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升学堂|第61期:“六山风云”系列之一 · 倚邦古茶山

  倘若有人要为普洱茶著书立传,那么曾经盛极一时的古六大茶山,是他避不开的章节。

 

  “普茶名重于天下......出普洱所属六茶山:一曰攸乐、二曰革登、三曰倚邦、四曰莾枝、五曰蛮耑(同“专”)、六曰漫撒(易武),周八百里,入山作茶者数十万人......”《滇海虞衡志·卷十一》描绘了当时的盛况,关于此类的记述,史书上不胜枚举。

 

  如今,普洱茶行业发展迎来了春天,不同以往的是,现在百花齐放,江内、江外处处花开遍地,这不得不说是一大幸事。

 

  牢记历史,得知兴衰,指导当下,着眼未来。为此『陈升学堂』计划用六期(61~66)的内容,分别讲述古六大茶山,以供大家在学习普洱茶历史时作参考。

  知识无价,乐在分享!本期『陈升学堂』就为大家讲述“倚邦古茶山”。

 

  倚邦茶山位于西双版纳州勐腊县的最北部,茶山面积约360平方公里,南连蛮砖茶山,西接革登茶山,东邻漫撒(易武)茶山。习崆、架布、曼拱、曼松等子茶山皆在其范围内。

 

  倚邦茶山在明代初期已茶园连片,有傣、哈尼、彝、布朗、基诺等少数民族在此居住种茶。

 

  旧时,倚邦茶山的中心大镇是倚邦街,亦称倚邦,明代称磨腊倚邦,傣语翻译为“有茶树,有水井的地方”。明隆庆四年(1570年)车里宣慰司划分十二版纳时,六大茶山和整董合为一个版纳,称茶山版纳也称版纳整董。

 

  从明隆庆四年至清光绪末年,倚邦一直是六大茶山的政治中心和行政主管地。

 

  清雍正七年(1729年),清政府对西双版纳进行改土归流,置建了普洱府,六大茶山从车里宣慰司的辖地划出,归入普洱府。

 

  倚邦土弁曹当斋因在改土归流中协助清军平乱有功,被清政府授封为倚邦土千总(子孙世袭降为土把总)。从曹当斋开始,曹氏家族世袭管理倚邦茶山、革登茶山、莾枝茶山、蛮砖茶山近二百年。

  道光年间的《普洱府志》记载,从雍正十三年(1735年)开始普洱茶贡茶由倚邦土千总(曹当斋以后为土把总)负责采办。(《清实录》记载)

 

  翻阅普洱茶历史,曹当斋是清政府任命的第一位贡茶采办官,六大茶山的最高管理者,这是一个为普洱茶发展作出过历史性贡献的重要人物。

 

  曹当斋担任茶山土千总贡茶采办官后,严格执行云南省府的茶山管理条例,安抚夷民,打击奸商,维护茶农利益,修整道路以便茶叶运输,招募内地人进茶山垦荒建茶园,为六大茶山改土归流后茶叶的发展创建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根据倚邦茶山现在还能看到的古村寨遗址来分析,倚邦茶山在乾隆后期人口至少在二万以上。并且建有关帝庙、川主庙、石屏会馆、江西会馆等,街上商贾云集,热闹繁华。

  乾隆二年(1737年),曹当斋受清政府褒奖,乾隆皇帝颁给他赦命一封,表彰其军政修明,治邦有方,同时还表彰了曹当斋的妻子叶氏,有“撷蘋采藻之品格”。

 

  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曹当斋去世,其子曹秀接任倚邦土把总。曹秀秉承父业,固守疆土,爱抚百姓,发展茶业,体恤商旅。在曹秀的管理下,六大茶山保持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

 

  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乾隆皇帝又授给曹秀赦命一封,表彰其尽心守职,骁勇奋战,守土有功,同时还表彰了曹秀之妻“宜室宜家,知书达理”。

 

  曹氏家族在乾隆年间两次得到乾隆皇帝赦命,这在云南是唯一的,曹当斋之妻和曹秀之妻皆为少数民族妇女,乾隆皇帝均给予表彰,足见乾隆皇帝对云南边疆的重视,对普洱茶的喜爱和对少数民族的关照和安抚之心。

  19世纪末,随着清王朝的衰落,滇西发生了战乱,西双版纳的土地“两乌”又被法国人割占,普洱茶内外销路被阻,六大茶山开始衰落,倚邦随之而衰,曹氏家族也走向衰败。

 

  1937年法国人在越南阻挠云南茶进入莱州,倚邦茶销路又断,随之又是抗日战争爆发,所有茶号全部停业,倚邦的茶商茶农逐渐迁移歇业,热闹喧腾了二百多年的倚邦陷入冷寂萧条。

 

  如今,走进倚邦还能闻到古茶的清香,还能看到茶号遗址、大庙基台、土司府的柱脚石、“龙脊背”石板街、普洱府的茶令牌、乾隆皇帝的赦命碑等,这些遗物、古迹是凝固的历史,记载着倚邦的伤痛和它昔日的辉煌。

 

  知识无价,乐在分享!本期陈升学堂就到这里,更多精彩内容敬请期待下一期!

作者简介
yunhong
十大热门
活跃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