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销茶 | 从心脏形到砖块形

  引言

  1967年,经征得销区同意和“总公司”批准,将带把心脏形紧茶改成长方的砖块形紧茶,其配料和加工工艺不变。从此,藏销紧茶形状演变成后来的砖块形。

  云南边茶供应自古有之

  紧茶自古以来就是藏区人民不可或缺的生活必需品,与粮食同等重要,由于边疆地区不产茶,历来依靠内地供应。据史料文献记载,从七世纪中叶起,茶叶就进入了西藏。

  据清代阮福《普洱茶记》载:“普洱古属银生府,则西番之用普茶已自唐时”。说明云南茶叶销藏,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清代刘健在《闻夜录》也记录了关于云茶进藏的场景,如:清顺治18年(1661年)3月,北胜州(今云南永胜县)外达赖喇嘛干都台吉,派遣使节邓几墨勒携带方物于北胜互市茶马,并于10月将此地辟为茶市,当年入藏普洱茶就达三万担。后逐渐将茶市移至丽江,每年农历九月至次年春季,藏商马帮前来丽江,向官府购得“茶引”后,至产茶区购买茶叶运销康藏,年贸易量曾达5万担之多,成为普洱茶的主要销售市场。

  从藏销紧茶的加工业而言,也由此前的普洱属思茅县逐步转移至下关和佛海(今勐海)两地。特别是在1939年,蒙藏委员会派代表与“省茶司”(即中茶云南前身)商定,双方平等出资,共筹30万元在下关筹建“康藏茶厂”(即今下关茶厂),于1941年建成投产,专门制造紧茶销往丽江和西藏。当年云南的藏销紧茶,约占西藏需求量的十分之一,甚至可以代货币流通。

  新中国成立后,中茶公司一直保障藏销紧茶的供应。云茶公司更是多次派工作组前往藏区,调查茶叶运销情况,尝试在各地成立专业机构,以保障边茶供应。如在1953年,成立“省茶司丽江营业处”,确保边茶供应。

  藏销紧茶运输路线

  历史上,云南藏销紧茶进藏路线分南北两路。北路由思茅起运,自南向北直接进藏;南路由佛海(今勐海)起运,经缅甸、印度入藏。

  北路主要依靠马帮驮运。每年农历九月至次年春季,藏商赶着马帮带上山货、药材等,从西藏经阿墩子(今德钦县)到丽江以货易茶,或购得“茶引”后,经下关、景东至思茅买茶后返抵下关,需要约20天,下关至丽江,需要约5天,再由丽江经阿墩子、昌都到达拉萨,约80~90天。后加工和集散市场北移至下关和南移至佛海后,北路的起点改为丽江,也相应地缩短了时间,也成为了藏销紧茶的主要运输路线。

  南路主要是将车里(今景洪)、佛海(今勐海)、南峤(今勐遮)等地所产的茶叶,集中到勐海加工成紧茶(易武、江城加工的饼茶,经老挝、越南转往香港和南洋一带做侨销),由马帮南运至打洛出境,在缅甸景栋换汽车至瑞仰,再交铁路运仰光,最后通过海运至印度加尔各答,陆运至加林崩,约需时16天。藏商购运后,最终进入西藏。相对北路而言,南路形成相对短,自昆明恒盛公商号在勐海设厂加工和收购紧茶起。

  新中国成立后,除却加强传统的由丽江直接进藏的路线外,发展了多条藏销紧茶运输路线。比如重新恢复了抗日战争时期中断的缅、印国际联运;通过铁路运至四川后经川藏公路到拉萨;交通事业的发达,大大缩短了藏销紧茶进藏的时间,促进了物资加速交流。

  藏销紧茶造型的变革

  紧茶只是普洱茶成品中的一种。紧茶的造型,原先为不带把的心脏形。根据历史上记载的藏销紧茶运输路线,我们不难发现此前茶叶进藏基本靠牲畜驮运,路途遥远,花在运输途中的时间很久,加之当时使用的包装是竹篓、笋叶、竹丝、棕(麻)绳等简易物料,牢固性差,运输途中多有破损,因此茶叶容易受潮导致霉变。

  在长期的经营实践中,茶商通过总结经验,将原来心脏形加了个小柄,然后每七个紧茶首尾相连,用糯笋叶包成一个净重5斤的长筒,再用蔑丝捆扎牢固。这样紧茶之间形成了一定的空隙,有利于通风透气,减少了茶叶受潮霉变的可能性。从此,带把心脏形的紧茶形状,一直沿用至上世纪60年代。

  50年前,即在1967年,交通事业得以迅速发展,运输条件和路线得以改变,运输路程和时间大大缩短,加之机械加工方式的推广,经征得销区同意和“总公司”批准,将带把心脏形紧茶改成长方的砖块形紧茶。砖块形紧茶每块净重250克,5块为一包,用白纸包严,麻绳捆扎,24包装一篓,净重30公斤。改为砖块形后的紧茶,体积得以缩小,既便于装卸和堆码,也适用于机械加工压制,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减轻了茶叶生产工人的劳动强度。

十大热门
活跃作者