匠心茶人何宝强:我的每一片茶叶会说话

  4月6日上午,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今大福茶厂所属班章古树茶开采仪式启动。

  此前一周,与今大福茶厂古树茶相距不远处,刚刚上演了一出32万元一公斤的班章茶树王春茶炒买事件。随后,西双版纳茶业协会发布声明,称此为商家刻意炒作,但整个茶业圈,再一次沸腾,无数普洱茶人脸上,掩饰不住兴奋的笑意。

  著名茶人、身处勐海高端普洱茶品牌今大福创始人何宝强对此强调说,自己茶叶以实销型为主,炒作会给茶客和经销商形成过大压力。而且,作为一个传统茶人,不需要炒作,自己每一片茶叶自然会说话。

  涉茶40年手中每一片茶叶会说话

  身着黑T恤、运动短裤,趿拉着拖鞋,用一双粗糙的大手不断地端出一筛子一筛子的茶叶,请你闻泡你喝,然后满脸真诚满脸期待地望着你……4月5日下午,何宝强在他的茶厂就这样接待着一拨一拨的茶客。因为创作出广为茶友所知的班章生态普洱茶“班章大白菜”、“班章孔雀”系列,开创班章制作的先河,每天来自世界各地的经销商和茶客粉丝络绎不绝。何宝强说,大家无需多言,自己手中每一片茶叶自然会说话。

  何宝强一位徒弟说,有信心让每一片茶叶说话,师傅是基于一直坚持用最传统的、最原始的方式在保证每一片茶叶的品质。何宝强从事茶业已经近40年,他对刚刚卖出32万元一公斤的班章茶树王春茶很平静,他说,其实这样的古树茶,在自己茶园随处可见。

  何宝强如今管理的茶园面积超过两万亩,工人们都叫他强哥。工人杨松林说,说是茶园,其实是森林,茶树全部非扦插种植,自然随性地生长,分布得东一棵西一棵的。有一次,茶园一根古藤挡住了路,自己想理一理,强哥以为他要动刀,一顿臭骂。工人们都知道,茶园里一草一木,都是强哥的宝贝,视若生命。

  何宝强的茶树基地位于布朗山深处,数百年前为班章寨子所有,汽车需要在极其狭窄颠簸的泥地公路上颠簸30多公里才能抵达。与其他茶园不同的是,何宝强的茶园除了“万径人踪灭,空山闻鸟鸣”外,森林上空山鹰盘旋,低空蜜蜂飞舞,空气中不时飘过一丝丝菌香……在云南农业大学茶学系副教授高峻的指导下,他的茶园按照“返生态”生产模式,坚持不用农药化肥外,不种植转基因作物,避免对动植物“非自然”干预,以保证产品品质。茶园良好的生态引来老鹰,放养的蜜蜂能帮助监测茶园及森林环境安全。同时,引入茶皇菇、大球杆菇在茶树下种植,既在天然野生环境下培养出高质量的食用菌类,还有效帮助改善提升茶园土壤质量。

  高峻副教授说,何宝强茶园生态价值已经初显,“返生态”循环农业作为一个全新的方向和领域,是当下党和政府倡导的推动供给策改革的一个生动范本。

  暴富的老班章

  21岁入闽执着传统匠心精神初就

  勐海县人民政府一位相关领导透露,何宝强正在申请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洱茶传承人。他16岁涉茶后,始终坚持用最传统的方式生产安全、健康的茶叶,相信这样的匠心茶人,在云南以至全国,会越来越多。

  何宝强介绍,自己最初在广东省外贸公司做茶叶审评员,负责原料采购环节。1984年,他21岁,被派驻铁观音产地福建安溪,一干就是8年。到了安溪,何宝强拜当地林姓制茶大家族一位茶人为师。何宝强说,林师傅一开始并不教他如何制茶做茶,而是要求他熟悉当地的气候水土、历史典故、人文习俗等。

  2016年班章岁月青砖

  何宝强说,自己渐渐明白,一款茶制作生产出来,不光代表了日月,也是一个茶人对节令气候的理解和掌控运用。他说,品一款好茶,如同品一枚刚出窝的热烙烙的土鸡蛋,苦而不涩,苦而回甘,有一点咸,有一点酸。

  时间来到上世纪90年代初期,因为追求利润,台湾等部分外地茶商和资金开始涌入福建安溪等茶产区,极大促进了安溪铁观音等乌龙茶品牌更广泛被大众熟知。但资金和新技术带来的还有化肥、农药的大量使用,各种添加剂的运用。何宝强说,作为一个传统茶人,工业化生产方式太急功近利,自己感觉很不适应。比如,茶叶过去都是在80厘米厚的泥砖房里躲南风杀青,但新技术下茶农广泛使用空调,茶叶出来就有一股涩味,少了原先纯和饱满的感觉。还比如安溪铁观音,在资本推动下新技术手段大量运用,光香型就很快增加到了四十多个。

  何宝强说,自己还是希望继续做更传统更真实的茶叶,他和林师傅开始向西迁移,来到了云南。初来几年里,他和师傅跑遍了临沧、澜沧、景东,以及邻近的印度、缅甸、老挝、越南等茶产区。就像当初初到福建一样,何宝强在云南各地重新开始熟悉当地的气候水土,历史典故,人文习俗等。

  定居勐海“孤儿”茶人无尽茶之路

  聊及茶叶,何宝强昂首挺胸手势比划不停。但聊及家庭和生活,何宝强低下头,泪光盈然。他说,自己是个“孤儿”。在做茶的日子里,何宝强先后送走了自己大女儿及数位亲人。

  何宝强说,在云南各茶产区跑了几年后,有一天林师傅拍着他的大腿说,去勐海吧,那里有地球上最好的雨露、阳光、土壤等茶叶种植条件。另外,与那里多民族茶人如何融合一起,也是一个新的挑战。“至今已经22年了,我基本综合了西双版纳各民族茶艺的优点,我觉得终于可以担得起‘茶人’二字。”何宝强自信地说,如今给人签名,头衔只写“茶人”二字。

  作为普洱茶中的王者,班章系列茶有着深刻的传统。据说,班章村为哈尼族聚居地,哈尼族有逐水而居的习俗,因茶能够做药解毒解渴,在房前屋后均有种植茶树的习惯,故茶成为了哈尼族图腾,但常常因天灾人祸等原因常常集体搬寨子,到新寨子只带走茶种开始新的生活。这么多年来,何宝强走村访寨,精研融合当地布朗族、哈尼族、傣族等茶人茶艺,不断形成自己新的特色。

  虽然作为高端普洱茶品牌,但何宝强的产品以实销为主。该茶厂广东、海南经销商陈先生介绍,该品牌茶叶单款价格最低几十元,哪个阶层都消费得起。何宝强反对一些网络快消品茶,“9.9元还包邮的普洱茶,是健康安全的吗?你敢喝吗?”他问。

  作为普洱茶代表性人物,一个大家公认的成功茶商,但何宝强说,自己有两种人没当过,一是有钱人,二是小偷。工人们都知道,强哥是赚了不少钱,但不求吃不求穿生活简朴,一直到2006年因为女儿生病需要,才买了第一辆车,他把赚到的钱都投入到茶园的维护以期能够可持续性发展。

  因何宝强推动而闻名的班章茶,如今班章寨村规民约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打农药,不施化肥,不外带一片鲜叶入寨。如果谁敢违背,不但会被逐出寨子而他家的茶树也会被挖掉。何宝强说,云南尤其是勐海,具备了良好的温差、日照、雨露、土壤、海拔等茶叶种植条件,古茶树是勐海最好的资源,钱跟它比算什么?如果不爱护单纯掠夺性地采茶卖茶,与小偷何异?

  如今,何宝强每制作一款新茶,都会为逝去的亲人留样本永久保留。他说,唯有茶之路,才让自己不会觉得是个“孤儿”,充满活力与希望。因国力增强,人民安居乐业,茶业洽逢盛世,在近几年内,希望能够以茶为媒,组织一次论坛,召集世界各路茶客,汇聚勐海,共享生态文明勐海景,体验勐海茶、品尝勐海味

十大热门
活跃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