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说茶 | 欢乐山野,攸乐在即

  各位茶友,大家

  又到了周末说茶的时间

  本周【周末说茶】

  七彩哥给大家带来了一本好书

  《吃茶一水间》

  本书来自云南普洱茶人世家王迎新

  24席最精美的茶席

  24节气里最贴心的饮茶建议

  68辑最详赡的瀹茶记录

  72款茶的因缘遇合

  一瓯在手,得来清寂与安顿

  一期一会,莫失莫忘只今朝

  今天,大家就跟随着我

  一起走进立秋的时节

  走进“欢乐山野,攸乐在即”

  汉字的美,不仅借形而且印心,横竖撇捺传情达意。鲁迅先生也说汉字具“三美”:意美以感心,音美以感耳,形美以感目。闻见“攸乐”二字。未尝茶汤,便生了一分欢喜。

  可谁会想到,攸乐得名缘于并无文字的基诺族。在攸乐山世居的基诺族自称“基诺”,“基”指舅舅,“诺”是后人的意思,引申即为“尊敬舅舅的民族”。基诺族奉孔明为茶祖,传说三国时孔明南征,一部分落伍的士兵在此定居,自名为“丢落”(意思是说孔明把他们丢了),后来才演变成汉语的“攸乐”。

  在清乾隆进士檀萃《滇南虞衡志》的“出普洱所属六大茶山”里,攸乐居六大茶山之首。史书记载:“1700多年以前攸乐山一带就有茶树栽种,并有老茶园3000余亩。唐代攸乐山所产茶叶主要销往洱海地区;宋、元、明,则集中在思茅、普洱等地进行贸易,清雍正七年(1729年),清政府在攸乐山设“攸乐同知”,驻兵五百,隶属于普洱府,雍正十三年移驻思茅。”

  基诺人植茶吃茶的历史悠远,基诺语的“拉拨批皮”就是凉拌茶的意思,他们将鲜嫩的茶叶稍加搓揉,再把黄果叶和辣椒、大蒜加盐巴舂碎,加上一点泉水和茶叶拌在一起,稍微腌制就可拿来佐饭食用。80年代,父亲在攸乐山拍摄了不少资料,其中就有凉拌茶的制作过程。后来,他去采访离昆明最近的峨山高香茶园,还带回些鲜叶如法炮制,大概因茶树的树龄不同,峨山茶鲜食涩味稍重,吃来并不如意。父亲把剩下的鲜叶用开水过一道,加上盐巴辣椒填在坛子里做成腌菜,两三个月后,味道鲜辣,嚼来仍有茶叶的清香,是不错的饭粥小食。

  树龄越古老的茶叶,聚香越醇,滋味越发甘爽,涩苦易化。古基诺人生食,也是食之有道的。

  而今,远山如故,一片树叶子在山川民族间传递,予人以愁,予人以乐,而快乐是不分种族与地狱的。

  冲瀹今春头采攸乐古树茶,香韵惑人,这香气带着些花香,竟有几分近似景迈茶的花蜜香。不同的是,景迈古茶馥烈柔媚,持久弥坚;攸乐香里轻苦漫舌,却终能化香为甘。好比大乔小乔姊妹同胞美人,一个敦厚端庄,一个伶俐机巧。各自占尽风流。

  悠悠我心,乐彼远山。

  唇与水的触碰,日子里,有这样的美好,就好。

十大热门
活跃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