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陈普洱在东阳|她的秘诀:认人,相信品牌

  在浙江省东阳市,有一家阿里山茶楼,已经有10年历史,在全市有四家分号。老板戚群芳,典型的女强人。

  躲开酒的喧闹,进入茶的宁静

  “我是农村出来的,在家种过田,喂猪养鸭全都干过,我不怕苦。十多年前就离开农村来到城里。当时看到不少和自己一样的农村姐妹在城里干得都不错,心里想,别人能做到的我同样能做到”,戚群芳快人快语。

  来到城里后,她先是开了4年餐馆,“钱是挣了一些,但是开餐馆太麻烦,来的客人很杂,五行八作的都有,喝多了就闹事,每天睁开眼忙到天黑,累得要死不说,还整天提心吊胆”。

  1999年的一天,一位朋友请她去喝茶。和很多地方的女人一样,戚群芳平时不喝茶,更不懂茶。但是进了茶馆,她感觉和在她的餐馆里不一样,“静静的,音乐很轻柔,心情马上放松了。品一口茶,说来也奇怪,觉得茶还是蛮好喝的”。这时,她的语速慢了下来,“那时东阳城里的茶楼还很少,我想我是不是该换一种挣钱的方法,找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来做”。

  2000年,阿里山茶楼开业了,是一家茶餐厅。由于她有经营餐馆的基础,她的茶餐厅虽然以茶为主,但餐食配制考究,中餐有鲜明的地方特色,很适合东阳人的口味,服务方式也是中西结合,很快便成为东阳市尽人皆知的服务场所,几年之内便在全市开了4家分店。

  戚群芳终于如愿,躲开了酒的喧闹,进入了茶的宁静。

  认人和相信品牌,帮她降低信誉风险

  在世纪之交的几年里,中国的茶市越来越火,同时,以次充好、以假乱真的市场乱象也愈演愈烈。对于刚入门的戚群芳来说,知识需要慢慢学习积累,在扑朔迷离的茶市中找到好茶却是当务之急。“我的办法很简单,在还不具备识别能力时,我相信品牌。阿里山经营的茶叶都是大品牌的,不是说大品牌没有乱象,但要好得多”。

  戚群芳说她还有一个方法,能降低经营中的信誉风险,“认人。人品如茶品绝不是一句空话,人品好就不会做昧良心的事”。在杭州,她认识了金禹昕,“我经常到她那里进茶,禹昕特立独行,但为人正直,而且很懂茶”。2012年,她在金禹昕那里第一次喝到了“双陈普洱”。“禹昕说她特别喜欢喝普洱,给我讲了很多普洱茶的知识,讲了‘双陈普洱’的事情。我也觉得‘双陈普洱’比我以前喝到的普洱茶都好喝”。

  通过金禹昕结识“双陈”,对于戚群芳实在是一个意外惊喜。“做了12年的茶,寻找了12年的品牌。在阿里山茶楼经营的品牌中,每年都有新的进来,旧的出局,很难遇到品质长期稳定的品牌。这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毫不夸张地说,每天都如履薄冰,唯恐甄选品牌时不慎重砸了茶楼的牌子,所以总想找一个品质稳定、售后支持完善的好品牌。遇到了‘双陈’之后,我隐约感觉到我的愿望快要实现了”。

  暮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12年坚守,终遇双陈

  2012年5月,戚群芳和金禹昕一同参加广州茶博会,被金禹昕带到了“双陈普洱”的展区。“让我感受最深刻的是,没有一个人站在门口招呼参观者进来。而这一手正是很多参展商习以为常的招揽人气的方法”。

  接待她的庞晨晨给她的解释是:“陈总不允许我们这样做,我们也认为那样并不好。”“底气”,戚群芳认为,“这就是一个企业的底气”。

  晚上,她来到东莞“双陈”会所,饭后便是陈永堂和来自各地的代理商以及茶友的品茗论道

  现场的气氛很平和,并没有想象中的高潮迭起。只是一道道品着不同年份、不同配方的生茶和熟茶,有时是陈永堂亲自冲泡,大多数时间是“双陈”的员工操壶。其次便是一边品一边谈个人对这道茶的看法,穿插着大家对陈永堂的提问和陈永堂的解答。

  “那是一种很神圣的感觉。每个人都表现得很虔诚,那是对普洱茶的尊重,也是对‘双陈’品牌的尊重。”戚群芳说。

  也是在那个晚上,陈永堂的学识和人品折服了她。“那么多人,提了那么多的问题,都是一些很专业的问题,陈总不慌不忙,一一作答,条理清晰,简捷明了”。

  让她最终决定与“双陈”合作的,是“双陈”的茶仓。第二天,一行人在陈永堂的带领下参观生态茶仓。戚群芳说她的第一感觉是惊艳,“空气中弥漫着茶山的味道,仓库里面高低错落的一箱箱普洱茶,像是西双版纳一座座高高低低的茶山,充盈着生命的力量”。戚群芳说:“我被‘秒杀’了”,“我无法估计那些茶的市场价值,但是看懂了其中的生命价值、文化价值。我想,当这些茶变成人们品饮的茶汤时,它们生命的最后嬗变将会是何等的辉煌”。

  回到东阳后,她已经清楚地知道,她找到了事业的最终归宿。

  她在阿里山茶楼旗舰店的后面租下了一片房子,作为“双陈普洱”的专营店。这片房子被他们称作“四合院”,二层楼,两面是房子,一面是围墙,中间是一泓水。庭院的设计每一处都可谓匠心独具。茶室、展厅是标准的“双陈”风格,点睛之笔是那处水池,主人利用微景观、灯光、自循环等技巧,把数十平方米的水面整理的精巧雅致,美轮美奂。从二楼的廊窗望下去,移步换景,让人不忍离去。

  月朗星稀时,灯光朦胧,流水潺潺,清涟泛起摇碎了五色光影,凭栏静品一盅普洱,任千般烦恼,万缕愁绪,都将随风散去。

  静下来,才会有思考,才能积蓄持续的力量。

  文章来源:《当代中国画报》2014年第12期。原文标题:戚群芳的革命——“双陈普洱”在东阳。作者/张永太,摄影/师戎。编辑时有所删减,编辑/唐海东。

十大热门
活跃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