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喝千年古树茶 敬茶惜茶

拒喝千年古树茶 敬茶惜茶
  盼望着,盼望着,这样的消息来了:4月17日14时,由云南省凤庆县一棵3200年“锦绣茶王”采摘制作的茶品,在当地“茶文化艺术节”上拍卖出天价:100克滇红茶12.8万元,100克普洱生茶35万元。临沧茶区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这几年以盛产高价茶而一鸣惊人:两天前在双江县,一公斤春茶也拍出18.4万元。
 
  虽有凤庆卖茶的新闻报道,鲁云还没弄清两个疑问。一是此前说这棵茶王树今年“保护性采摘”共得鲜叶14.5公斤,制成的茶这么贵,没拍卖的都哪里去了?既然是归县政府管理,有必要政务公开给群众个说法。二则不是说勐海南糯山的八百年古茶树是栽培型茶树王吗?如今弄出个比商纣王还大一百岁的栽培型“茶祖”,茶叶专家出来说说,你们意见统一吗?其实鲁云心里明白,如果说3200年的“茶祖”是野生型茶树,那就成了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县里根本无权“保护性采摘”,更不允许用于拍卖等商业活动了。
 
  鲁云急吼吼跳出来“唱反调”,不是和谁过不去,是为给古树茶热“降火”,保护古茶树。鲁云在此向各位茶友倡议:拒喝千年古树茶!鄙人承诺,不管是真“千年”还是假“千年”,也不管是红黄绿白青黑茶,只要明说是“千年古树”咱就拒喝。如有违反,就此终生不喝茶。
 
  老子说: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因为热炒古树茶的歪风,多少欺骗贪婪因此滋生!试问市场上卖“千年古树茶”的茶商:你们的叶子从哪棵树上来?试问有关“主管部门”:听说有人倒腾“千年古树茶”,你们真的心安理得、无动于衷吗?
 
  鲁云深知,一片叶子连着云南六百万茶农的生计,也没呼吁大家不喝古树茶。只是,古茶树的价值和热炒古树茶的弊端在此毋庸赘言,“拒喝千年古树茶”也是无奈之举。现如今,栽培型古茶树并未列入国家法定保护范围,如果地方没有挂牌保护禁止开发利用,万年古茶树的叶子也会被撸下来。从重点保护和一般保护相结合的角度,厚爱“千年古树茶”,茶友和消费者自发抵制,也是弥补目前法律保护的不足--“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吧。
 
  鲁云听说,一些老外千里遥远来拜望古茶树,震慑于山野里这些千百年来大自然的精灵,不禁跪倒在古茶树前泪流满面;鲁云想知道,那些视茶树为祖先留下来的灵物的少数民族,被组织敲锣打鼓祭拜古茶树,其实是在准备一场“保护性采摘”,心中是何滋味?茶友们,面对一杯千年古树茶而不喝,你损失了什么?又会得到什么?一个对自然和历史缺乏敬畏、连嘴巴都管不住的人,不配称为“爱茶之人”。
 
  喝茶就喝茶,何必搞复杂!鲁云接触普洱茶越久,越觉得装腔作势甚至装神弄鬼者众。喝三五百年的古树茶不过瘾,非要喝千年以上的、还得要单株;喝遍各大名山头还不过瘾,非要去喝野生茶;喝过十年八年后发酵的不解馋,没有喝过印级茶、号级茶的不算“骨灰级”。真是俗不可耐!无聊之极!千利休说,茶道无他事,只是煮水、泡茶和品尝而已。茶禅一味,鲁云敢问所谓大师,您喝茶那么久,以口舌“悟道”否?
 
  呼吁不喝千年古树茶,就是要烛阴祛魅,拒绝忽悠,弘扬健康的饮茶文化,还茶一片清朗的天空。有人觉得有面子的,我们理直气壮说它粗俗;有人觉得有品味的,我们理直气壮说它无知;有人觉得很高明的,我们理直气壮说它炒作……总之,戕害古茶树还想风风光光,做梦去。
 
  鲁云这么倡议,肯定一竿子打到不少人。有人会说:你不喝千年古树茶,茶农怎么办?有人会说;别作秀了,以你小子的身份和工薪水平,你本来就不该喝“千年古树茶”。对此,鲁云将一律不做申辩。只是,当有人端过来一杯“千年古树茶”,鲁云会客气地说:谢谢,我不喝这个茶。
 
责编:yunh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