痒”点。渠道方面是我们的第3年,也逐渐在旧有业务稳定努力积极探索新业务的“痒”点上。
 
  说痒,其实是介于疼与爽之间的一种状态,用动态的“变”来形容似乎更为贴切。
 
  7年,是“痒”点,更是全新起点。
 
  展望2020:很多合作渠道的开拓以及业务模式的变化会是我们明年的战略重心,同时在产品与服务层面的稳中有升也是我们内部的硬指标。让外界变化来的再猛烈些吧,只有潮水退去,真正的价值才会逐渐显现。
 
  福海茶厂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如何看待2019:行业竞争加剧及消费缓速增长常态化,行业竞争从聚焦投资、高端、低廉单一化在分化,企业运营逐步理性,把精力投入到自身优势及核心消费群体/市场。各企业纷纷把握行业本质逻辑,发挥自身优势(投资属性企业通过优势产品巩固市场,消费型企业提升品质,降低价格获取份额,个性化细分品牌依旧保持自身特色),普洱茶行业竞争格局为发生变化。
 
  新零售、高端定位,对新群体通过重金广告投入获得激速增长的企业体量回调,传统茶企中协助经销商构建群体,分销渠道,稳健夯实运营系统成为共识,经销商对普洱茶生意的认识更理性,传统茶行业资源朝品牌及有市场热度的企业集中,在北方市场、二三线市场精耕,推广资源持续,收获到了市场的硕果。
 
  体系建设企业开始发力,电商进入内容、创新及系统运营时代:中老期茶存货压力、缺乏运营体系支持的企业运营日益艰难,电商机会型业务方式逐步失去,进入内容及系统运营时代。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展望2020:新市场、新人群的投入需要营销成本,优势企业将会放大自身优势,同时“犹如美国发动的贸易战”抢占弱势企业市场,中小企业竞争发展压力加剧。行业分化进一步加剧,有运营能力的企业凸显更强竞争优势。变局中将有几个实力企业崛起。
 
  行业回归到品饮、品质属性,2019年普洱茶消费容量增长,市场不会发生太大的波动,经营者及消费者更理性,“暴利、机会型”增长逐步消失,系统、回归传统本源运营成为增长新动力。原料成本、供货价格、市场存货与2019年不会发生大变动。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2019年,还有一个重要关键词,是“消费降级”。面对市场沉浮,很多人都在说降级,当人们习惯了10%增长带来的红利,自然会觉得6%的经济增长率太低、太慢,于是便以为寒冬将至。未来,3%的增长率或许是更持久的状态。
2019年普洱茶太“南”了,2020年普洱茶将何去何从
  这一年,衰退的公司不少,但同时我们周围也有不少茶企,这一年发展依然迅猛。我们认为简单的总结为消费降级是不全面的,我们更愿意把这一轮变化理解为:茶行业正在完成的一次新陈代谢。
 
  这是一次巨大的新陈代谢,因为固守旧模式的茶企发现曾经支撑自己增长的模式已经不再行得通了;因为商家发现消费者越来越不想存茶越来越挑剔,必须要更多考虑消费者了;也因为积极拓展新渠道、新内容的茶企在这样的浪潮中感受到了消费品带来的红利。从前买茶靠熟人介绍、茶艺师讲解,现在刷刷微信、抖音就买下了一盒龙珠,消费流程从原来的信息不对称到信息被拉品,消费喜好也从彰显身份到消费茶背后的文化。
 
  这次新陈代谢是属于消费时代的,根据2019年中国消费市场报告,阿里2019财年在原有的巨大规模上涨了1200多亿元。在拉动国民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达到了76.2%。
 
  为了在这次新陈代谢中活下来,茶企必须使原料、制茶工艺更标准,消费频次提高,产品理念也必须跟上这个迅速革新与变化的时代。产品颜值吸引人,品质经得起考验,品牌文化符合当下主张,普洱茶并不是消费品的例外。
 
  相比曾经那个只要是个饼就能卖出去的时代,这个时代或许是更好的时代。
责编:dudongmei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