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瓷制作技艺

汝瓷制作技艺  
 
  汝瓷产于河南临汝,隋炀帝大业初年(即公元605年),置临汝为汝州,“汝瓷”因此而得名。宝丰县在宋时属汝州,故也名汝窑。为了区别宝丰和临汝两地产品,现称宝丰县大营镇清凉寺为汝窑或汝官窑,而后者称为临汝窑。
 
  技艺特色
 
  汝窑瓷价值千万并非完全因其存世稀少,还在于其工艺之绝伦,釉色之变幻。
 
  在宋朝,汝瓷的烧造对釉料的配方和火候的掌握都有着极严格的要求。汝窑产品质地细腻,釉色润泽,造型工整,工艺精致。其釉色淡者如碧空万里,谓之“天青”;深者似雨过天晴云破之处,谓之“天蓝”。
 
  汝窑的“窑变”也非同寻常。由于每件瓷坯在窑中所处的位置不同,受热程度各异,产生的“窑变”效果就不一样。在烧造成功的汝瓷釉面上往往开有细碎繁密的纹片,宛如鱼鳞或冰裂状,备受人们的赞誉。
 
  正是由于汝瓷技艺超群,因而得到北宋宫廷的赏识。到北宋晚期,汝窑御用品烧制时以名贵的玛瑙入釉,以致汝窑瓷汁如堆脂,面若美玉,工艺愈加精湛,在当时的各个窑口,曾有“汝窑为魁”之称。
 
  汝窑胎质细润,多数象点燃过的香灰色。透过釉底处微微带些粉色,不同于同时期的其他青瓷,风格独特,呈现一种淡淡的天青色,有的稍深,有的稍淡,但离不开天青这个基本色调。汝瓷釉汁莹润,多豆青、粉青、月白、葱绿等。通体有细片,底有芝麻细小支钉,是支烧的痕迹。现存故宫博物院的“汝窑弦纹尊(奁)、洗”,是古陶瓷中罕见的珍品。
 
  技艺传承
 
  北宋,北方烧造青瓷中心在汝州(时属直隶州即现今的汝州市),当时(公元1102—1127年)汝州辖管郏县、龙兴县(现今宝丰县)、鲁山县、汝阳县(伊阳)、叶县、襄县等地(据《中国美术史》记载)。汝州四方烧造青瓷器的古窑遗址很多,形成“汝河两岸百里景观,处处炉火连天”的繁荣景象。南北两大瓷区;北区从北汝河北岸汝州市区张公巷、文庙,大峪乡的东沟、陈家庄至黄窑到临汝镇的坡池;二是以北汝河南岸的严和店起沿东南方向延伸至罗圈、桃木沟和清凉寺、梁洼,直至段店,方圆300多平方公里、上千座窑炉。鼎盛时窑炉达到了300多处,影响扩及到内乡、宜阳、新安及黄河以北等地,是汝窑生产历史上的昌盛时期。
 
  宋·周辉《清波杂志》、陆游《老学庵笔记》、周密《武林旧事》、杜绾《石谱》、欧阳修《归田集》、明·曹昭《格古要论》、《正德汝州志》等书,曾记载有汝瓷的始况。“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末为油(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宋人叶寘《坦斋笔衡》清说郛(fu)本,曾有“本朝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的赞语。
 
  北宋末年,金兵入侵,宋室南迁,官窑也随之被毁,作为一代名瓷的北宋官窑仅存世18年。汝瓷烧制技艺随之失传。虽然元、明、清历代民间窑场仍然不断烧制,但因种种原因,均未成功。
 
  民国27年到30年(1938至1941年),资本家李绍初曾在汝州蟒川严和店汝窑旧址建窑试仿汝瓷,亦未成功。原中国古陶瓷研究会会长冯先铭说:“汝窑釉色最难仿,比定、钧、耀等窑难度大的多,不易仿制,因此传世制品根本无乱真之作。”正如清道光年间,督学孙灏诗云:“青瓷上选无雕饰,不是元家始博殖。名王作贡绍兴年,瓶盏炉球动颜色。官哥配汝非汝俦,声价当时压定州。皿虫为盅物之蠹,人巧久绝天难留。金盘玉碗世称宝,翻从泥土求精好。窑空烟冷其奈何,野煤春生古原草。”诗人对汝瓷作了高度评价,但也表达了他对汝瓷失传的感慨之情。
 
  汝窑神秘消失,连窑址也湮灭在历史的尘埃中。“汝官瓷”的窑址何在,是中国陶瓷史上长期未决的一大悬案,故寻访汝官窑遗址及烧造技术,成为中国几代陶瓷研究者和考古工作者的一大夙愿。
 
  汝窑的发现可谓一波三折,屈指算来前后经历了半个世纪之久。从20世纪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河南省考古工作者和北京故宫博物院陶瓷专家对遍布河南全境的数十处古窑址进行了全面调查,考察的重点主要放在临汝县(今汝州市)境内,但多次寻访无果。
 
  然而,许多重要的考古发现都是不期而遇的。叶朊裣壬1977年在宝丰清凉寺窑址采集到的1件天青釉汝瓷片,经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化验,发现与北京故宫所藏汝窑盘的化验数据基本相同。1985年在郑州举行的中国古陶瓷研究会年会上,他首次提出宝丰清凉寺“未必不是一条寻觅汝窑窑址的有力线索”。
 
  20世纪八十年代初,宝丰县文化部门在文物普查中,从清凉寺等地群众保存的瓷器中,发现了与北宋宫廷御用汝瓷特征完全相同的瓷盘,从而为寻找汝官窑口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线索。
 
  1986年10月,宝丰县清凉寺村农民在犁地时发现了两个完整的笔洗,经专家鉴定,与上海博物馆收藏的传世汝瓷一模一样。随后,上海博物馆的两名陶瓷专业人员在宝丰清凉寺采集到46件瓷片和3件窑具,汝窑终露端倪。
 
  1987年10—12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首次对宝丰清凉寺瓷窑址进行试掘,开挖探方两个,发掘面积200平方米,发现典型御用汝瓷10余件,遂将该窑址确定为汝官窑遗址。然而好事多磨,在随后的10年间,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在南北长1000米、东西宽300米的遗址范围内又先后组织了4次较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尽管每次都有一定的收获和新的进展,但出土瓷器均为民窑产品,汝官窑窑址的中心烧造区仍未找到。
 
  直到2004年5月,汝官窑古窑被一个叫朱文立的汝瓷大师在汝州的张公巷找到。这一发现震动了中外48位考古专家和学者,他们来到汝州张公巷,对发掘的古窑址进行认定,确认张公巷就是北宋官窑,使“千年之谜”的宋代汝官窑得以揭晓。
 
  技艺现状
 
  汝瓷与其他名窑瓷器相比,汝瓷当时仅限皇宫使用,即使贵为皇亲国戚、封疆大吏也没有资格拥有。不过,后来也有破例的,权倾朝野的蔡京就曾私自藏有汝瓷,这也成为当时惟一的一次例外。由于汝瓷太过于珍贵,以至于历代帝王都不会将其作为冥器陪葬。
 
  然而,也许正是因为汝瓷烧制被宫廷垄断,其命运与皇朝密切相关,当战火纷乱,改朝换代,官窑被摧毁,汝瓷就如昙花般释放出惊人的美艳后,便一同随着赵家王朝的消逝而香销玉殒,变成一种刻骨铭心的记忆留存在历史长河中。在经历几百年岁月冲洗之后,现世仅存的60余件汝官瓷绝世珍品也散落在世界各地。
 
  2006年12月10日,一场盛大的现代陶瓷名家精品拍卖会在郑州举行,在河南省陶瓷玻璃行业协会组织的这场拍卖会上,汇集了几十件出自省内制瓷名家之手的作品。在拍卖会上,作为前世同为宋代五大名窑的汝瓷、钧瓷遭遇冰火两重天,每一件名家钧瓷几乎都被频频举牌,而汝瓷却全部流拍。曾在北宋宫廷声名显赫的汝瓷,相比钧瓷这位同胞兄弟显然“郁闷”着,暂时被人们丢在遗忘的角落里。
责编:火焱
阅读"汝瓷制作技艺"的人还阅读以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