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斗记荷月斗,何妨与俗违?

  初见荷月斗,是在3月7号,同涛哥、晨阳去仓库,拍公司仓储样板间照片,回来时,恰巧荷月斗样品进仓库,匆匆一面之缘,未及一睹面容。

  3月8号,无味老师主泡,见了荷月斗“真身”,标哥、一洲、金斗夫人一起,恰巧茶席上有一荷花图片应景,拍来荷月斗干茶照片。

  品饮几杯,如饮山泉,清甜入喉,了无痕迹,一落而下,茶汤之香韵留喉时间长,喉韵很明显,回甘显著。

  无味老师谈及后背热感极明显,继而周身,两肩热感亦高。

  一洲形容其如吞大块棉花糖,咕噜一声,润喉无息,而后香甜幽然弥散。

  饮至十几杯,仍觉无处着力。

  标哥一言未发,转身取来沉韵,又拿来荷月斗,二者对冲。

  两泡一水,一杯过后,等第二杯时,打嗝声此起彼伏。

  沉韵细软,香高,涩在口腔前段,容易感受,体感明显,饱满度好。

  荷月斗较沉韵汤感尚细腻,涩重在口腔后面,生津回甘更好,浓强度相对高,口腔整体的舒适度,荷月斗较好。

  第一次见荷月斗就泡了两次,然后一直没能有机会再认真与其交流。

  3月18号晚,小雨,对电脑一整天,眼涩稍疲劳,喊还在公司的伙伴一起喝茶。

  这几天广州回南天,湿度夸张的让我这个北方人瞠目结舌,只是听说过,打印纸暴露在空气中,一会就软了,这次切身感受了一把,湿度99%,洗手间的玻璃一直水汽弥漫,地面如同被没有拧干的拖布拖了一遍,这几日又馋茶厉害,恰巧没有在此番高湿度下喝过茶,便再次开来荷月斗。

  田云主泡,和一洲一起喝。

  第一杯下去,似乎能找到沉韵的音容又有玄花的笑貌,细腻婉转和不可捕捉。

  上次喝没有苦感,这次有淡淡清苦,两颊生津绵绵,一丝淡苦在喉咙处辗转徘徊,然后浑圆成团入腹,暖意弥散。几杯后,熟悉的微醺感上来,太阳穴两侧有紧意。

  饮至尾水,清苦犹在,似在婉约的叙述,也似轻柔呼唤交流,一直在荷月斗内飘忽,而表现在外确是柔和协调。

  近九点,大家离去,觉得没喝过瘾,自己又开来一泡荷月斗,开始独自“偷欢”。

  一泡至口中,仍是熟悉的不可捕捉,就无息无痕的逃掉,然后嗝气起,许是上一泡力气渐起。第二杯涩感明显起来,在舌面平铺,和第一次喝来涩的位置又不相同,记得在斗记北京办事处,紫陌和我聊起,滋味不可靠,犹如人靠衣衫,而内在气韵表现,却是难得改容易貌,这次再得体会。

  饮到后面,头胀感明显,眼睛有明亮感,嗝气开始加频率,忆起晚饭味道...

  觉得自己很幸运,可以在忙碌之外喝茶赏瓷,又可以储藏岁月,在日常生活中感叹着时光的流逝,又在流逝中厮守一饼一砖,悲喜于日月更迭,又在更迭中推杯换盏,仙姑说,一个为自己晚年准备茶的人,一定是热爱生活、热爱人生的人,更是对未来充满希望的人,他不会虚度光阴,不会透支年华,也一定不会因风尘仆仆而减一分风雅,会在岁月中留下一分斯文面对珍藏良久的普洱茶。

  看着荷月斗上面的文字,此间有真意,何妨与俗违?

  想起自己,有时喝茶,喝到气足的,手舞足蹈,打嗝放屁;喝到发霉不喜的,寡言沉默,悲伤失意。若是面对可共饮者,畅言无忌,疯癫无序,更有甚时,饮至迷离,各自回去睡觉休息...好友初识一起喝茶,总是不得其解,以为癫狂,而后,时间渐久,喝到佳品,也会偶尔故作平静,怕“吓”到新友...

  小而言之,面对新友,大而言之,面对世界,我们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更有太多的妥协退让,然能偶尔在一饼茶里,一杯茶水中,与俗相违,有何不可,亦何尝不是一番快事?

  说说又觉头胀,遂闷泡一大杯暖江山,一解回南天...

活跃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