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收藏的紫砂器

故宫收藏的紫砂器  
 
  北京故宫博物院珍藏着数以百万计的古代艺术品,其中陶瓷制品算是大宗,绝大部分是官窑瓷器,也有一部分明清两代的地方窑品种。
 
  故宫深藏紫砂四百余件
 
  明代末期以来,宜兴的紫砂陶器不仅受到文人墨客、官僚富绅的喜爱,而且开始受到宫廷的重视,最早进入宫廷的是以欧窑为代表的宜均,稍后康熙朝的紫砂器皿被选作画珐琅所使用的坯胎进入宫中;雍正朝精选各类名品进贡宫廷;干隆朝则将当时风靡社会的宜兴制壶名家请进宫中造办处,专门为皇家制壶,同时宫廷也开始分期分批地向宜兴订购紫砂,与景德镇官窑瓷器相同,由皇家出具图样,统一样式,统一规格,此种情形自干隆以后,时断时续,一直到宣统元年清末大臣端方定制的一批刻有「宣统元年(1909年)」款识的砂壶为止,其间经历了近三百年的漫长岁月。
 
  目前存有1949年以前的旧藏品及解放后至八○年代以前新收器皿共计四百余件,虽说数量不是很多,但品类相当齐全,有各式茶具、餐具、文房用具、清供雅玩等,另有成套的祭器、鱼缸花盆、动物雕塑、仿生果品等。仅以数量最大宗的砂壶为例,就有圆壶、扁圆壶、掇球壶、瓜棱壶、包袱壶、龙凤壶、提梁壶、包漆壶、僧帽壶、树瘿壶、六方壶、扁方壶、方斗壶、覆斗壶、筒式壶、菊瓣壶、莲瓣壶、蟠螭壶、虎柄壶、延年壶、百果壶、竹节壶、梅花壶、砚滴壶、温酒壶等。文房用品有描金堆粉山水人物大笔筒、山形笔架、桃式水盂、螭龙砚滴、圆笔洗、围棋罐、臂搁等。陈设用品有兽耳衔环方瓶、出戟尊、仿古铜花觚、松竹梅花插、葫芦形壁瓶、花鸟壁瓶、四系诗句大背壶、凫形瓶、回纹鼎炉、天鸡尊、鸳鸯式盖盒、海棠式花口瓶、七言诗句对联挂件等。还有一批宫中日常使用的花盆、鱼缸等也独具特色。有干隆珐琅蓝料彩大花盆,各式大小不等的圆花盆、方花盆、椭圆花盆、腰圆水仙盆、三折斜方花盆、六角形堆粉绘花花盆、八角式花盆、海棠式花盆。
 
  入贡宫廷的紫砂御用器
 
  藏品中绝大部分是清代制品,极少数是明末制品,还有一部分民国初年的制品,最多见的是茶壶和茶叶罐,其次是陈设及文房用品,盘、碗、实用器具数量较少。带有宫廷特色的官制紫砂款识一般钤刻在器物的底部,与同时期的景德镇官窑制品风格相一致,款识的布局、笔道完全相同,有「康熙御制」、「干隆御制」、「大清干隆年制」、「嘉庆年制」、「嘉庆四年澹然斋」、「道光行有恒堂」、「咸丰行有恒堂」、「宣统元年」等数种。名家款识的有时大彬、项圣思、惠孟臣、陈鸣远、陈觐候、陈殷堂、陈圣恩、杨彭年、陈曼生、邵友兰、邵玉堂、邵任远、王南林、杨梦臣、朱石梅、黄玉麟、华凤翔,以及季圣明、邹东帆、杨季初、刘醒民、王竹坪、葛明祥等,还有东溪、少林、冰心道人、石庵、适园主人、仲侯、祖德、友义、海村、松鹤轩、?斋、匋斋、敬业自造、宝华庵、裴石民等。
 
  带有官窑年号款识的紫砂器应是当时宜兴地方官入贡宫廷的御用器,有的是宫廷出样传旨让宜兴定烧的,有的是进呈素坯在造办处二次加工处理的,工序包括:包漆皮、烧器座、加绘金彩、堆粉等。这批进贡宫廷的东西,从坯泥的精炼程度、制器的工艺手段、装饰的题材内容来看,都显示出一种超尘脱俗的皇家气派,其真实可信的程度是不容置疑的。另外还有一部分精致优良的茗壶,从里到外光素无纹,质地、工艺都堪称一流,并没有任何款识和标记,此类制品技艺超群,也应归并于宫廷用具的范畴。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