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壶形鉴赏与细节审美

  
 
  紫砂器器形的审美,大致上可以根据壶形构成原理、部件呼应、线条、气韵、精神、气度、转折角度、协调性、个性来判断。
 
  一、壶形构成原理
 
  紫砂壶的基本构成一般是以人体腰部以上(含腰部)的部分作为主体。其中包括头部、颈部、胸/肩部、两臂、手部、腰/腹部等部件。换句话说,紫砂壶体所描述的主体结构部分几乎不含腿部和足部。即便有,所占比例也很小。例如上双底、三足、四足、宽出/外飘的复合底等修饰手法。
 
  但是,也有部分的壶器题材,并不刻意表现头部。反观绝大多数的提梁壶,一般只有“单臂”。究竟是留下更多的空间让人遐想,抑或纯粹为了实用,就不得而知了。
 
  二、部件呼应
 
  “部件呼应”是指一把壶上的诸多组成部件彼此之间的联系。在部件表达出相同、相似、或相反的题材的前提下,壶才能组成为一个整体。“部件呼应”必须要遵循一定的原则,不能胡乱拼凑,更不能随意而为之。
 
  部件呼应大致上分为两种方式:1.像形呼应2.逆向呼应.
 
  1、像形呼应:是指一把壶的每一个部件所表述的意思、题材、概念相同或相近。类似的品种有很多很多,如云肩如意、大亨掇球.........
 
  2、逆向呼应:是指一把壶的组成部件,有规律的题材概念相反或相逆。比如方/圆呼应、粗/细呼应、花/素呼应等......
 
  A.方/圆呼应:方圆呼应,也就是整体构成题材里面,分别有方的题材,也有圆的题材,从正面看是方的,从上面、下面看都是圆的。
 
  B.粗/细呼应:粗细呼应的目的,是要造成强烈的视觉反差。例如用很细的流、把、钮,配合上一个很有圆润很有张力的身桶,借此,以凸出身桶的视觉效果比例,让主体显得更加饱满稳重。
 
  C.花/素呼应:花/素呼应,一般是指在光素的身桶上,装饰上题材相同或相近的流、把、钮。花/素呼应的装饰效果,绝大多数目的是为了能达到画龙点睛的效果,最终要求还是凸出身桶。
 
  三、线条
 
  紫砂壶器是由多根线条构成的立体实物。我们以纯手工成型的紫砂器为实际参照物,只要认真观察就不难发现,不管是圆器、方器还是筋纹器,构成纯手工紫砂壶器的几乎所有线条,并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直线,反之,每一根都是弧线。这些弧线的表达方式包括圆弧线、抛物线和S线。
 
  就算我们从正面看到的是纯粹的直线,就算作者制作的壶是纯粹的方货。当我们(微信号jiaoliucha)近距离的观察的时候就会发现,其实远观的直线,近看都是向外鼓出的弧线。
 
  根据以上的概念,我们再看看一把方础壶。对比细节,应该会一目了然了。构成方础的每一根线,都是弧线。也只有由外鼓的弧线构成的整体,才能显得更饱满,更有气度。
 
  看一把平盖石瓢,就知道盖子究竟是不是平的了。
 
  但为什么是弧线而不是直线呢?我们曾经做过一个试验:远观一把纯粹由直线构成的模子方壶的时候,不难发现,壶的每一个立面均往里凹。并不是说壶体真的瘪进去,而是视觉效果上产生的错觉。
 
  以下的几种线条,分别为:S线、抛物线、反向抛物线
 
  四、气韵
 
  我们常听说一把壶的气韵贯通。其实所说的意思,就是壶的局部与身桶主体在线条衔接上的准确程度。如果镶接的位置不对,一把壶的气就会断掉。反之,壶的整体气韵能够连接起来形成循环。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非常考验制作者手上功夫的。
 
  当然,将流把与身桶的气韵做通并不是定式,因为有很多的壶形,壶的重心宽出位会根据器形设计随时调整,甚至有些壶的器形是摆裙式的宽出,故上面叙述的部分,只能是根据仿古/掇球一类壶肩重心略偏高的器形所使用。
 
  五、精神
 
  精神与气度是要分开说的,精神主“骨”,气度主“肉”。
 
  何谓精神?我们要从人体结构比例上来分析,一个健康/强壮的人,胸饱满肩宽阔、昂首姿态,给人感觉非常精神。由于肩宽胸满的缘故,还会让人错觉重心上移。
 
  精神主“骨”,重在肩胸,如果肩胸瘪塌了,那整把壶的重心将会下沉,会给人感觉作品了无生气。而“骨”的形成,其实就是壶体局部的【折角弧线】。当局部折出明显角度之后,壶体局部的“面”的形状将会随之改变,视觉层次感立显。壶体的精神也将全然不同。
 
  a.永福的掇球,盖面拱起虚片既有明显折角,又圆润饱满,这个处理手法当代大多数人都没有功力做到。
 
  b.许卫良的传炉,盖面虚片拱起折角,同时又做到方中带圆,让人感觉有一种转折的力度存在。
 
  无论壶肩的位置是上是下,重心是高是低,要把壶的精神做出来。最首要的,就是要把壶肩的部分做饱满,做出充气感。古人即便工粗,但至少在架子上,能够把精神表达的十分到位。而今人即便工精,但大多在对精神/气度的理解上很多不到位。
 
  六、气度
 
  何谓气度?气=充气感。度=肚量。
 
  如果说精神主要指壶肩部位的饱满,那气度就是说壶腹的收式弧线。要做到纯粹的充气感并不难,但是要在充气感中加入带有转折力度的“角”就非常不容易了。盖面的虚片、壶肩的拍打乃至后期制作的蔽身桶工具,均可作为判断作者对壶器理解能力的依据。
 
  我们平时常见的方器,总会错觉误认为比圆器稳重,其实说的稳重,就是指壶的底面宽。但底面宽并不能保证气度一定佳,那就要在制壶的时候,认真处理收腹线。既不能收的太急(重心提升),又不能打的太弯(壶底不稳),更不能简单收式(僵硬呆板)。这个问题很难,是当今绝大多数陶手都处理不好的难关。
 
  壶颈的长度和壶口的宽度,在某种程度上会直接影响到壶体的精神度乃至气度,许卫良去年曾经用一种方式形容过:大亨掇球等同于用绳子捆住了局部的气球。这个观点,我个人是持肯定意见的,要有饱胀、充气感。但有的时候,为了能够体现壶肩的饱满度,则需要考虑适度缩短壶颈的长度,只有缩短壶颈,让壶肩重心得到提高后,收腹线才能有有更大空间做调整。
 
  但是,这种方式并不能当作唯一标准,因为当壶肩提高之后,壶颈的部分比例缩短(缩脖),气度显显露而风骨不存。况且,制壶业界百家争鸣,既存在书生气息,也包容强人壮汉。风骨嶙峋,骨多肉少,文人气息浓厚、精神且干练,一如顾景舟之仿古。强人壮汉饱满健壮、器宇轩昂,一如邵大亨之仿古。各家当保有各家之特点、并无绝对标准一说,故不能一概而论。
 
  子母线的宽度和厚薄度,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壶的整体气度,做的好的,甚至可以将整壶的气质都带出来。若做的不好,子母线的笨拙很可能将整器的精神破坏掉。子母线要体现功力,就要做到宽、薄、均衡;远观上下厚薄横向宽度一致、近看上略厚于下,横向略宽于下,目的是要能够压得住身桶。
 
  在这里发两把自认为子母线处理功力非常到位的壶器。
 
  七、转折角度(力度)
 
  何谓转折角度?我们前面说到身桶体现精神气度,而整壶体现力度的部位,却是在流/把上。“力度”其实非常好理解,说白了,就是每一个弯折的弧度都带有明显的折角。既能够看出明显的弯折力量。而这种弯折的力量同时需要配合流/把的粗细变化,从手掌端(壶把)转向大面积的能量聚集(身桶)再由粗到细集中到一点上(流尖),向外喷出。也就是我们说的“由点到面再到点”的力度。这种力度,需要流把与身桶的高度细致衔接,达到通气的效果,形成气循环,方能成大器。
 
  八、协调性:
 
  协调性,既是指流/把斜向角度、各占虚实空间比例等均衡问题。关于这个问题,自古以来一直都是探讨的话题,在此用略微详尽的方式来叙述一下:
 
  1、常规现象——流/把斜向角度对称,流略粗,把稍细,虚实空间互补均衡这类器形,属于较易辨别的器形,对称方式是相对固定化的。
 
  第二种状况,也就是很多人都在尝试的方式,他们一直都在改良纯粹意义上的均衡。例如,何道洪、吕尧臣、刘建平等人的作品很多都带有“蓄势”风格。
 
  蓄势——是指“蓄力待发而未发”,随时一触即发!这种方式已被多人采用应用。类似风格的作品,壶把所占比例很大,流只探出一部分,用厚重的身桶作为稳固的底盘和强大的支撑后盾,从后往前蓄势待发力。
 
  当然,并不是说协调性降低了,壶的设计理念就彻底失败了。我遇到过很多的状况,是根据设计者不经意间调整思路之后衍生出来的作品。这类壶作很多采纳了现代式或欧式的风格,流把既没有对应角度,也不存在蓄势发力,更没有气贯穿全身的概念,仅仅是表达一种纯粹的玩味或实用思路。但即便这样,一样会很多优秀的作品出现。
 
  正所谓方非一式、圆不一象、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九、个性
 
  什么叫个性?个性是指人的性格、修养、观念、为人.......
 
  个性在壶上面如何体现呢?大多数紫砂爱好者都看到过何道洪的照片,很多人也看到过顾景舟的相片.......众生不可能一象,但壶如其人一点都不假。我们(微信号jiaoliucha)认为顾景舟就像是一位知识渊博的学者、一个儒者、一位自信又带有一丝顽固的老人。他的作品一如他的人,文人风骨、纤巧秀气、儒雅气质。而何道洪则像是一头勤奋努力的垦荒牛、一位强悍到不知疲倦的劳动模范,个性张扬,锋芒毕露而又力大无比。
 
  再看看当代人的张扬个性
 
  其实张扬个性很容易理解,在壶体上面表现出来的,就是壶肩挺拔,流把伸出毫不含蓄,完全表露个性的方式,为之张扬。
 
  和张扬风格想法的,是含蓄。含蓄的概念,多是引而不发,留待一丝遐想空间给人回味。
 
责编:火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