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茶商的“蛛网化”生存

  与其被人设计,飞蛾扑火般去寻找政商关系网中的一点可怜位置,不如我的人生我做主,用蛛网价值理论设计自己逐渐开挂的人生。
 
  新时期的茶商应作如是观!
 
  相比贵州茶,云南茶更容易“做自己”,创建品牌,在移动互联与价值民主的新时代,价值决定关系,云南茶商不做自己,就真的有点可惜了……
  与其高薪996,不如在新时代做自己
 
  崇尚996,只能说许多人类,不只是东亚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这个人世间。他们努力活成了别人心目中的人,而没有放下手中繁忙的工作,思考一下怎样做自己……
 
  小时候名校,大了高薪996,一辈子就被所谓的精英社会设计了,而没有自己的人生设计。
 
  东亚地狱社会模式,是众生的业力造成的。人身难得,可惜了……
 
  想起八十年代的大学生谈的都是,自我设计→自我奋斗→自我实现。然后到了九十年代他们失望了,由理想主义者变成彻底的现实主义者。有湖南文人写了一本《沧浪之水》,说的就是理想主义者在九十年代蜕变与世俗狂欢。
 
  当年有多理想,如今就有多现实,这就是50后、60后社会精英人士的写照。
 
  70后、80后,知道这样不对,但都选择“反抗不如顺从”。说是,假如生活强奸了你,就不如将强奸当享受。
 
  估计,再过几十年,强奸也不是享受了,变成了日本的低欲望社会。既然什么都被安排好了,上进的通道被前辈占了,我怎么奋斗也是那个鸟样,我干脆失欲……
 
  不过,中国每隔几十年会来次社会大运动,打破阶层固化,上升通道一直有,故中国人一直欲望满满。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都是其乐无穷的。
 
  中国产权问题一直没得到解决,是坏,也是好事。好的方面,富人无根,社会阶层不易固化,社会充满活力。否则变成日韩门阀社会。
 
  今天,我们都是“蜘蛛人”
 
  水大鱼大,过去十多年的普洱茶财富逻辑很难走向未来。
 
  以前水大,草根逆袭的套路,是以快速做大,资源整合,跑马圈地为旨归。现在水小,缺乏放大的外部效应,资源整合往往是圈内圈外人士互相画饼,自己感动自已,经销商、消费者会说,关我屁事!
 
  当今时代,做点有价值的小事,要远超到处乱精神的大事。聪明人会把有价值的小事,作为价值原点,来构建自己的价值体系,并吸引若干种子客户。有了价值体系与种子客户,再做具有移动互联时代精准抓粉的整合媒介传播,将核心价值放大出去。这样,就慢慢有了外部放大效应,开始虽慢,后面是可以快的。这就是现在草根逆袭的财富底层逻辑。
 
  道理很简单,但问题是,许多人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却心怀天下,满嘴跑大词。
 
  过去的网,是张政商关系网,聪明者要如六耳猕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结交三界高人,向外求财,是关系决定位置。
 
  而现在的网,是张蛛网。你就是织网的那只蜘蛛,外界的政商关系网暂与你无关,你以“做自己”为价值原点,编织自己的核心价值网。
 
  上世纪八十年代大学生主张的“自我设计,自我奋斗,自我实现”,在移动互联与价值民主时代,是很容易实现的。实现的方法论就是,你要会蜘蛛化生存,会编织自己的价值蛛网。有了蛛网,政商才会正眼看你,政商网才具有外部放大效应。求人不如做自己,用价值小网整合外部大网,这才是时代的要义。今天,我们都是“蜘蛛人”……
 
  现在是价值决定关系。
 
  对于权贵富豪,一定要“粪土当年万户侯”。这是毛老人家教导我们的!
  云南茶商不“做自己”就可惜了
 
  今年春天的一个下午坐在昆明的家里,闻见外面飘进的异味,以为是某楼顶烧柏油做防水工程。后来才知道,原来是东南亚人民放春火……
 
  于是我在朋友圈戏说:
 
  以前都是昆明祸害别人,一个昆明准静止锋让昆明艳阳高照,而贵州天无三日晴。如今,寡日照也成了贵州省人民政府宣传贵茶的最大卖点。
 
  貌似除了云南,全国的产茶区都是“寡日照”。高原阳光,造就了云南做晒青晒红晒白的优势,以阳刚的滇茶傲视天下。其他茶区,太阳不给力,只好走阴柔路线。阳光无法复制,所以阳刚的云南茶,外省很难假冒,可谓独家生意,别无分号。这也是云南茶企容易创建品牌的原因——独特的才是世界的。
  而寡日照的阴柔茶区,区分度不大。西湖龙井,贵州产。金骏眉,贵州产。除了普洱茶、滇红,全中国的地方名茶,都可以贵州产。寡日照的贵州原来有这么大的优势,以一地之力通吃全国各地寡日照产区的阴柔名茶。所以,我们要对贵州茶进行再认识
 
  云南茶是做自己。贵州茶是先做别人(做假外地名茶),再低价替代别人,最终做成品牌。有点像中国制造,由世界代工到中国创造。
 
责编:yunhong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