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过,普洱茶的破壁之椎?

  懂过,勐库产区中的异类。
 
  在以冰岛为首的勐库产区中,“香”和“甜”才是大部分产区的主基调。然而懂过偏不,香气方面的确是“香高韵远”,但味道上却是“苦尽甘来”。
 
  不仅如此,懂过还是勐库西半山最大的村委会,下辖四个自然村,茶地五千七百余亩,仅古茶园就有一千余亩。
  这些条件叠加在一起,按说懂过的名声应该红红火火,蒸蒸日上才对,但很可惜的是,懂过似乎还没有自己产区内的磨烈名气大。最直观的反映就是春茶收购的价格:磨烈是4000~6000元一公斤,而懂过只有800~1000元一公斤。
 
  这就是名山和非名山的区别。最高收购价是别人最低收购价的四分之一。
  成为名山,并在名山的圈子中扎根落脚,确实可以说明产区的茶叶质量上乘,但是,名山难道是评判产区茶叶质量的唯一标准吗?不是名山,真的就让人难以下咽吗?
 
  一个产区想要成为名山,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而一个产区没能成为名山,却有无数个理由。这有点像托尔斯泰的那句名言: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因此是不是名山,并不能成为评价一款茶的唯一标准,名山一定好喝,但好喝的却不一定都是名山。
 
  懂过其实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就像上文提到过的,懂过是西半山最大的村委会,仅是古茶园就有一千多亩,产量自不必说。
  而且懂过的古树,有大半是世代居住于此的拉祜族人祖先种下的,大的几乎可以两人合抱,小的也有碗口粗细,是名副其实的大古树。
 
  数量众多的大古树,每年的庞大产量,世代制茶为生的传承,这三点使得懂过的茶师们有着极为丰富的经验,这也使得懂过的工艺水平相较于勐库的其他产区要更高,即使说懂过的制茶工艺在勐库产区内难逢敌手也并不过分。
  高品质的茶青,高水平的制茶工艺,怎么想,懂过出产的茶都不可能难喝。事实也证明,“香高韵远,苦尽甘来”,懂过茶的特点及其鲜明。然而懂过的的确确不是名山。
 
  质量上乘,却没能成为名山,这可能是懂过茶农的不幸,但却有可能是普洱茶界的大幸。
 
  名山好喝不好喝?自然是好喝的,不然仅靠人为炒作和市场追捧,那几个名山也不可能屹立不倒这么长时间。但名山也是真的贵。今年春茶,冰岛的毛料就四万块一公斤,等流通到终端消费者手里,猜猜会买多少钱一饼?
  好喝但死贵。这对于现在仍处于发展期,需要扩大市场的普洱茶来说意义并不大。
 
  因为如果普洱茶想要做大,除了依靠普洱茶本身不俗的素质,吸引新的消费者或是抢占其他品类的空间之外,还要争取大众消费者。
 
  高端路线固然有种种好处,但逃离不开的是事实是,高端人群毕竟是少数,市场容易饱和。而大众消费者才是这个市场中的大多数,市场大,消费潜力也可观。
 
  让大多数人都知道普洱茶、喜欢普洱茶、养成对普洱茶的消费习惯,这才能让普洱茶市场做大做强。
  所以现在普洱茶市场真正需要的,其实正是像懂过这样好喝又平价的茶。本身素质不俗,完全可以代表普洱茶的平均素质,但同时价格亲民,大众消费者可以喝得起。
 
  这样就会形成一个“好喝—购买”的良性循环,而不会出现像冰岛、老班章一样,消费者喝着好喝,但一看价格就退避三舍的尴尬局面。
 
  普洱茶在茶行业中尚算新兴品类,市场还需发展,用户群体也有待扩大,因此能打又平价的茶才是这个阶段我们要努力做好的产品。懂过,以及和懂过情况相同的产区,才是普洱茶开疆拓土的利器,才是普洱茶的破壁之椎。
 
责编:yunhong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