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睹中国茶市20年来十大怪现状

  目睹中国茶市20年来十大怪现状

  “言开三句必有茗,满城尽是茶叶店”。词句描述的是人类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茶产业发展的空前盛况。盛世兴茶,绿茶红茶乌龙茶,白茶黑茶花草茶;龙井普洱铁观音,佛手肉桂碧螺春……近20年来,多少茶起茶落,演泽出一幕幕千姿百态的茶海故事:传奇和闹剧同在,神马与浮云并存。繁华背后,隐忧迭起。中国茶市之盛,中国茶市之华,在闽茶为优的福建乌龙茶主产区之一的泉州市,表现得尤其淋漓尽致,让人一览无余。而泉州一隅凸显出的中国茶市之怪,虽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却甚感娱乐无穷。笔者且将其划出典型十怪,并排予座次,仅供娱乐,切勿对号入座。

  第一怪:金屋藏娇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前面五怪再怪也容易让人接受,必竟是为了生活或生意,而排名第五的这一怪显然层次高出一筹。在中国著名的“二奶城”深圳买洋楼包二奶的大老爷们,如果他们有相识的雇美少女开高档茶店的朋友,一定大受启迪,佩服不已。在物欲横流的太平盛世里,金屋藏娇从来都是一个让女性咬牙切齿、让男性羡慕不已的活。在乐衷此道的达人眼里,“醉翁之意不在茶”显然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跟“二奶城”的二奶们不同,虽然业界皆知,但茶店娇人艺高胆大,平时坐店待客侍主,茶季时期随主下乡,其主也乐,其娇也乐。

  第二怪:茶价混乱

  “1992年以前,市面上很少有超过100元一斤的铁观音茶叶”,安溪雪山村30龄茶农苏连春回忆说,“当时茶价和米价差不多,茶叶成品清一色为毛茶,没有空调没有挑茶(净)工人,大壶冲泡大口喝茶”。1992年的秋天,安溪铁观音“魏说”后人魏月德发起安溪首届茶王赛,茶王茶卖出500元的价格,时称天价。

  随后的20年里,安溪铁观音乃至中国茶市茶叶价格畸型飙升,天价铁观音、天价普洱、天价龙井、天价金骏眉、天价半叶观音……百万千万不算浮云。质如海深的茶叶成品精细加工到半叶,镶钻镀金的包装把茶礼外形由台式显示器进化到鼠标,价比天高的茶价将量价单位从“斤”往“克”里扯。20年后的今天,如果你拿着一泡茶叶找100个茶叶行家咨询零售价格,如有两个报出同样的价格水平,奇迹要诞生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这泡茶叶是神马,要么两个行家是神马。

责编:konghai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