琵琶霓裳美大益——记云南首场“琵琶与茶跨界品乐会”

  11月2日晚,云南大剧院灯火通明。音乐厅座无虚席,“大益品乐会·杨瑜琵琶行”举行首演。身临其境的感受颠覆了听众认知:琵琶还可以这么弹!演出结束,全场起立鼓掌。一位乐迷兴奋地留言:音乐会是艺术与商业的完美结合,令人沉醉深秋!

  时值大益集团78年厂庆,大益人以一场“赞助不干预”的音乐会,标注了自身情怀:在品牌塑造与茶文化推广上,大益不遗余力地玩出了新高度。大益的骨子里有一股家国情怀,如今这棵“南方嘉木”风雅流播。这不禁让人联想,1202年前,当白居易在名作《琵琶行》里奚落茶商“重利轻别离”时,未免下笔武断了。

  茶并琵琶:品味韵致两依依

  如果非要给茶和琵琶找点联系,《琵琶行》是个合宜的切口。正如“品乐会”所呈现的,琵琶女感慨于江清月冷、风华不再,“夜深忽梦少年事,梦啼妆泪红阑干”。而江州司马白居易苦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谪居卧病时得闻仙乐,遂有“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之慨。杨瑜如泣如诉的手法,加上朗诵、书法的表演,再现了历史的夜晚,是音乐会第一章“琵琶行”的主题。茶和琵琶的跨界并不违和,反而让人有豁然开朗之感。

  其实对于茶和琵琶,杨瑜和大益集团董事长吴远之先生都有妙论。杨瑜说,茶和琵琶是相通的,它们都有音乐性、有文化、都是有“品”有“韵”的。吴远之则认为,在表现性上其它乐器赶不上琵琶,吉他太轻、钢琴太重、小提琴太柔,而琵琶是全能的,就像普洱茶,有生有熟、有新有老,它的涵盖面非常广。如果再往深了说,音乐的“乐”字繁体为“樂”,加一个草字头就是“藥”。众所周知,茶在历史上最早也是药用的。对于生活的日常而言,音乐和茶都是“治未病”的。乐理言琵琶属丝弦主心,效果更是非同一般。

  音乐会的第二章是“力拔山兮”,一听就是项羽刘邦的千年故事,而琵琶曲“十面埋伏”无疑是主角。现场的氛围也由婉转悱恻而入高亢激越,英雄主义配上霸王别姬是本章灵魂。此一环节里,云南吹管乐演奏家郑强用大低音笛演奏的《楚歌》增色不少,沉雄悠远的旋律,令人荡起乡思,难怪当年楚军闻之斗志全无。

  关于经典名曲《十面埋伏》,明代王猷定在《四照堂集》里有精彩点评,“《楚汉一曲》,当其两军决斗时,声动天地,瓦屋若飞坠。徐而察之,有金声、鼓声、剑弩声、人马辟易声,久之,有怨而难明者为楚歌声;凄而壮者为项王悲歌慷慨之声;陷大泽有追骑声;至乌江有项王自刎声;余骑争项王声,使闻者始而奋,既而悲,终而落涕之无从也。其感人如此。”

  杨瑜演奏时人琴合一,她的念白也颇入戏:“我无数次的穿越来到这场战争当中,听到震天的战鼓、凄楚的《楚歌》,都是因为我手中的琵琶,我每弹一曲,我就来到了战争中,成为曲中的任何人”。

  杨瑜承认,品乐会筹备时很过瘾,整天念兹在兹,剧本撰写修改了20多稿。整体上说,演出都是从音乐艺术出发,上百位助演演员都是各自领域的翘楚,助演阵容并不掩盖琵琶,而是来衬托琵琶。现场效果正如白居易诗中言,“今夜闻君琵琶语,如听仙乐耳暂明”。

  杨瑜和大益:一拍即合相得益彰

  音乐会的最后压轴表演,是吴远之先生创作的《相思如茶》。除了曲子优美动听,杨瑜说,是感谢大益鼎力支持做这场品乐会,“在与大益打交道过程中,我感到大益是一个有文化、有修养,并且很尊重艺术的企业”。她在谢幕时强调,大益并没有对音乐会干预和商业植入,大家的合作一拍即合而且愉快高效。

  “君住山之南,我住山之北,相思密如茶,雨后发新芽”,这是《相思如茶》的歌词,“一杯芳茗知音在天涯”。由云南歌唱家高淑琴领唱,昆明聂耳交响乐团附属合唱团来演唱,完美演绎把晚会妥妥推向高潮。吴远之感慨系之:云南是非常奇妙的,有非常好的艺术家,这次是云南音乐艺术界一次非常好的合练呈现。

  大益茶道院的赵逸虹女士介绍:“杨瑜的琵琶能文能武,音乐会用心也远超乎寻常。”整场演出融入了诗朗诵、京剧元素、童声唱颂、大合唱、民族歌舞。各种乐器的呈现也是亮点:大低音笛,多种中西打击乐器、双钢琴、彝族八角琴、京胡等,把古典与时尚、汉文化与少数民族文化融合呈现。难怪到场的原云南省人民政府省长、词作人徐荣凯先生评价:堪称完美!

  吴远之此前也介绍了此次合作的缘起与历程。出于个人爱好,他对音乐有比较多的了解。他此前并不认识杨瑜,经人介绍详谈后,感觉相互“听得懂”。吴远之说,琵琶本身就是一个“交响乐团”,它的音域广、曲目多,可以一个人演、也可以与丰富的器乐一起演奏,它的推广性很好。大益计划今明两年在全球至要少做6场音乐会,以琵琶乐团为核心融汇各地的特色音乐,将成为不二选择。

  品乐会筹备,杨瑜处于亢奋的艺术创作状态。而吴远之也觉得:品乐会满足三条就好——观众到场能够听到音乐、看到杨瑜、喝到大益茶。

  使命与自在:“生活平台”焕发生命力

  与前两个章节相比,品乐会的第三章也是最后一章比较随性,名为“乐得自在”。在品味了爱恨情仇与金戈铁马后,放松一下不无裨益,何况还融入了许多云南民族的音乐元素。现场可以听到茶圣陆羽的《六羡歌》;有两架钢琴与琵琶共同演奏《春江花月夜》;还有彝族四弦琴弹奏的《耍酒》;甚至加入了新疆手鼓的《新疆舞曲》。

  今年11月1日是勐海茶厂成立78周年,也是西南联大入滇80周年,其实也是勐海茶厂筹建80年。在品乐会谢幕的最后,吴远之先生自然而然的赠予杨瑜女士大益普洱茶新品——大师时代,向八十年前的烽火与弦歌致敬。大益始终把抗战时期范和钧、张石城等诸先生办厂救国镌刻在胎记上。为向大师辈出的在云南的“西南联大”致敬,在品乐会前一天,2018大益职业茶道师赛大师赛在勐海茶厂“正雅堂”打响,30名选手比拼茶道迈向“大师”。冠军李月莲捧走30万元奖励,吴远之夫人张亚峰女士获得亚军,一如她的名字一样谦逊,钟原获得季军。

  也许有人会纳闷,大益一个茶叶企业赞助音乐会是不是跨界太远?大益对此立意高远:在一些茶企还直接往脸上涂脂抹粉时,大益的营销已超越了功利层面,甩开它们好几条街;再者这或许就不用解释。吴远之说,我做事情商业目的不算强,遇到喜欢的东西自己先enjoy,然后再推广。“我们大益的12个餐厅,很多菜是我定的,我吃完觉得这个菜不错、做法不错,就定了,我还给很多菜取名字”,他如是说。

  “大益以前是个茶平台,我们现在说它是一个生活平台。”吴远之说。此言看似无意,实则信息量满满,透露出重大的经营思路转变,契合着当今“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吴远之理解,如果经历这场品乐会后,杨瑜的演奏能够对听众的工作、思维方式有所触动,意义就超越了音乐。“有时间大家一起听听音乐、喝喝茶,这就是大益想推广的生活方式,一种东方的、中国的、高雅的生活方式”,他说。

  对一个拥有78年历史的茶企来说,在责任与自在之间,“生活平台”的最新思考定位,恰恰展示出风华正茂的生命力。有时候做事情需要超越些,正如陆羽《六羡歌》所告白的: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入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

十大热门
活跃作者
  •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 20180613154934
  • 90
  • 132?1527043629
    暂无简介
  •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 20181031142450
    专注于高品质中期普洱茶,讲解老茶、资讯、行业动态走向、品牌包括大益、下关、黎明、兴海、老同志、澜沧、六大茶山、八角亭等高品质中期普洱茶。020-81893811​
  • %e5%be%ae%e4%bf%a1%e5%9b%be%e7%89%87 20171113093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